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槿

已退魔道圈,取关随意。

头像@沈酒漱石,背景@一檀。

如果你是他的妹妹[五]

前文戳TAG。一句话曦瑶。
澄妹篇1 澄妹篇3

【江澄篇2】
  
你是被惯着长大的。爹娘对你不像对哥哥那般严厉,姐姐纵容你,哥哥护着你,师兄们迁就你。

你在云梦到处浪,踩着对你来说并不存在的门禁回莲花坞,偶尔摸个鱼浇个花打打架,可谓逍遥胜神仙。

然而你被送去了云深,这儿规矩特多,你顿时从云梦一霸变成了姑苏闺秀。倒是魏无羡每天不犯禁令就浑身不爽,你和哥哥经常会被他拉去帮抄家规。
       
        
比如今晚,又是辛勤劳动的一夜。你们在烛光下奋笔疾书,你累到懒得说话,哥哥反常地话痨,一边骂魏无羡一边警告你。
    
“你下次再和他一起翻墙出去,我就……”他板着脸告诫你,说到半路又噎住,难得露出了纠结的表情。

“啥?”你无辜地看着他。

“……我就打断你的腿!”他颤了颤睫毛,说着狠话却毫无威慑力,“懂?”

“哦。”你心不在焉地点头。他舍得打你才怪嘞,更别说还是打断腿。
        
        
说到打断腿,你倒是很想打断金子轩的狗腿。这厮根本不了解姐姐还那么说,真正是个目中无人的纨绔子弟。想到这里你就来气,狠狠地把毛笔一摔,在地上愤愤地打起滚来。
        
哥哥早就习惯你喜欢到处蹭到处爬到处滚的毛病,瞥了你一眼,不紧不慢道:“地上凉快?忘了上个月你发热到不省人事?”

你才滚了几圈哥哥就伸手把你捞起来,稳当地把你扔到蒲团上。他大概是看出你心情不佳,面色稍缓,但还是带着几分讥诮:“怎么?晚饭没吃饱?”

你自动过滤出这话的真实含义——谁惹你了,我这就去收拾他。

“还不是那个金孔雀!”你说起金子轩就恼火,直拍一旁魏无羡的大腿,“他哪里配得上姐姐?”

“就是!”魏无羡嚎叫了一声,接着恨恨道,“他们金家祖传的傲气,等他有了孩子肯定也是一个德行。”

“就是!一群鼻孔朝天的白痴!”

“目中无人的蠢货!”

“只看外表的瞎子!”
        
       
哥哥看你俩翻来覆去地骂金子轩也不管,一边打了几个哈欠,一边专注地抄家规。

到后来你们骂得热火朝天完全忘记正事,他眉毛一皱,毛笔一摔,怒斥道:“你们有完没完,还抄不……嗝!”
        
      
“…………………”

你和魏无羡顿时安静如鸡。
        
       
你愣愣地望着哥哥。他大概是太累了,刚刚打了好几个哈欠,此刻乌黑的眼眸微微湿润,把平时的阴沉和冷淡掩盖去,化作了清冷的柔和。

同时他还涨红了脸,一张俊秀白皙的脸蛋上挂着羞愤欲绝的神色。然后,他刚要开口斥责,就又打了个嗝。

非常响亮,简直余音绕梁。
       
     
魏无羡的脸抽搐了几下,大概是想给哥哥个面子,但是又完全忍不住,笑得直拍大腿。你也直拍他的腿,笑得直流眼泪。

“师弟你晚饭没消化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哎哟师妹你打轻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哥你还是打完嗝后再训人吧!!”
 
“都给我闭嘴!嗝!………魏无羡我打死你!!”
           
           
哥哥对你下不去手,就扑到魏无羡那里跟他打成一团,倒是像回到幼时两人抢汤喝的时候。他一边和魏无羡纠缠一边打嗝,魏无羡笑到脱力,完全没办法还手。

“魏无羡你——嗝!!………我他妈…嗝!”
    
     
救命,你要笑死了。
        
         
        
你后来想起曾说过的话,就会用谜一样的目光看的确和他爹一样娇气的金凌。

当然,你外甥特别可爱,并没有目中无人只看外表鼻孔朝天。

而且小时候金凌特别能闹腾,喝完奶后还经常扯嗝,那阵势大有当年哥哥的风范……咳。
 
 
你总感觉他要嗝晕过去了。你抱着刚满两周岁的小金凌轻声细语地哄着,假装听不到他底气十足的嗝声,假装看不见不远处和蓝曦臣交谈的金光瑶颤抖的嘴角,假装一旁盯着你的哥哥脸色很好。
  

俗话说的话,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TBC.
 
求小心心蓝手手和评论【翻滚

评论(19)

热度(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