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槿

已退魔道圈,取关随意。

头像@沈酒漱石,背景@一檀。

如果你是他的妹妹[十三]

系列戳TAG。甜日常。含薛晓。洋妹篇1
精修了一下,建议重新品尝w   
    
【薛洋篇2】
       
     
兴许是从小缺少父母的爱,哥哥就像是不懂如何表达爱意的懵懂孩童。他不知如何珍惜,就只有无厘头地强势,横冲直撞,心底却是在恐惧地颤栗。

因为太害怕失去了,就抓得紧紧的,就算可能会伤到对方,也不愿意放手。
      
       
你找到哥哥时,他的伤还未好全,正靠在落灰的老墙上懒懒地晒着太阳,姿态放松而随意。

午后的阳光很是明媚,跃动的金色碎光透过树隙洒落在哥哥带笑的眉目间,柔光勾勒出他俊秀的轮廓,清澈的笑意。

自他修习鬼道后,除非在你面前,他是不会露出这样的笑容的。

你想要勾起微笑,看见那个一袭白衣的人时,忽而僵在原地,右手迅速放在了腰侧的剑鞘上。
     
    
……晓星尘?
       
        
哥哥笑吟吟地说了什么,晓星尘正在晾衣服,结果突然笑起来,衣服都扔出去了,直接甩在你脸上。

正打算拔剑干架的你:“……………”

妈耶,这他妈是个假的晓星尘吧。
     
     
两人都向你看来,晓星尘意识到自己许是砸到了人,连声道歉,语气诚恳而温柔。

哥哥向来警惕,你的安全是他心中的头等大事。他成了金光瑶的幕僚后也从未带着你往金麟台去,外出找你时更是十分隐蔽。

是以,外界根本不知道他有你这个妹妹。晓星尘也从未见过你,更别说识得你的声音。
  
你略微思衬,伸手要取下盖在头上的黑色外衣,上面还带着点散不去的血腥味,想来是哥哥的。

“没事,我……”
     
      
话还没有完,你便被人抱了满怀。

哥哥紧紧环住你的腰,温暖宽大的手掌摩挲着你的背,明明是安慰的动作,洒在你耳畔微微颤抖的气息却又像是在求安慰。

他大概晒了很久太阳,身上带着久违的阳光味道,还有些许糖果的清香。

他的力道很大,像是要把你揉进骨髓,又像个孩子一样蹭了蹭你的颈窝。

你还没来得及把头上的外衣取下,眼前是一片让你不安的模糊和阴暗。

但你被他抱着,心下很是宁静。

他抱得太紧了,你有些发疼。哥哥很聪明,学什么都快,但总是控制不好自己的力道。
      
       
你忍住疼痛带来的泪水,轻声道:“我找到你啦。”
 
“嗯。”他也许是嗓子受了伤,低沉声音有些沙哑,还带这点委屈和埋怨,“太慢了。”
 
你被他抱得动都动不了,也只好就这么让他抱着,安慰地蹭蹭他的脸。
   
   
无论在哪里,你都会找到他的。
     
    
  
你们从未分开过这么久。

你生着一双笑眼,眉目清秀干净,酒窝甜甜软软的,看起来像是好欺负又单纯的小姑娘。因此你经常会被人调戏或者调侃。

哥哥陪你上街的时候,就抱着手臂左看右看,有人多盯你一会儿他就要对着人家呲牙。

后来他差点不准你在没有他陪同的情况下上街,直到看见你轻松地把一个壮汉过肩摔飞出去,一头栽进了烧着沸水的锅里。

当时他沉默了一下,没问你打人的原因,然后上去狠狠地补了一脚。
    
即便知道你懂得保护自己,哥哥还是隔几天就要来看看你。他总是借着夜色掩护来找你,缠着要吃你做的点心,和你聊很久,才心满意足地在天将明时赶回去。

他走前总会把你附近的人查探一遍,有点嫌疑的都会清理干净。

因为太过害怕失去,他对你的保护,是近乎偏执的禁锢。
       
    
     
他没问你怎么找来的,你也没问他为什么要和仇人还有一个盲姑娘待在一起。

你陪他在义庄里住下,哥哥难得没有在外人面前隐瞒你的身份,直接告诉晓星尘你是他妹妹。

晓星尘毫无戒备,待你们十分亲善。他和你说话时非常温柔耐心,脸上带着让人如沐春风的笑意。

明明知道那纯净白布下是空荡荡的眼眶,你却能想象出一双宛如星辰般,清澈而温暖的眼眸。
 
你从未想过,除哥哥以外得到过最真诚的善意,居然是来自仇人。
     
    
起初阿箐对你很是戒备,后来吃了你的点心,又听你讲故事,几天下来便开始拉着你陪她上街。

晓星尘煮饭做菜,你做点心扫房间,哥哥和阿箐经常闲着,嘴上却是一刻不停,两人说起来能从天亮到天黑。

晓星尘总是温柔体贴,他会给他们递水,让他们润润嗓子。

你则是端上点心,堵住他们的嘴。哥哥喜欢甜的,你会偏心在他的那份里多加点糖,看他对你笑出一对虎牙。

在这片小小的天地里,好像没有仇恨,没有痛苦,没有过去,也不用考虑未来。
       
    
      
你发现晓星尘的笑点真的很低。

有时候你觉得他甚至会突然笑死。
   
   
       
有次你们去打水,哥哥和你都想往山上的上河段去,阿箐吵着喊累,晓星尘照顾她,便说就在山下打水。
  
哥哥瞪阿箐一眼,转转眼珠,便笑道:“道长,如果有人在上游洗脸,我们打回去喝的就是洗脸水。”

你知道哥哥不愿居人之下,你也不想吃亏,便补充道:“如果有人在漱口,我们喝的就是漱口水。”

“………”阿箐愣了愣,下意识地接着补充,“如果有人在洗脚,我们喝的就是洗脚水。”

晓星尘:“……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咳……哈哈哈……”

“没错,如果有人在撒……”你连忙去捂哥哥的嘴,一边心惊胆战地看着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晓星尘。

他近来感了风寒,偶尔会咳嗽。这下子不停地笑起来,简直是加重了病情。

“道长!道长,道长怎么样?”阿箐看不见,便急慌慌地抓住你的手问。

哥哥一边打掉她的手,一边悠闲道:“咳出血了。”

“什么?都怪你们!”

“你不也接话了的吗!”
     
   
你默然,看着仍是笑得停不下来,想安抚阿箐又半天说不出来话的晓星尘。

“那什么……哥哥,阿箐,道长好像真的咳血了。”

哥哥:“??????”
    
     
有毒,为什么打个水都要笑出命案来。
            
      
  
TBC.

痛苦地想着到底走不走原著线。

薛妹是反差特别强的姑娘,长得温柔可爱,实际上随时能把你摔飞。

虽然是妹妹,但是有时候更像姐姐呢。

评论(19)

热度(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