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槿

已退魔道圈,取关随意。

头像@沈酒漱石,背景@一檀。

如果你是他的妹妹[二]

私设预警。系列戳TAG。
        
【魏无羡篇2】
         
        
你们曾和江澄一道偷偷去围观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清谈会,主场的是清河聂氏。

起初江澄打死都不同意,你笑吟吟道:“反正以后你当家主也要干这事,不如先长个见识。”
  
江澄犹豫了,哥哥连忙趁热打铁,说虞夫人回眉山了,偷溜出去也没人会发现。再说了,马上师姐的生辰就到了,还可以去不净世给她买礼物。
   
江澄还在挣扎,你们对视一眼,默契地抓住他的手,不由分说地架着他就跑了出去。
          
       
出发的时候心情是非常愉悦的,到的时候就不怎么好了。江澄跟着父母来过几次聂家,你们却是完全摸不着路。好不容易溜了进入,又无法靠近会谈的大厅,勉强听到内容,又觉得十分无趣。
         
     
哥哥突然同情地看了江澄一眼,看得他莫名其妙。江澄本就后悔跑了这一趟,现下心情更是糟糕,皱着眉不悦地问:“干嘛。”
    
哥哥望着他,惋惜地长叹,江澄不知道他在搞什么,黑着脸撞了下他的肩膀。

你忍住抽动的嘴角,一本正经地拍拍江澄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师兄啊,以后你也要坐在个密不透风的屋子里,跟一群各怀鬼胎的人插科打诨,说一不着边际的屁话……”
   
江澄呆呆地望着你,不知道是在深入思考以后他要和不喜欢的人打交道这个问题,还是被你的用语搞得莫名其妙。半晌,他才黑下脸,怒视着笑出眼泪的你们。
   
“你说的都是什么话?”他重重地哼了一声。

哥哥一边擦眼泪,一边笑嘻嘻地揽过你的肩膀,得意道:“我妹妹说的当然是至理名言。”

“明明狗屁不通。”

“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妹妹…”

“是是是,她是天下第一好的妹妹!”
           
               
巡检的人来了,你们三个连忙又摸着一条小路,偷溜出去,又在路上遇到了聂怀桑。结果完全不用到处跑的聂怀桑也莫名其妙地跟着你们东躲西窜起来。
      
跑到半路聂怀桑才反应过来,终于不再重复“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了,带着你们就往后山走。
         
你们知道聂怀桑不务正业,但是没想到他居然在假山里钻了个隐秘的山洞,里面有琴有书有画有古董,有炭盆,有茶叶,甚至有一些……咳。
       
       
“你不怕你大哥打死你?”你愣了半天,指着桌上的春宫图。

聂怀桑打了个寒颤,捂着眼睛后退重复起了不知道。哥哥靠着一脸嫌弃的江澄,差点笑晕过去。
          
              
你们还没笑够,却突然听见外面传来一阵极其放肆的笑声。你偷偷瞄了一眼,隔得还远,这人笑这么大声,不知道会不会嗓子痛。
     
聂怀桑终于闭嘴,还不肯放下捂着眼睛的手,透过指缝看了一眼,就吓得直往诧异的江澄身后躲。

“岐山温氏?”你望着那人衣袍上的太阳纹,回头望着哥哥,“他们不是一向不屑于参加清谈会吗?”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聂怀桑使劲摇头,声音可怜兮兮的。

“闭嘴,没问你。” 江澄低声呵斥,又看向你们,“该回去了。”

哥哥点头,望着外面的眼睛却突然敛去了笑意。

那个温家的人踩在一个家仆背上,神色倨傲又狰狞,阳光映着他的太阳纹,更显狂妄。他踩着着那个神色惨白的家仆的手臂,用力碾压,你几乎觉得自己听到了骨碎的声音。
    
那名家仆陡然爆发出令人惊惧的惨叫。
   
聂怀桑跌倒在地,显然是被吓坏了。江澄随便拉了他一把也拉不起来,就懒得管了,只神色阴郁地看着温氏为非作歹。
    
有人经过,但没有一个人敢插手这件事。

你看到那名家仆的神色痛苦而绝望。
        
        
你透过稀疏的树叶看过去,气得浑身发抖。你和哥哥流浪在外的时候也曾被人这样欺辱过,甚至是被人踹下山坡,被人恶语相向。

你最是痛恨这样仗势欺人、狂妄自大的人,也懂那种被人欺辱,无人相助的绝望。

你迈开步子就要冲出去阻止,哥哥的动作比你更快,他拉住你的手,对你说话的语气仍然很温和,却不容置疑。

“乖,别气。”他对你笑了笑,转过头去时又冷下目光,“老子这就去收拾了这崽子。”
   
江澄早有预料,当即拦住他,冷冷道:“聂家的人都没管,你去出什么头。岐山温氏惹得起吗?想给家里添麻烦?”

哥哥正要说话,外面的惨叫声突然停下。你们看过去,原是聂明玦来了,他神色阴沉,气势迫人,正压着怒气和温氏理论。

此刻聂怀桑一见他大哥,又是庆幸又是害怕,连滚带爬地过来看情况,抓住你的袖子瑟瑟发抖。

“喂喂喂,别碰我妹妹啊。”哥哥啧了一声,立刻抓起他的手放到江澄的胳膊上。

江澄抽了抽嘴角,嫌弃地看了眼聂怀桑,这次顾着看聂明玦如何处理此事,也懒得去打开他的手。
       
      
在两人的争辩声中,你们这才知道那个人叫温晁。当然,你不在意他叫什么,知道他是个狗东西就行了。

聂明玦好凶。你看了眼瑟瑟发抖的聂怀桑,连忙抱住哥哥的胳膊,深刻觉得还是自家哥哥最好了。他看出你在想什么,笑着戳了一下你的额头。
     
      
没过多久家主们又从这条路出来,好巧不巧,聂明玦不知道怎么看见了你们,直接进了山洞把你们几人揪了出来,真是耿直得可怕。

聂明玦还没说话,聂怀桑就抖成了筛子,你甚至可以想到之后他痛哭流涕的怂样。

你刚笑出声,江叔叔就走过来,严肃地看着你们。

你立刻焉了下去。

江叔叔看着你们三个,看过去看过来,好像隐隐叹了口气,声音疲惫,语气却十分温和:“回家吧。”
  
这种时候你们乖巧极了,点头如捣蒜,生怕他把你们扔下。
      
   
温晁本来就气急败坏,到处找人撒气,看见你后突然眯起眼睛,凑过来问:“这就是江宗主的养女?”

你下意识地要后退一步,哥哥已经抓住你的手把你护在身后,少年还不算宽厚的背影挡在你面前,却像山一样沉稳,令人安心。

“温公子有何事?”江叔叔的脸色也不太好,但语气还算平和,“我要带他们回家了。”

你听见江澄厌恶地啧了一声。

温晁看着你的眼神很玩味,似乎是在打量一件上好的藏品,带着贪欲,带着暧昧。
   
令人作呕。
      
      
哥哥死死地盯着温晁,你甚至感觉到他紧绷着身体,好像随时要利剑出鞘。你望着他的侧脸,他平日总是带着微笑的脸上隐隐透出点戾气和杀意。

你掰开他紧握的拳头,看着他掌心的红痕,觉得心疼。
        
       
“不要生气啦。”回去的路上,你拉着他的手晃来晃去,软软道,“我不是没什么事嘛,温晁不会再怎么样了。”

他捏捏你的脸,故作无奈道:“以后我可要看好你,免得被人拐走了。”

“反正哥哥一直在我身边啦,你会好好保护我的。”你笑嘻嘻地说。

“呕。”这是看不下去的江澄,“你们能不能消停点,我看你们分开个半个月都受不了。”
      
    
当然受不了。在那些日子里,你们都是对方唯一的依靠,唯一的希望。
    
可是后来的后来,那十三年里,你看过异乡风景,听过欢声笑语,却始终形单影只。
    
    
“哼,师兄你才不懂。”

“就是。你就是嫉妒我们感情好。”

“滚!”
    
你沉吟许久,突然一个激灵,大叫道:“我们忘记给师姐买礼物了!!”    

三个人又是一阵呆滞懊悔,看得江叔叔笑出声来,气都没了。
        
        
    
后来你才觉得,你们和温晁的初见,就预示了你们注定不共戴天。

他把哥哥推下乱葬岗,让他在地狱里挣扎着求生,让他孤身入了鬼道。

你看到温晁,就想将他剥皮拆骨,想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事实上你也这样做了。你是仁心医者却也是狠厉毒师,你给他下的毒让他手足相就,痛不欲生。
      
    
你想到莲花坞覆灭那天你们抱头痛哭,你想到曾经一起没个正经的师兄师弟们都死无全尸,你想到不会真正责怪你们的江叔叔,你想到推你们离开的虞夫人。
 
杀温晁,你是绝对不会犹豫的,折磨他,也绝对狠得下心。
      
        
但是哥哥握住你的手,笑着说:“不要脏了你的手。”
      
     
温晁还没毒发身亡,哥哥就杀了他。
     
      
什么事他都会帮你做。无论是曾经在不净世的山洞拦着不让你出头,以免他人对你不利,还是后来他亲手结束温晁的命。
     
     
因为他是兄长,你是妹妹。你护着他,他保全你,就足够了。
      
    
     
TBC.

扯一下姑娘的大概设定。

羡羡他妹是双商在线的非战斗型妹子,喜欢恶作剧,会在依赖的人面前撒娇,是个天然黑。

表面看上去就是个依赖兄长又爱耍小聪明的姑娘,但实际上很有主见,恩怨分明也敢作敢当,狠心起来绝不心软。

然后姑娘和师姐关系特别好,师姐在她心里的地位仅次于魏哥。所以她也会对金凌很好,会尽量去弥补他缺失的爱。

江澄的话,定位是家人+朋友。姑娘对他是很愧疚的,因为羡羡影响了很多事,而姑娘会把羡羡做的事算到自己身上。到后来乱葬岗围剿,她对江澄就是爱不了,不能怨,恨不得,只有疏离。

评论(12)

热度(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