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槿

已退魔道圈,取关随意。

头像@沈酒漱石,背景@一檀。

如果你是他的妹妹[八]

系列戳TAG。甜日常。瑶妹篇1      
 
          
【金光瑶篇2】
   
 
你一向畏寒,尽管今年兰陵的冬天比较暖和,哥哥还是坚持让你用地暖,顺便在外面长廊摆满了炭盆,镶金纹的那种。说是晚上这些炭盆也亮闪闪的,让你这个夜盲眼能看清路。

他前些日子在百忙之中抽空过来走了几圈,觉得温度适宜才满意离开。

说是适宜,其实热得他额头都出汗了,后来还去补了一下眉间的丹砂。
         
           
金麟台的孩子们在外面堆雪人,你瞧见金凌在一边闷闷不乐地独自坐在长廊上,正要差人去唤他过来,想了想又作罢,待会直接去陪他玩吧。

你放眼望去,屋外银装素裹,薄雾朦胧,很是安宁惬意。你懒懒地望着窗外,侍女熟稔细心地给你挽着发髻,一边笑着说你的头发乌黑柔顺又有光泽。

“就你会说话,待会儿按着我乌发的方子去抓药吧。”你听惯了或真或假的奉承,也知道该怎样应对,去用细枝末节的事情来换取自己的利益和别人的忠心。

镜中人的艳丽唇边挂着慵懒笑容,一双凤眸顾盼生辉,眉间丹砂自生傲气。
   
你满意地看着自己精致的妆容,站起身来,笑道:“走,我们去陪阿凌堆雪人。”   

侍女连忙给你系上披风,又去取了两条拿着,神色非常之郑重。

“宗主吩咐的。”她解释道。

“………”

那天你体会到了把自己裹成球堆雪人的痛苦。
       
     
哥哥如今是位高权重的仙督,你也成了各大世家争先恐后要结交巴结的贵人。

你自然能应付这些人,还能帮哥哥收揽人心。可哥哥不怎么乐意你多露面,你以为他是怕你累着,后来金凌跑来问你,为什么哥哥要特地嘱咐下属帮你回绝一切有男子在场的宴会。

你当时颇有几分错愕。如今哥哥势力渐渐稳固,他不会也不需要委屈你去联姻。

他不愿意你多接触男子,多半是因为不喜你被人窥视,还有……是怕你有了心上人就不要他了。

难怪你不得不出席宴会时,他总是要在你梳妆时过来有意无意地晃几圈,说这件衣服不适合那条裙子太清凉,这个发式不暖和那个唇色太明艳……

金凌这样问,你这才反应过来,拉着他的小手一路笑着去找哥哥了。

哎呀,哥哥真可爱。
      
     
你在其他事上都懂得恩威并施、不偏不倚,却唯独对金凌格外偏心。每每撞见其他孩子孤立他,你便当着他们的面直接护着他。

你记得江厌离对你和哥哥的亲善温柔,也明白金子轩的死和哥哥是有关系的。

你自知不算好人,对金凌却是发自内心的好。

今日是小寒,金凌又和其他孩子打了架。你回来时,恰巧看见他站在一群少年面前,眼底泛着泪光。你突然想起了哥哥,他曾也是这样,面对着别人的嘲讽和鄙夷,背影倔强而孤独。

你连忙上去拉起他的手,温声细语安抚了一番。虽未当众发怒,你斜眼扫过去的眼神也够那些孩子害怕好几天了。

金凌闷闷不乐的,你便陪他用晚膳,又讲了几个故事哄他睡觉。待他熟睡过去,才动身离开。

你出了门便觉得有些冷,当即打了个寒颤,身后人立即贴心地给你披上了温暖厚实的披风。
      
     
“真贴心,回去就赏你。”你笑道,拢了拢披风,迎着冷风恨不得把头埋进去。

身后人轻笑一声,轻声道:“那就谢过小姐了,我想向小姐讨糖吃。”

你听着这熟悉声音不禁愣了愣,好笑地转过头去看笑眯眯的哥哥。

“好呀,三岁的仙督。”

看来侍女是被哥哥打发走了。他便贤惠地打着灯笼,你去挽他的手,他的语气中带了几分责怪:“手这样凉,不知道带手炉吗?”

“我给忘了。”你抿唇笑着,想将这个话题略过,“哥哥找我有事?”

“你如今是贵人了,没事便不能找?”他调笑道,又状似无意地问,“听说三舅家的嫡小姐又惹你不痛快了?”

虽是问句,却十分肯定。

“你又派人跟踪我。”你嗔他一眼,心知这事瞒不住,也就直话直说,“没什么大不了的,有你金仙督在,我又不缺一个手炉。”

“那是自然,有我在,谁敢缺你什么。”他微微仰脸,语气仍是温和的,你却能听出他的不悦,“她抢你一个,明天我便她送一屋,让整个金麟台都知道她缺手炉。”

你沉默下来。如今三舅的影响力还很大,你不想因此给哥哥找麻烦。况且来日方长,你若是想报复那个对你冷嘲热讽不知死活的女人,以后有的是机会。

他见你不说话,便低头来看你,一双深邃黑眸中带着几分不解,却也耐心地等着你说话。

你略微思衬后摇摇头,满不在乎地笑道:“没事,不至于为了个手炉得罪人。”

“得罪?”他脸色微冷,温暖的手拍了拍你的脑袋,“既是她得罪了你,管她身后是神仙还是帝王,我也不怕得罪。”
       
      
他收揽人心可以不择手段,却不肯为了这些便让你受委屈。
       
     
“哥哥真可靠,看来我是离不了你。”你抱住他的手蹭了蹭,如小时候那样信赖地依偎着他。

冷风迎面,雪花化作湿润扑上来,你心中却暖暖的。

“那是自然。”他轻笑一声,语气中的宠溺像这冬雪般无限温柔而纯粹。

你转了转眼珠,勾起微笑,斜他一眼,道:“哥哥也不用担心我会被人拐走,难不成你觉得你妹妹很蠢?”

哥哥的笑容僵了僵,干咳几声,连忙转移了话题。

他的意思就是,他知道你不蠢,但是他拒绝不担心。
       
      
“因为我妹妹,实在是太好了呀。”
    
   
    
TBC.
   
   
我觉得我才是偏心大小姐,经常带他玩2333333

评论(16)

热度(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