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槿

已退魔道圈,取关随意。

头像@沈酒漱石,背景@一檀。

如果你是他的妹妹[七]

双杰亲友向。几句话忘羡。江家祠堂护兄预警。OOC我的。
澄妹篇1 澄妹篇2

【江澄篇3】

虽说这十几年来是你们兄妹共同撑起了莲花坞,但你生来就是个坐不住的野性子,就算少时家中遭遇变故,你被迫变得稳重、懂得妥协,却也实在难改天性。

哥哥从不因这个斥责你,反倒希望你一直这样下去。就像以前他说着让你别惹事少打架,但实际一直在纵容你。

你是他的妹妹,是他的至亲。他可以咬牙去承担一切苦痛,让你踩在他的脊梁上,能活得幸福又洒脱。
         
       
比如现在,你正迎着江上清风,靠在船舷上吃枣,和昔日同窗损友聂怀桑闲聊。不过你没能愉悦多久,因为你听见金凌的哭声。

你瞬间扔了枣子,也不顾身后聂怀桑的惊呼,纵身一跃飞到那艘渔船上去,就见金凌孤身一人,倔强地对着一群少年,旁边的魏无羡和温宁脸上挂着无措的神色。
     
       
“怎么哭了,可是有人给你委屈受了?”你心疼极了,连忙捧住金凌的小脸,不停地用指腹拭去他的眼泪。

金凌没回答,只瞪着温宁和那群少年,手里还死死抓着姐夫留给他的那把剑。

你不再多问,眯起眼冷冷扫了一圈船上的人,愠怒道:“这好歹是在我云梦江氏境内,诸位就这么当众欺负我家的人?当真是勇气可嘉。”

几位少年脸色都不太好,但也没有出言反驳你。金凌见你护他,撇了撇嘴唇,刚要说话又落下泪来,大概是想忍住眼泪,可又实在委屈,更别说面对着你的柔声安慰,脆弱更是被放大了好几倍。
         
           
哥哥已经注意到这边的动静,正沉着脸在船舷边问话。你没回答,只抬眼望着船上的另外两人。

姐姐到死都没有怨过魏无羡和温宁害死了姐夫。但无论你在姐姐的灵位前如何说服自己,都无法真正地原谅他们。

你总是忍不住去想,如果姐夫没有出意外,姐姐是不是会活得好好的?金凌是不是会有一个幸福的童年?哥哥会不会不用那么累?

可惜没有如果。
    
       
两次乱葬岗围剿你都没去,都是跪在祠堂里望着爹娘的灵位发呆。

无论你们有多怨恨魏无羡连累了江家连累了姐姐,可从头到尾,你们从未想过要他的命。
       
你们之间牵绊太多,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明白谁亏欠了谁,谁对不起谁。你想到莲花坞覆灭时的冲天火光,想到哥哥手执陈情的孤单背影……
       
      
你不愿意再想了。你让金凌先到哥哥那边去,然后对着沉默的魏无羡,平静道:“你回来了。”

这是魏无羡回来后你对他说的第一句话。他愣了愣,神色复杂,大概是不知该怎样面对你。

“师……江姑娘。”

他叫了你一声就再说不出话来。你嘲讽地笑笑,便往哥哥那边去了。

你们曾经情同手足,从未想过会有无话可说的一天。
     
   
到哥哥身边的时候,他神色更加阴沉,放下握住金凌肩膀的手,转而盯着你,低声道:“几岁了,还哭。”

你只笑了笑,任他伸手轻轻擦去你眼角的泪水。
             
          
聂怀桑又跑来找你聊天,聊着聊着,看他耍蠢,金凌心情也好了些。

不一会儿便到了莲花坞,哥哥和家主们去谈事,你则陪着金凌又说了好一会儿话,为了安慰他甚至给他讲了哥哥以前训人的时候突然打嗝的事情。

他自小便依赖你,有你守在身边,不一会儿就熟睡过去了。

你疼惜地摸了摸他的脸,起身退出去。正想着要不要去找魏无羡,便听到祠堂那边传来了争执声。

你顿时担忧起来,连忙赶过去,刚到祠堂就见魏无羡向毫无防备的哥哥扔去一道符篆。

你心口一紧,脑袋有刹那的空白,身体快于意识,几步冲上前去狠狠一挥剑,将那道攻击哥哥的符篆拦在了半路上。

祠堂里安静了片刻,灵位静默地注视着你们,阳光暖暖的,影子斜落在你和哥哥身上,像是父母的拥抱。

你突然想到,阿娘看到这一幕怕是要气得撕了魏无羡的心都有。那偏心魏无羡的阿爹会不会阻止呢?两个弟弟都心疼的姐姐又会怎么做呢?

不知是不是烟火熏了眼睛,你突然想要落泪。
     
   
你虽长得更像阿娘,但性子更似阿爹。你平时笑吟吟的脾气很好,对着自家人更是如此。你在外面和人打架,大多时候是因为那些人对你的家人出言不逊。

哥哥脾气像阿娘,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淡和傲气,有不了解他的人就会说他不近人情,说他目中无人,说他比不上魏无羡……

你最是听不得这些话,听到别人说哥哥的不好,冲上去狠狠地就是一巴掌,可谓是脾气火爆到极致。

每次这样惹了事,阿娘都会罚你去跪祠堂。有时候哥哥和姐姐不在,阿娘盛怒之下,其他师兄都不敢贸然接近祠堂,唯有魏无羡会溜进来,陪你一起跪。

他笑嘻嘻地拍你的肩膀,说你打得好,下次记得叫上他一起打,保证打得那些人亲娘都不认识。
        
      
你看着魏无羡,这个人,他曾经就在这里,说会陪你一起揍诋毁哥哥的人。

可现在,也是这个人,他就在这里,要亲手伤害哥哥。
       
       
愤怒、失望、委屈、怨恨……诸多情绪交织着翻涌上来,让你脑子里的那根名为理智的弦断掉了。

你什么都不愿意再想,只看着这张无法和从前的师兄重叠的脸,怒火中烧。

蓝忘机挡在你们之间,手执避尘警惕地看着你。魏无羡脸色也不好,只复杂地望着你们。

你们隔得很近,又离得很远。
       
      
“带着外人进我家的祠堂,当着我爹娘的灵位对我哥动手……”你越说越激动,越说越大声,无法抑制住愤怒和委屈,几乎要尖叫出来,“魏无羡,是谁给你的脸,谁给你的胆子……让你居然敢在我江家的祠堂,在我爹娘的灵前,这样对待我哥哥?!”
        
    
这个人曾说过会一辈子扶持哥哥,永远不背叛他不背叛江家。这个人曾听不得别人说半分哥哥的不是,会陪着你一起去揍人。

你的视线模糊起来。你仿佛看见曾经那个会护着你护着哥哥的师兄对你笑笑,又化作被万鬼吞噬的灰尘,然后完完全全消失在了眼前。

留不住。
     
   
魏无羡哑然半晌,哥哥沉着脸正要说话,却又露出了无措的神色。

你又哭了。今天的第二次,也是十三年来的第三次。因为此时此刻,你终于明白,你们不可能回到从前了。

你哭得甚至比当年得知魏无羡身亡时还要难过。
      
   
你们江氏三姐弟其实都一样的要强,在他人面前不轻易流露出半分脆弱。

你从小便很少哭,偶尔生了病或者受了伤,也是强忍住痛苦,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就是不落下来。

你这样却也搞得哥哥和师兄们一阵慌乱。每当这种时候,他们什么都能答应你,就算是让他们换上女装跳舞。

你清楚地记得,魏无羡为了转移你的注意力,干过这种事不下五次。
          
         
“……抱歉。”你听见魏无羡说,声音并不含糊,也不知道是在向哥哥道歉还是向你道歉。

或者是,向曾经的他道歉。
  
  
“出去。”哥哥最不知道怎么安慰人,此刻只能伸手给你擦眼泪,语气变得更加烦躁,却也没闲心再管他们,“魏无羡,你真当莲花坞是你想回就回的地方?”
    
   
回莲花坞?回?

傻哥哥啊。

你这样想着,一边哭得更厉害,哥哥更加手足无措,魏无羡都不好走了,一副想安慰又开不了口的纠结表情。

“魏无羡。”你抹了把眼泪,声音还有些哽咽,语气却是十分狠厉,“你答应过我爹娘,答应过我哥的那些事……看起来已是忘得一干二净。”

“……”魏无羡默了默,“我没忘。”

“没忘?”你怒极反笑,死死地盯着他,“带你回江家对你百般好的是我爹,为了保你抽你一顿鞭子最后送你离开的是我娘,哭着让我娘不要砍你一只手的是我哥,为了救你被冷剑封喉的是我姐。”

你凭什么……凭什么敢在这里,伤害我哥哥?

你越想越委屈越想越难受,忍都不忍了,直接放声大哭起来。好像你这样哭,就能把哥哥的痛苦也都发泄出来。
          
    
        
魏无羡和蓝忘机头也没回就离开了。你想,他大概是再不愿意来了吧。

你还在望他们的背影,就听见哥哥冷声道:“闭眼,别把眼睛哭瞎了。”

“……”你吸吸鼻子,点头道,“好。”

但是你没闭眼,只砖头盯着哥哥看,他也注视着你,最后突然抬手摸了摸你的头发,语气难得温和。

“我没事。”他说。
      
      
他说他没事,意思就是让你不要再难过了。
   
他这些年来是如何挣扎着走过来,有多痛苦有多孤独有多难过,只要有你在,他都不在乎。

他最不希望看到的,是你难过。
       
   
你赶紧露出笑容,抱住他的手臂轻快地回答:“我不难过呀。”
    
有哥哥在,你不会难过的。

就算难过,也不会难过很久。
       
    
  
TBC.

妹妹的主要任务——促进和解以及帮哥哥撕逼【不

顺便你们觉不觉得要给妹妹一个cp……我觉得怀桑就很不错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29)

热度(3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