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槿

已退魔道圈,取关随意。

头像@沈酒漱石,背景@一檀。

如果你是他的妹妹[番外]

骨科预警糖。谢绝KY。
     
【金光瑶】
     
      
月光清柔,灯火迷离,晚风吟唱初秋的静美,落叶声清脆而温柔。金麟台褪去白日时繁华喧闹的外衣,在黑暗中沉眠下去。
  
   
你刚沐浴出来,湿漉漉的长发散在肩后,被温水悉心洗过的肌肤一触及冷空气,陡然生出细碎的凉意来。
      
      
侍女忙不迭地给你披上裘衣,把你围在炭盆中间,仔仔细细地给你擦头发。
    
        
你撑着脸闭眼小憩,炭盆烤得身体暖暖的,屋内焚着令人心旷神怡的安神香。
    
  
你不自觉就放松了神经,迷迷糊糊中听见了推门声。侍女给你擦拭头发的动作停下,不过片刻便传来她离开的脚步声。
    
      
你心知是哥哥来了,又实在累得很,抬头的力气都没有,只闭着眼懒懒道:“事情处理完了?”
      
     
哥哥在你身后坐下,拿起毛巾给你擦起头发。你们从小便会给对方擦头发,故而他的动作十分熟稔,力道恰到好处。
     
         
“有你在,自然处理得快。”哥哥的语气有些疲倦,却带着笑意,“你今日累着了。”
      
      
不是疑问句,是肯定句。
     
      
虽然这习惯已经保持这么些年了,但每次哥哥给你擦头发时,触摸你头发的动作,还是会带起发根处一阵软软的酥麻。
     
     
有些痒,但很舒服。
    
    
      
你懒懒地享受着他的服务,勾起嘴唇,不紧不慢道:“哪有您金仙督累,晨起办了清谈会,午后去了莲花坞,夜里还来照顾我,看得人心疼。”
        
      
哥哥轻笑一声,凑到你耳畔,道:“既心疼我累,怎得都不过来看我一眼?”
     
     
他的语气是你熟悉的温柔,是你才享有的亲昵,还带着点你才知道的小委屈。
      
     
千万不能回头,回头了今晚就睡不着安稳觉了。
    
       
你继承了母亲的美貌,敛眸一笑,秋波微转,便是妩媚生情。你上次喝了几杯清酒,只是回眸对哥哥笑了笑………
   
      
      
第二天起床可以说是非常腰疼了,路都不想走。
      
        
刚刚还答应了金凌一同去赏枫,这次千万不能重蹈覆辙。
   
          
     
别说回头看他,你干脆眼睛都不睁,随口道:“我怕看了你一眼,你更累。”
      
       
“………哦?”他还在耐心地给你擦头发,语气中是绷不住的笑意。
     
    
“………”你这才反应过来哪里不对。
     
     
他见你不说话了,捏捏你的脸,而后话锋一转,收敛了笑意,低沉道:“有人惹你不痛快了?”
    
         
       
今日哥哥办了清谈会与北方的各家主叙事,到结束时,出来的人只有一半。你则是见了那些个家主的妻子女儿,名为宴会,实为监视。
     
        
有位夫人被拖下去的还在咒骂你和哥哥心肠歹毒,不择手段。你挥挥手让人捂住她的嘴,不屑地睥睨一眼,便稳步离开。
      
        
你走得快,但没有躲过她挣扎着又嘶吼出来的“娼妓之子”,也没有躲过那些人看你的目光。
          
        
不在意吗?怎么可能。但又能如何,出身无法决定也不能改变,抹不去又消不掉,只一辈子烙在你们身上。
    
   
你们能如何。
       
      
你的步伐都没有停一下,侍女却是返回去当场让人割掉了那夫人的舌头,惊惧的尖叫划破凝结的空气。
         
     
迎着那些或畏惧或憎恶或谄媚的目光,你扬起脸,勾唇一笑,傲然而立。
      
     
你有哥哥,哥哥有你,你们互相扶持,你们无所畏惧。
          
          
        
“没什么,已经清理了。”你向来都不在意无关紧要的人怎么看待你。
     
       
他的动作顿了顿,温声道:“你放心,这家以后不会再出现了。”
          
         
你陪那些人虚情假意了几个时辰,实在累得不行,此刻睡意涌来,便转过身,趴在哥哥肩上开始睡觉。
      
   
南方湿润,以前在云梦时头发干得慢,哥哥怕你枕着湿发睡觉会头疼,索性让你趴在他身上睡,而他继续给你擦头发。
    
  
那时你便趴在他身上,勾勒他衣服上的图案。母亲总会亲自给你们裁衣裳,她不擅绣工,每次绣的图案都是兰花。针脚有些粗糙,但是穿着很温暖。
         
         
北方干燥,头发干得要快些,哥哥说你体寒,受不得湿气,让你一洗完就赶紧擦头发。
    
    
你微微睁眼看一看他胸前的图案,轻轻抚摸,是熠熠生辉的金星雪浪,绣样精美,但没有母亲一针一线所穿织的温暖。
  
     
   
所幸还是哥哥,还是熟悉而温暖,令你安心的怀抱。
   
      
     
“既然累了,今夜就好好休息。”他让你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轻轻给你擦头发,尽量不打扰到你入眠,“说起来,今天有人向你提亲。”
      
    
你喜欢听着哥哥温柔又带着笑意的声音睡觉,也知道如果你睡不着,他便会保持这个手酸的动作很久。
     
     
“…嗯。”你蹭蹭他的下巴,随口道,“谁呀?”
    
  
“………”他默了默,笑道,“妹妹想知道?”
    
   
你现下很迷糊,却隐隐听出哥哥好像有些恼怒。你抬起脸来,他低头看你,目光中带着熟悉的炽热。
       
        
你眨眨眼,意识到他生气了,便在他唇边轻轻啄了一下,然后缩回去,继续尝试入眠。
       
     
“……”
    
     
    
哥哥给你擦头发的动作停了下来,然后垂首在你发间落下一吻,带来一阵颤栗,酥酥麻麻的。
   
   
他就这么吻着你湿润的长发,吻在你的发根处。他越这样越不肯停下,逐渐霸道蛮横起来,但你实在没力气管他了。
       
    
炭盆发出噼啪的清脆响声,室内暖融融的,略微干燥的空气中带着几分意乱情迷。
     
    
你就这么瘫着不动,身子又软又酥,偶尔嘤咛几声。过了好久他才停下,又捧起你的脸,吻住你的唇,仿佛忍了很久,终是没有深入品尝。
    
    
“睡吧。”他长叹一口气,摸摸你的脸,把你环在怀中。
         
         
   
你渐渐睡过去,恍惚间又听见他在你耳畔说了几句话,洒下的气息温热又暧昧,带着几分模糊的欲望。
  
       
        
你是我的。
  
  
只能是我的。
    
       
     
你睡过去。在秋夜的静谧中,在炭盆的温暖中,在哥哥的温柔低喃中,在他轻轻为你擦拭头发的动作中。
    
    
“好梦。”
     
  
      
   
     
  
你梦见母亲温柔地用象牙梳给你梳着长发,哥哥在一旁笑着凝视你。
     
   
     
一梳梳到头,
  
 
两梳梳到尾,
 
  
三梳梳到白发与齐眉。
     
     
     
  
   
   
你安心睡着,沉溺于你们编织的美梦中。
       
            
        
【终】
     
        
   
正经写骨科还有点害怕, 瑶瑶表示可以说是非常想开车了。
瑶妹相关可戳瑶妹篇1 瑶妹篇2 瑶妹人设

喜欢请点心点赞留评论【翻滚

评论(54)

热度(6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