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槿

已退魔道圈,取关随意。

头像@沈酒漱石,背景@一檀。

如果你是他的妹妹[九]

系列戳TAG。甜日常。轩妹篇2
    
【金子轩篇1】
 
 
兰陵金氏实力雄厚,奢华豪贵,在仙门中影响力极大。你和哥哥是家主嫡出的孩子,身份尊贵,从小如众星捧月一般。

你是小女儿,不用承担家族重任,最是无忧无虑,家中人都宠你护你,那些肮脏的斗争和下流的手段从未到过你眼前。

你有最纯粹最热烈的童年,也有最疼爱你的兄长。你要满天流萤,哥哥便帮你捞,你要十里风荷,哥哥便陪你折。

“我家妹妹最是真性情,热烈如火,也干净如水。”你和哥哥一起的时候,他总要牵着你的手到处炫耀,俊秀的脸上带着得意神色。

他每次遇上其他小姐或女修时,总要下意识地拿她们跟你比比,有时候还直言不讳,以至于他在公子榜上掉了一名,过了好几个月才升上去。

你说他那几个月怎么那么发愤图强,知道原因后差点笑死。
          
         
兰陵金氏是你最强有力的依仗,所以你不怕得罪人。家人把你宠成任性又干净的魔王,所以你反感那些勾心斗角。

哥哥告诉过你,想要得到的东西应是自己用正当手段努力去争取,而不是使手段或者怨天尤人。

你看不惯别人装可怜,也见不得别人使手段,一旦遇上便毫不客气地表露出你的不屑和厌恶。

你得罪了不少人,落了个娇纵的名声,以至于越来越少的人敢往你身边凑。当看见哥哥被人簇拥着好生热闹时,你才猛地发现,自己竟是没有什么朋友能说上几句真心话。
         
      
你越想越气,哥哥听说你闷在屋子里不出门,便撇下一群人赶来陪你聊天。他听了你的烦恼,戳戳你气鼓鼓的脸,安慰道:“人生得一知己便足够了。”

你想到从小见的那些世家小姐,对着你时要么是谄媚奉承,要么是小心讨好。

你最是不屑于虚与委蛇,不喜便是不喜,哪儿来那么多虚情假意。
    
   
你心里有些失落,嘴上却倔强道:“我才不稀罕呢,反正我有哥哥。”

哥哥一听顿时眉飞色舞,又假装自己很矜持端庄,表情多姿多彩,你觉着他眉间丹砂都要飞出去了。
       
        
自那日哥哥郑重允诺会聆听你的一切话后,你真的什么都跟他讲,大到最近习得了剑法熟悉了琴谱,小到晨起打了喷嚏夜里做了美梦。

就连你来了初潮,除了侍女外也是哥哥最先知道。他听你说完后神色非常之复杂,可以说是挣扎良久,最后只能说一句:“妹妹长大了。”

堂兄知道后便爱用这事打趣你,如此几次,你发了脾气,怒道:“金子勋,你够了没有!”

堂兄见你真的生气,连忙好声好语哄你,说着就想起哥哥有个未婚妻,他觉得你可以先和嫂嫂相处相处。

“她母亲虞夫人与你母亲是至交好友,说不定你和她也合得来。”堂兄这样解释道,一边笑着说,“妹妹觉得如何?”
     
        
你一听觉得不错,风风火火地去找母亲,让她把哥哥的未婚妻接到兰陵来住一段日子。母亲想着自己也是大半年未见虞夫人了,便写信邀她们母女来金麟台小住。

这事过后,金麟台就有人说你任性妄为,恃宠而骄。你听到后只嗤笑一声,全然不在意。哥哥虽不情愿江厌离来金麟台,却是狠狠教训了一顿那些背地里嚼舌根的人。
    
不过几日,虞夫人当真与江厌离来了金麟台。哥哥不喜这门亲事,连带着不喜欢江厌离,对她们的到访可谓是十分不欢迎。

可你欢呼雀跃,还直接跑去了门口迎接客人。纵使他一万个不情愿,也只能叹口气,埋怨堂兄去了。
      
      
江厌离一双秋瞳清澈见底,没有虞夫人那般不怒而威的气势,声音轻轻柔柔的却吐字清晰,端庄大方。

想来她是听过你传闻的,可她对你既不过分热情也不畏惧疏离,只是十分亲善。

你想想,她比你大四岁,现在也才十六岁,你们应该有话可聊。你向母亲和虞夫人问候几句,便拉着她的手往屋里去了。
      
        
“江姑娘为什么答应来兰陵?”你让侍女上了热茶和糕点,趴在桌上盯着江厌离看。

江厌离喝了口茶,不在乎你过分直接的目光,只不紧不慢道:“金夫人相邀,厌离怎能拒绝。”

“那你乐意吗?”你直接道,“如果不乐意,干嘛还来?”

江厌离愣了愣,似乎没有料到你这么直白。她对你笑笑,道:“我当然乐意来金麟台,我和阿娘都很记挂金夫人…”她顿了顿,语气更是温柔几分,“还有金公子和金小姐。”

你听她语气真诚不似作假,可总觉得自己是附带捎上的。你想了想,道:“你可以叫我哥哥子轩。”

江厌离只轻轻颔首。你与她闲聊起来,她耐心温和,言语间都是真诚的亲善,你和她絮絮叨叨半天也不觉得累。

你喜欢她的名字,厌离,很直白,也很有韵味。
      
      
你们聊了很久,吃饭的时候都还在聊。神色不悦的哥哥给你夹菜,温柔微笑的江厌离也给你夹菜,把两人给你的都吃完,觉得自己又要长胖。

真是赚了。吃过饭后你去感谢了一下堂兄,又跑去哥哥那里夸江厌离。他一开始还耐心听着,后来脸就垮了下去。

“你到底是谁家妹妹。”哥哥轻哼一声,语气竟有些酸溜溜的,“你才和她相处多久,就把她夸上天了。”

“我说话坦诚而已。”你高兴得很,便踮起脚亲了亲他的脸,看他陡然涨红了脸,笑道,“哥哥好纯情呀。”

哥哥红着脸愣了半晌,你走出去好几步,才听到他气急败坏道:“你给我回来再说一遍!你是不是要和江…江姑娘一起睡,小心晚上她蹬被子把你踢下去了!”
    
    
    
TBC.

之前有小可爱想看的轩妹w

虽然我觉得重点变成了师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13)

热度(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