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槿

已退魔道圈,取关随意。

头像@沈酒漱石,背景@一檀。

如果你是他的妹妹[薛洋视角]

一生皆苦,她是甜的。
玻璃糖。一人称预警。骨科倾向。
     
    
我家妹子特别怕痛,一点小疼痛都忍不住会哭,嘴巴一撇,咬住樱唇,一双笑眼委屈地望着我,眼泪不停往下掉,看上去可怜极了。
  
   
她一哭,我就用手去拍她的脸,有时候一着急拍重了,她就愣愣地看着我,眼泪还往下掉,然后哭得更厉害。
   
   
这不怪我,她的脸软软的,看上去像糖一样……当然,是只有我能尝的糖。
  
    
她不知道,我有时候就喜欢看她眼泪汪汪地望着我。
  
  
那双清澈又柔软的杏眼仿佛一泓清泉,所倒映出来的世界里,只有我。
   
       
      
我家妹子特别怕痛,一点小疼痛都忍不住会哭。我无法想象她被一剑穿胸时,会痛到何种程度。
  
  
我每想一下,就割断一根那人的手指。
  
  
听着对方痛苦嚎叫,我像以往那么开怀地笑起来,透过对方的眼睛看到一张狰狞的脸,目呲欲裂,满脸血红。
   
  
  
她那么怕痛,你居然敢动她。
           
    
  
“哥哥……”她提着灯笼来找我,苍白的脸上挂着温软的笑,“我们回去吧。”
   
  
她看见血流成河,望见冲天火光,听到痛苦嚎叫。但她看我的眼神都没有变一下,倒是在看见我受伤的手时脸色一变。
   
    
“痛不痛啊?”她低下头看着那道伤口,温软的发丝垂落到我手臂上。
    
  
“痛啊,这里特别痛。”我说着,指了指胸口的位置。
  
   
     
你不知道,我喜欢看你哭,但是讨厌你被人弄哭。
    
     
看到你一边掉眼泪,一边拼命咬唇摇头不让我担心的时候,这里特别痛。
  

痛得要死。
   
  
   
她一下便慌了神,灯笼一扔,急忙拉着我上看下看。大概是刚刚沐浴,她身上还有些许花瓣和糖果的清香,冲淡了空气中浓重的血腥味。
  
  
她担忧又关切地望着我。她的眼睛比星河璀璨,比阳光温暖,比天空澄澈。
 
 
她的眼睛里,只有我,仿佛我就是她所拥有的一切。
   
 
     
   
“看到你就不痛啦。”我把她拉过来,死死抱住她,又埋在她颈窝蹭了蹭。
  
      
      
只要抱抱你,就不会痛。
 
  
我喜欢甜,而你是糖。
  
  
    
  
Fin.

前文可戳洋妹篇1

这个其实可以当骨科看2333333突然心血来潮。

这篇不是之前说的骨科投票,投票还在进行中。

这大概是一个想要把妹宠上天又忍不住拉她进炼狱的哥哥

评论(20)

热度(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