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槿

已退魔道圈,取关随意。

头像@沈酒漱石,背景@一檀。

如果你是他的妹妹[十一]

系列戳TAG。甜日常。
称蓝涣为兄长,称蓝湛为阿兄。
   
【双璧篇1】

叔父常说你不像两位哥哥,不如他们那般雅正,不如他们那般聪颖,不如他们那般让人省心。

阿兄寡言少语,清冷面容在对着你的时候会柔和些。每当他听叔父这样说你,便会把你往后一牵,简言道:“不对。”

叔父:“………”选择去找大侄子。

兄长人如其名,如晨曦般温暖,对你更是温柔体贴。他听叔父告状,便蹲下身来与你对视,诚恳道:“妹妹的勤学苦练,兄长都看在眼里。只是这勤学好似没……”

你下意识摸摸腰间莹润如酥的玉佩,触手生暖,像母亲温暖的手。你忍不住沮丧起来,抬眼怯怯地看着兄长。

兄长一时缄默,抬手摸摸你的头发,温声道:“……我是说,妹妹这样,甚好。”

阿兄仍是面无表情,却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叔父:“……………”想要去世一下。
         
          
母亲去世前,叔父也会夸你娴静懂事,不聒噪也懂分寸。母亲去世后,你虽算不上性情大变,却渐渐变得叛逆起来。

你放下琵琶,跑去捣鼓些丹药。以至于原本一派和谐安宁的云深经常会突然爆炸。

你脱下素色衣袍,穿得黑黢黢地去后山采药挖土。以至于时不时会有人不小心掉进你挖的坑。

父亲不大管你,兄长和阿兄已经习惯帮你善后,叔父每次都几乎气到昏厥。
              
              
有次你心血来潮跑去母亲的旧居,远远地就望见阿兄抱着琴,一动不动地坐在门外。

你一时停住步伐,抿唇犹豫片刻就向他走过去。你的步伐很轻,就是怕一不小心惊扰了什么人。

阿兄望向你,一双毫无波澜的清澈眼眸中,带着深深的固执。

“…阿兄呀。”你扯出一个笑容,抱腿在他旁边坐下就不说话了。

“我在。”他低低地应了一声,伸手拂去你肩上的落叶,又揉揉你发凉的小手,给你传递着温暖。
             
         
你突然想到,母亲去世,难过的不只你一个人,但唯有你任性又自私,一味地胡闹宣泄。

你闯祸惹事,兄长和阿兄每次都耐心地为你承担,帮你善后,替你道歉。他们默不作声地纵容你关心你,看着你的目光中从来没有过半分责怪。

你任性宣泄着悲痛,阿兄却固执而孤独地在这里,等待一扇永远不会再打开的门、等待一个永远不会再回来的人。

阿兄也只不过年长你两岁。
       
       
你鼻尖一酸,眼眶发烫,立刻埋下头去不让阿兄看见你的眼泪。

但他对你的情绪变化一向敏感,此刻已是注意到了,立刻抬手覆上你的脑袋,关切语气中带着几分失措:“怎么哭了。”
  
你只呜咽着摇摇头,含糊不清地道着歉,你越哭越难过,他越安慰越无措。后来实在是累极了,你便伏在他肩上睡过去了。

梦境与现实的模糊边界处,你依稀记得有一只温暖而熟悉的手,轻柔又小心地拍着你的后背,始终没有离开。
         
      
醒来时,天色已是黯淡下去,正淅淅沥沥下着点小雨。春雨柔软了翠绿树叶,漾起了湖中清影,水墨般将云深渲染成隔世的梦境。

你稳稳地趴在一个宽厚温暖的脊背上,嗅到了令人安心的书卷香气。背着你的人似乎注意到你的动静,又把你的腿往上提一提。

阿兄稳稳地背着你,兄长一手撑伞一手抱琴。

兄长见你醒过来,转头来对你微笑,语气疲倦却十分温柔:“妹妹醒了,饿不饿?”

你对兄长眨眨眼,又拍拍阿兄的肩膀示意你可以自己走,他却仍然稳稳背着你,就是不松手。

兄长看他一眼又看你一眼,失笑道:“你们一样倔。”

你撇撇嘴,看了兄长一眼,他大半边衣裳都湿透了,你和阿兄却没沾到一滴雨。你伸手把他再往这边一拉,他一向依着你,此刻也只笑着再往这边凑一凑。
     
             
你心知争不过阿兄,便也安稳趴在他背上,蹭了蹭他的肩膀,软声道:“阿兄呀。”

“我在。”他微微侧头,清俊轮廓柔和几分。

“兄长呀。”你又看向望着你们的兄长,语气中带着几分久违的撒娇意味。

“嗯,兄长在这里。”兄长脸上带着温柔笑意,让你的心都能彻底静下来。

你禁不住笑起来,刚刚的难过都化作了满足和喜悦。你又是蹭蹭阿兄的肩,又是拉拉兄长的衣服,两人都被闹懵了,但仍是纵着你。
      
      
兄长耐心地给你讲着今天云深又有什么趣事,你偶尔回应几句,但一眨不眨看着他的眼神显出你的惬意和放松。

兄长温柔笑着。他总愿意不厌其烦地给你讲故事,陪你多说话,就算你没有回应,他见你开心,便也开心。

阿兄一直没说话,望见不远处等待的叔父时,才开口道:“莫要再难过了。”

你眨眨眼,用手揉一揉阿兄的脸,语气轻快:“没有啦。”

“我们还有妹妹。”兄长的目光很是温柔,像是安慰自己,又像是安慰阿兄,或者是安慰你。

“嗯。”阿兄颔首,补充道,“你也有我们。”
   
你扬起嘴角,心中一片澄澈,迎着清风,大笑起来:“我还有你们呀!”
    
        
     
然后你就被叔父以大声喧哗为由罚抄了家规。
      
     
“妹妹先睡吧,我们马上就抄完。”

“嗯。晚安。”

“……好……谢谢兄长和阿兄……”

“哪儿的话。”兄长责怪似的点点你的额头,给你掖好被角,“好梦。”
        
     
你含糊地回应几句,便在温暖摇曳的烛影中、屋外轻柔清脆的雨声中、兄长和阿兄低声的交谈中,安心地睡了过去。
     
   
    
TBC.

双璧篇cp应该是忘羡+曦澄或曦瑶。

妹妹的cp,叔父表示我家孩子不能全弯……然而谁知道呢【其实我也不知道

评论(32)

热度(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