赤槿

已退魔道圈,取关随意。

头像@沈酒漱石,背景@一檀。

得见心之所念[一]

金凌做梦了。

清风吹走夏日蝉鸣,午后的阳光温暖地裹在他身上,就像是谁人温柔又怜惜的拥抱。


金凌眨了眨眼,觉得梦中的莲花坞和记忆中的莲花坞好像有哪里不同。他缓步走着,突然望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江澄身着紫袍,仍然是平素高傲的神色。他旁边还有一个人,笑吟吟地把玩着陈情,说了什么气得江澄差点抽出紫电。

大概是真正的魏无羡吧。金凌打量他片刻,看到的是意气风发和潇洒不羁,是还没有经历生离死别的明澈。

更重要的是,这个魏无羡,还穿着云梦江氏的紫袍。

江澄板着脸,但还是露出一丝轻快的笑意。在金凌的记忆中,他几乎是没有见过舅舅这样真实的笑意的。
他又想起观音庙中,江澄近乎撕心裂肺的质问和不甘又屈辱的眼泪。

金凌希望,舅舅能多露出点真正的笑容,不是冷漠又孤寂的高傲,也不是偶尔望着祠堂的方向,让他窥见那么一丁点的脆弱和悲伤。
 
   
江澄和魏无羡突然转过头去,两人的神色都软下来,金凌望过去,那边有一个女子站在莲花湖畔对他们挥了挥手。


金凌看不清她的脸,听不到她的声音,唯一能确认的,是她唇边挂着非常温柔的笑意。

金凌愣愣地望着她。一切都模糊了,无论是蝉鸣还是清风,湖水还是荷香。他只看见那个女子缓步走来,白皙手中端着两碗热汤,轻轻地放到了江澄和魏无羡的手里。

然后,她在金凌面前停下,忽而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动作无比轻柔,带着无尽的疼惜和爱意。

那样熟悉又陌生的温柔,就像是久违的故人再次对他敞开怀抱。


……阿娘?


他还是看不清她的脸,只依稀辨认出她温柔的眉眼,感觉到她温暖的手掌,还有不断,不断,从那双温柔眼眸中掉落的眼泪。

——阿凌啊。

他好像听见她哽咽的声音,明明是微笑着,却带着无尽的悲哀。


金凌哭了起来。那双手轻柔地抱住他,温柔而疼惜,像是对待珍宝一样。那样久违的温暖,他已经许久不曾感受过了。

他被人戳着脊梁暗骂有娘生没娘养的时候,总会想起江澄一遍遍告诉他那句话,但无论怎么抱紧自己强撑骄傲,心也是凉的。

现在他在梦里,感受到了最温暖的爱意。


魏无羡抬手摸了摸他的头发,又退后几步笑着远去。
江澄对他露出笑容,是比现实中更加温柔的笑意,但他也跟着魏无羡离开了。
 
 
金凌徒劳地抓紧了江厌离的手。

阿娘,阿娘你别走。

——阿凌,娘真的很爱你啊。

 
阳光渐渐消失了。

金凌从梦中惊醒。外面仍然下着大雨,夜深露重,寒风如泣如诉。

什么都没有。

没有莲花坞,没有江澄和魏无羡,没有香喷喷的热汤,没有江厌离温柔的笑。


金凌抹了把脸,擦去那些湿润。



第二天,传话的仆人一头雾水,挑食的金凌提了个奇怪的要求,想喝莲藕排骨汤。
有人抱怨他阴晴不定,只有资历最老的厨娘沉默良久,最后长叹一口气。


只是再怎样好喝,也不是想象中的味道,也没有那样的心意。就像是无论有多么温暖的裘衣包裹,也终究不是梦中江厌离温柔的拥抱。
 

“你娘,是天底下最好的人。”


TBC.

求小心心和蓝手手以及爱的评论【不
这个系列我也不知道会写多少,想看谁的可以留言点,会考虑一下√

评论(7)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