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槿

已退魔道圈,取关随意。

头像@沈酒漱石,背景@一檀。

如果你是他的妹妹[六]

系列戳TAG。私设预警。瑶妹篇2
   
  
【金光瑶篇1】
 
 
你们是艺妓的孩子,当年母亲被那个血缘上是你们父亲的男人骗得团团转,当真以为他还会来接你们。

你和哥哥从小受尽他人的嘲讽和鄙夷,看过勾心斗角、卖友求荣,见过草菅人命、拜高踩低,听过污言秽语、虚情假意。

刚是懂事的年龄,你还不能微笑着去为自己无法决定的出身面对他人的恶意。可和你一般年纪的哥哥,已经挡在你面前,尽他所能去保护你。

有时候你注视哥哥瘦弱又过于倔强的背影,会不安地扯他的衣袖,他并不回头,只伸手轻轻捏一捏你的手心,仿佛是在告诉你,不要害怕。

你会把受的委屈都抛到脑后,安心又信赖地依偎着他。
          
        
每到夜里,楼里歌舞升平,香烟弥漫,好生热闹。你却只能待在房间里,借着蜡烛照亮一方小小的空间,不去听外面的欢声笑语、丝竹管弦。

大多是到了深夜,楼里渐渐安静,哥哥却才做工回来。他轻轻推开门,见你没睡,明明疲倦极了,却还是冲着你笑。
    
            
哥哥生着一张俊秀又聪明的脸,他圆滑世故又能屈能伸,无论别人待他是不屑一顾还是尖酸刻薄,他都能用笑脸去回复那些如匕首般尖锐的恶意。
 
笑多了还是会很疼吧。你这样想着,就经常踮起脚去揉他的脸。他眯起眼睛笑笑,微微弯腰凑到你面前,方便你的小短手进行揉捏。
           
      
“你回来啦。”你合上他从外面买回来的书本,开心地抱住他的手蹭一蹭,“累不累呀?”

“不累。”他的语气有些疲倦,笑容却完美无缺。

哥哥经常笑,可你知道,只有对着你和母亲的时,他的笑才是真正漫到眼底。
    
你能轻易看出他人的谎言。但每次见哥哥明明疲倦极了却也不说,你也不拆穿,只假装累极了要睡觉,让他不要看书啦也早点歇息。

听到你的要求,哥哥每次都会摸摸你的头,一边柔声答应。但你估摸着,哥哥也是看透了你谎话的。

你不拆穿他,他不拆穿你,你们就为对方着想,相互理解,相互信任。
     
     
睡前哥哥会摸摸你的额头,对你温柔地道晚安,才再回隔着一道小门的卧房休息。

有时候等到很晚他也没回来,你撑着脑袋在桌上打起瞌睡,却怎么也睡不着。

意识朦胧间听见熟悉的脚步声,你才渐渐放下心,揉揉眼睛话都说不清楚,他会叹气道,傻妹妹呀。

他的语气带着两分责备,两分无奈,六分宠溺。
      
  
   
母亲还是日复一日地等,容颜逐渐老去,身体逐渐单薄。伴随着她的衰弱,你们也渐渐成长。

你继承了母亲的美貌,杏脸桃腮,明眸皓齿,眉眼间又天生带着几分傲气,仿佛就算历经风尘,也无法抹杀骨子里的高贵。

你及笄后愈发引人注目,鸨母好几次用意味深长的目光看你,偶尔来与你交谈,都是被哥哥笑着挡了回去,他也就加快了带你搬出青楼的进程。
    
      
母亲病重,你干脆又搬回楼里悉心照顾她。有次哥哥来找你,恰巧就遇上鸨母劝你接母亲的班。

你还未回答,哥哥却已是撑不起笑容,眼睛里翻涌起带着杀意的愤怒。他平素总是笑着,突然露出这样的神色,把你和鸨母都吓了一跳。
    
“我母亲已是为你们进账不少,现在你还想让我妹妹继续干这种勾当?”哥哥勉强扯了扯嘴角,笑容却阴沉可怖,语气令人不寒而栗,“鸨母当真是令人佩服。”
   
鸨母的脸色变了又变,骂了一句“不过娼妓之子”就大步离开。哥哥笑吟吟地目送她离开,浑身上下散发出的却是十分强烈的戾气。

他看向你时,神色已经变回平素的温和,伸出手来摸摸你的头,安慰道:“没人能逼迫你。”顿了顿,他又补充道,“我不需要你为我付出任何东西。”

你鼻尖一酸,脸上却是明媚微笑着,挽着他的手一同去看母亲。
     
      
哥哥的意向绝非是停留在云梦,他的目光放得很远,潜藏的野心也很大。他是要干大事的人,是不能有软肋的。你是他的弱点,可即使如此,他也没有生过分毫要舍弃你的想法。

打娘胎里,你们的命便注定了密不可分,却也注定了,兄妹之中,会有一人要作出牺牲。
   
你犹豫着要作出牺牲,他却已经握住你的手,再一次将你稳稳护在身后。
  
无论今后有何种变故,对你而言,他至始至终,都是爱你护你的兄长,仅此而已。
     
    
     
TBC.

突然写了瑶妹,虽然有点短小啊哈哈哈……
虽然都是读者代入“你”,但预警一下,金姑娘三观不扭曲,但也不正直。
顺便,她可能只有160吧。

评论(23)

热度(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