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槿

已退魔道圈,取关随意。

头像@沈酒漱石,背景@一檀。

如果你是他的妹妹[十]

系列戳TAG。轩离/羡澄/曦瑶。送金凌一个幸福美满的大家庭。
轩妹篇1

【金子轩篇2】
  
 
你心性高傲,最不喜虚与委蛇,说话又极为率直,得罪了不少人。从小你便没有朋友,现下来了个温柔体贴又不虚情假意的江厌离,你如获珍宝,成天都和她待在一起。

她与虞夫人回了云梦后,你起初连觉都睡不好,哥哥跑来陪你。你特地道:“厌离姐睡相很好,还帮我盖被子。”

“……”他无语半晌,憋出一个字,“哦。”
           
            
以前是哥哥到处炫耀你这个妹妹,现下你总算明白了他的心情,便到处炫耀你未来的嫂嫂,进了云深修习也是如此,是以尽管江澄和魏无羡与哥哥不合,对你却还好。
      
江澄:“我姐姐天下第一好。”

魏无羡:“我师姐配得上这天底下最好的人。”
  
“没错!我未来的嫂嫂最好!”你非常赞同,“嗯,我哥也很好!”

“不,你哥哥配不上我姐姐。”

“没错,你哥哥目中无人鼻孔朝天。”

你想了想,反驳了其中一个词:“你胡扯,我哥才没有鼻孔朝天!”

天天听从云深传来八卦的堂兄每次给你回信,几乎都是这样一句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妙极!”
             
         
哥哥见你到处夸江厌离,又和魏无羡谈得融洽,为此低沉了好久,你感觉他看你的眼神都森森的。

魏无羡喜欢看哥哥吃瘪,揽着江澄的肩膀,笑道:“金子轩的表情就活像是在闻一坨大粪。”

江澄露出嫌弃神色,嘴角却微微上挑,语气轻快:“你能不能换个比喻?”

“我觉得十分贴切。”聂怀桑合拢折扇,笑呵呵地赞同道。

想到这几天哥哥郁郁不乐的,你一拍桌,怒道:“不许当着我的面说我哥坏话!”

魏无羡瞧你一眼,和江澄转过身去背着你的面说了起来,声音很大并且语气愉悦。

“………”
           
       
你生气了,决定不和他们说话。结果不到五日,魏无羡笑嘻嘻地把江厌离寄的香囊给你时,你们又聊得热火朝天。

哥哥之前见你和他们不说话,还夸你聪明透彻,明白回头是岸。你和他们和好后,他脸上又浮起了黑线。

你写信把这事告诉了堂兄,他的回复是一大串龙飞凤舞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射日之征期间,母亲不让你随哥哥一道去作战。你向来任性鲁莽,但这次见母亲实在是忧心忡忡,目光哀切,你犹豫了一下,便答应留在金麟台。

你在金麟台帮父亲和堂兄处理家务,后来金光瑶认祖归宗回了金麟台,他办事利落,如此你更是轻松许多。

金光瑶处世圆润,任别人质疑鄙夷都始终张着笑脸,的确是个能人。有人嚼舌根,说他是娼妓之子,不配做金氏子弟。

堂兄不喜他出身低贱,你却觉得没什么,出生不是自己可以决定的。况且那些人就是见他有能力,但他们自己又做不到,才会针对他。

你帮过金光瑶几次,他起初对你还有些敬而远之,后来也能笑着和你多说几句话。

顺便一提,他和蓝曦臣关系很好。虽然蓝曦臣待人一向温和,但你看得出他对金光瑶亲善过头了。
              
            
金光瑶一来,就更显出哥哥在某些方面有多迟钝了。他向江厌离表达了心意,后来又不敢接近她,写封信内容也十分简便生硬:“安好?”

不仅内容简洁重复,还是十日一次,非常规矩。

你实在看不下去了,遇上金光瑶时便帮哥哥向他请教了一下。他很惊讶,大概没想到你会来问他。

惊讶归惊讶,他思索片刻还是出了个点子,就是让你告诉哥哥前些日子有姑苏蓝氏的门生向江厌离表白了,这几日还经常去找她。

“??????”你十分震惊,“你怎么会知道这种事?”

金光瑶摇摇扇子,笑而不语。

………哦,你明白了。
    
“谢过阿兄。”你一高兴便叫顺了嘴,势在必得道,“麻烦阿兄告诉蓝宗主看好自家门生,云梦江厌离可是我兰陵金氏的人。”

金光瑶愣了愣,转而笑着答应你,又去处理事务了。
      
     
哥哥本来坐得好好的,听到你的话后蓦地起身,慌忙上前几步,左脚踩右脚摔了个狗吃屎。

“………”你觉得他这次出的丑不亚于上次在百凤山紧张到走路同手同脚。

你还没来得及去扶他,他已经迅速地窜了起来,摸摸发红的额头,紧张道:“那…那江姑娘怎么说?”

“自然没答应,你难道还不知道她心悦谁?”你白他一眼。

之前他在琅邪时差点误会江厌离,要不是这些年你和她关系好,连带着哥哥和她熟了些,恐怕他当真要以为那份汤是别人送的。

哥哥登时红了脸,眼睛里泛着点生理疼痛带来的泪水。他焦躁地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也不顾衣裳沾了灰尘。

“哥哥——哥哥——”你撑着脸看他,又是好气又是好笑道,“不如早些订下婚事,这样就没人敢贸然接近嫂嫂了。”

哥哥老脸一红,努力板起脸道:“什么嫂嫂,还没过门呢。”

然后他真的认真思考起来,不过一会儿就冲出去找母亲了。母亲见傻儿子终于开窍,高兴得热泪盈眶,连忙写信去了。
        
   
  
嫂嫂产子的时候,外面站了一大堆人。

在嫂嫂的劝说下,魏无羡和哥哥还有江澄算是和解了,他们看对方也越来越顺眼。

以前堂兄听你讲过江澄和魏无羡在云深时的趣事,对他们比较感兴趣,是以他性格高傲,却也能和他们好生相处。

江澄成宗主后越发稳重,母亲很照顾他,他也与你们越发熟悉。
  
   
你们非常和谐地站在一起。

一起紧张。

哥哥一听嫂嫂压抑着痛苦的叫声,便坐不住了,什么也顾不得,直接靠在门口左问又问,甚至想要推门进去。

母亲一边喝茶,一边让堂兄把哥哥拉了回来,然后也站起来踱步,同时堂兄扶着父亲开始踱步。

魏无羡靠在江澄旁边,试图开几个玩笑缓解紧张,结果才开口就咬到了舌头,你估计那力道很大,因为他疼得眼睛都红了。

江澄翻了个白眼,嫌弃地给他递了杯凉水,然后继续黑着脸紧张不安。你总觉得他随时可能把紫电抽出来。

哥哥难得露出了脆弱神色,捂着脸低头抵着你肩膀,碎碎念起来。你听了听,就是什么祈求八方神仙保妻儿平安,他说快了嘴,还把菩提老祖说成了夷陵老祖。

你看了眼把头抵在江澄肩上的夷陵老祖,他还瑟瑟发抖呢。
  
相比之下,金光瑶就很淡定了。他这边安慰一个那边安抚一双,站在门口时不时地询问里面的状况。

暮色四合,你们听到产房里传来婴儿底气十足的哭声,才齐齐松了口气,你腿软得差点要倒下去。

哥哥冲进去抱孩子,十分心疼地给疲惫不堪的嫂嫂擦汗,温声问她感觉如何,夸她勇敢坚强,又说孩子像她,一定可爱懂事。

你听着一大堆毫无逻辑的话都要晕了,嫂嫂却忍着疲惫,强撑起笑容,一直温柔地应和着。
       
哥哥说了好久才停下来,把头埋在嫂嫂肩窝处,低声道:“阿离,你吓坏我了。”    
     
嫂嫂只温柔微笑,摸了摸他的头发。 
       
       
         
金凌是个混世魔王,其程度完全不亚于你和哥哥小时候的娇纵任性。

哥哥平时忙得脚不沾地,金凌和嫂嫂在一起的时间便多些,总是依赖嫂嫂。有时候睡觉都要爬到他们床上横着,用清澈乌黑的眼眸无辜地看哥哥一眼,让他不敢怒也不敢言,完全化身慈祥的老父亲。

江澄和魏无羡三天两头就往金麟台跑,往往是吃了晚饭没过多久又赶回去处理事务,看得你心累。
  
   
金光瑶想要在金麟台站稳脚跟,就需要联姻,但你总觉得他和蓝曦臣关系有点难以言喻。

如此一想,你便私下告诉他,你可以帮他巩固势力,他不用为了利益去娶不喜欢的人,不过能不能把蓝曦臣追到手是他的事。

你语气强硬直接,金光瑶十分错愕,用难以言喻的目光看了你半晌:“阿妹的眼界和胸襟,当真是非常人所及。”

你摆摆手,笑道:“我们可是一家人,阿兄的事就是我的事。”

金光瑶微微一笑,是你熟悉的温柔和善。

“多谢。”他轻声道。
        
    
         
庭院中繁华盛开,清风温柔,拂起无边春色。

你听见金凌奶声奶气地叫着阿娘,听见魏无羡被前些日子金光瑶送来的仙子吓到嚎叫一声,看见江澄一边嫌弃他一边把他护在身后。

堂兄和阿兄悠闲散步,母亲挽着父亲的手观赏这满园春景。

你笑起来,眼睛突然被一双温暖的手覆住。

“谁家妹妹,笑得这样好看?”

你握住那双手,也不拿下,只是笑道:“你的妹妹呀。”

哥哥低声笑了笑,放下手,揽着你的肩往前走去。

你们走着,迎着春风阵阵,走向绚丽春花,走向繁花下的那些人。
    
  
金凌一见你和哥哥便朝你们奔了过来,踉踉跄跄的差点摔跤,嫂嫂忙不迭地跟在后面。
  
  
“阿凌。”

哥哥和嫂嫂一同唤道。
 
 
哥哥大步上前接住了软糯糯的金凌,把他高举过头顶,金凌登时发出欢悦又惊喜的叫唤。

哥哥朗声笑着,嫂嫂温柔笑着,金凌无忧笑着。

家人们都朝你们走来,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笑意。
       
    
又是温暖春日,金麟台依然欢声笑语。     
      
   
    
TBC.

金凌本来可以有最最最好的父母。

把这个美好的梦送给傲娇又善良的大小姐。

这次比较杂了,而且是欢乐走向啦,告诉我甜不甜【紧张

评论(45)

热度(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