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槿

已退魔道圈,取关随意。

头像@沈酒漱石,背景@一檀。

如果你是他的妹妹[四]

系列戳TAG。金凌+聂明玦。

玦妹篇1

【金凌篇1】
     
    
如果不是你和母亲长得有几分相似,眉目间有父亲的影子,恐怕除了哥哥以外整个金麟台的人都要怀疑你不是亲生的。

你的性格既不像母亲,也不随父亲。你不亲近人,话不多,爱发呆,被金麟台其他的孩子嘲笑欺负,也只冷着张清秀的脸,不反驳也不告状。

你不知道自己怎的就是这样的孤清性子,只是从懂事起,心里就隐隐觉得缺失了什么。你不知道少了什么,也找不到东西填补。
    
你不告状,哥哥却往往知道你受了委屈。每次只要听到半点风声,或者看你神色不对,就二话不说抓起还不怎么会用的岁华冲出去跟他们打架,有时候他打赢了也不痛快,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闹脾气。

你挥挥手让惶恐的家仆们各干各的,就蹲在门口不说话,等着哥哥发泄了,才抹了抹眼角的泪水,推门进去。
        
          
你知道这气不光是因为你受了委屈,还有其他原因。你没办法安慰他,因为你也还是需要安慰的孩子。

你们没有父母,会被人戳着脊梁说有娘生没娘养,出身高贵却没有人愿意接近。

你被人欺负也不会在意,但是哥哥在意得很。他总是护着你,听不得别人说你半分不好,就算对方没有恶意他也会瞪起眼睛,露出敌意的目光。
      
          
他蜷缩在墙角不说话,你不劝他起来,只挨着他坐下,用手轻轻抚一抚他的肩。

“我们去云梦。”哥哥仍然把脑袋埋在膝盖间,声音闷闷的,“去找舅舅。”

“好。”你依然抚着他的肩膀,动作像哄孩子一样温柔。也不知道是哄他还是哄自己。
     
纵使小叔叔待你们千般好,但你心中很清楚,总是板着脸的舅舅,是最疼你们的人。
      
      
到莲花坞的那天夜里,你突然发起高烧,全身上下都轻飘飘的又酸痛不已。

意识昏沉之间,你迷迷糊糊听到哥哥的呜咽、舅舅的呵斥。你努力睁开沉重的眼皮,身上酸疼得很,一阵冷一阵热。他们见你有动静,立刻走过来。

哥哥的眼眶红红的,清秀的小脸上淌着眼泪,舅舅的神色阴沉得可怕,一旁的医师瑟瑟发抖。

你对哥哥安抚地笑一笑,吃力道:“舅舅别生气…是我执意要来云梦的。”

舅舅沉默片刻,伸手探一探你的额头,低声道:“好。你好生休息。”
 
你还想再对哥哥说什么,喉咙又实在疼痛,意识仿佛被人攥进深渊,只好闭上眼又昏睡过去。
    
    
你感觉到有人一直握着你的手,感觉到额头时不时有温暖的手掌抚摸。

你突然落下泪来。不是因为身体难受,是心里难过。

你一哭,守在床边的两人一阵兵荒马乱。舅舅不会哄人,只低声叫你的名字。哥哥把你微微扶起来,抱在怀里,轻轻拍你的背,低声说话。
        
     
你心里很难过,因为你梦见了父母。你有个奇怪的天赋,你过目不忘,父母去世时你们还那么小,但你记得他们的模样。

你梦见温柔的母亲捧着你的脸笑,你梦见英气的父亲把哥哥高举起来。
  
你清醒的时候是很少哭的,睡梦中却经常发出呜咽。小时候哥哥和你一起睡,非常清楚你的这个毛病。长大后你们分开睡,他还经常在半夜跑过来看看你是不是哭了。
    
“你还有我。”他会这样安慰你。
     
      
对,你有哥哥。你哭着哭着就睡过去,被哥哥这样抱着,后半夜会睡得很安稳。
    
    
你希望哥哥不要再被那些阴差阳错的恩怨束缚,可以开开心心一辈子。

一辈子都不要再露出,听你说梦到父母时,那种难过的表情。
     
         
    
【聂明玦篇2】
   
      
“你的脾气好得可怕。”姑苏求学时,魏无羡对你这样说过,“如果有人能让你炸毛成小鸡……”

“那人怕不是会被我大哥打死。”怀桑哥打了个寒战,“……很有可能我也会被打,因为我没保护好妹妹。”

你同情地看了眼欲哭无泪的怀桑哥。

“……”魏无羡噎了半晌,“对,这样干的人可能已经不存在了。”

你抿唇笑了笑。其实还没有人能真的惹你生气,一来你脾气真的很好,二来那些会惹你不痛快的人和事一般都会被哥哥远远拦住。
    
    
江澄是要背起家族重担的。他偶尔会冷眼瞧着你和怀桑哥,大概是羡慕你们有人护着,有人宠着,从不担心外面的腥风血雨危及到自己。

你想到这里,就会确确实实觉得自己比江澄幸运太多。即使对方很可能对你的“幸运”不屑一顾。
   
    
射日之征期间,你和怀桑哥都是被好好护着的,压根不用上阵杀敌,就躲在后方过着好像跟以前没两样的生活。

怀桑哥依旧一问三不知,你却是打算帮哥哥处理家族事务。

起初哥哥并不同意。你从小便被保护得很好,可以说是从未接触过、也难以忍受那些过于丑陋狰狞的争斗和欲望。

“我妹妹不需要做这些事。”哥哥疲倦的声音中带着些欣慰,更多的是不容置疑,“你只管好好长大,等着我们除去温氏。”
      
      
然后正赏鉴山水画的怀桑哥就被人带了过来,懵逼地看了些公文。

“??????”他惊恐地看看目光怜悯的你,又望着严肃的哥哥,结巴道,“大哥,我我我我我不知道……”

“你妹妹都知道,你还不知道!我打断你的腿!”

怀桑哥哭到昏厥。
      
    
你从未没向哥哥提出过什么要求,这次却意外固执。父亲骤然离世,哥哥被迫挑起重担,射日之征中磨难重重,无论是政务还是军务,哥哥都处理得有条不紊。他能做到的,你也要帮他做。

“哥哥护着我,因为我是妹妹。”你坚定地看着他,“我要帮着你,因为你是哥哥。”

哥哥沉默很久,最后叹口气,伸出手轻轻摸了摸你的头,动作非常温柔。

“好。”

哥哥向来拿你没办法。无论是幼时你无辜地望着他,还是长大后你坚定地看着他。
    
    
怀桑哥以为自己侥幸逃过一劫,结果还是被哥哥暴躁地抓过来开始教训。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你连帮你妹妹分担都不知道,滚去练剑!”
      
        
你望着清新春雨后的新生嫩芽,忽而微笑起来。

你从来没对哥哥说过,你一直觉得他是世上最好的哥哥。要是哥哥听到,怕是会绷不住脸。要你说,哥哥在某些方面真是比女孩子都害羞。
    
    
哥哥那么好,你希望他永永远远幸福安康,万事如意。
    
    
   
TBC.

想想聂姑娘要失去哥哥……突然心塞。

打滚求小心心和蓝手手,有留言最棒啦。有什么想看的梗和角色可以戳我私信w我最爱和人话痨【不

评论(24)

热度(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