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槿

已退魔道圈,取关随意。

头像@沈酒漱石,背景@一檀。

如果你是他的妹妹[十四]

系列戳TAG。玻璃糖。江家亲情向。
      
       
【魏无羡篇3】
            
     
初春,冰雪渐渐消融,草长莺飞。莲花坞的长廊上撤下端雅的赤色灯笼,换上轻巧的九瓣莲花银铃。
        
    
“师姐师姐师姐……”
      
       
一旁乖巧坐着看书的少年抬起头,皱起稚气的细眉,不悦道:“你能不能消停会?”
       
      
“不能呀,师兄。”你对三好坞宝江澄做了个鬼脸,“你看,哥哥都没被吵醒。”
      
        
江澄瞪了你一眼,又瞥瞥靠在他肩上睡得正香的哥哥,似乎是翻了个白眼。他抿着嘴唇,表情十分不满,但翻书的动作非常小心。
   
   
今天早饭后,你们出门散步时遇上了几条野狗,你和哥哥都吓得魂飞魄散。哥哥把你护在后面,你能听见他牙齿颤抖的声音,他腿软得都动不了,却依旧死死把你拦在身后。
      
     
去买莲藕糕的江澄姗姗来迟,他到的时候你们都要吓晕过去了,看见他时两眼放光,可怜兮兮地叫他的名字。
     
    
当时他的表情也是这样,带着嫌麻烦的不情愿,却又有被需要被信赖的高兴和满足。
          
         
    
“师姐,你看师兄看上去像不像啃松果的松鼠?”
    
    
“……你可闭嘴吧。”
          
       
师姐微微挽起淡紫色的长袖,仔仔细细地舀了三碗汤。她回过头,清秀脸庞在莲藕汤飘起的水雾中有些柔软的模糊,但唇角的笑意是能真切望见的。
        
        
“阿澄真乖。”
        
     
师姐伸手摸了摸江澄的脑袋,他顿时从炸毛的小鸡变成了温顺的小白兔,还附带腮红效果。
   
   
“哎……果真是一物降一物。”
  
  
江澄:“有本事你别老是去蹭
姐姐。”
  
  
“我没本事。”你一边说,一边陆续蹭蹭师姐的胳膊。
        
    
          
春光融融,微风和煦,屋外檐上传来新燕欢悦的叫声。窗外探出一枝新叶,娇嫩的花朵含苞待放,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大概是感受到了美味的召唤,哥哥倏地睁开眼,连忙跑到你旁边,跟着你一起吹汤。
       
    
师姐笑着拍拍你们的脑袋,让你们不要急。江澄则是踮起脚,神色认真地给她擦了擦额角的汗水,得到夸奖后又眉飞色舞起来。
    
   
哥哥帮着你吹凉了汤,拿起勺子浅尝一口,觉得温度适合了才端给你。他给你夹了几块藕,在一旁撑着脑袋看你,笑吟吟道:“慢点喝,没人跟你抢。”
     
    
你只顾着点头,含糊不清地答应几声。他又给你夹了几块藕,反复几次,江澄坐不住了。
     
    
“你是要把藕全塞进她肚子里?”
     
      
“那是藕的荣幸。”
      
    
“………”江澄默然半晌,“你不要脸,她还要脸。”
     
     
你顿时抬起头,反驳道:“我就是哥哥的脸,他怎么会不要我呢。”
       
     
“就是就是,我妹妹天下第一好。”哥哥揽过你的肩,笑嘻嘻道,“其实我是江澄的脸,他不要我了。”
     
      
“滚!”
      
     
“好啦,再不喝汤就冷了。”师姐挨个揉揉你们的头,你们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马上乖巧起来。
      
        
你透过透着清香的水雾看着师姐,她笑得那么温柔,那么满足,仿佛只是看着你们,她就能这样笑一辈子。
    
    
   
一辈子很长的。你这样想着,开开心心地哼起了歌。
     
     
气氛顿时诡异起来。   
     
  
师姐脸色微变,江澄脸色一变,哥哥脸色 宛如大便 大变。
          
        
江澄寻了个由头拉着师姐出去了,走前还不忘喝完最后那点汤,怜悯地望了哥哥一眼。哥哥一边僵硬地喝汤,一边努力微笑地聆听你的歌声。
    
     
你扬起唇角,突然扑了过去。哥哥被扑个猝不及防,手忙脚乱地接住你,抱着你转了一圈。
     
    
“哥哥真好。”你埋在他怀里不愿意起来,一边笑着说,却是攥紧了他的衣服。
    
      
他察觉到你的情绪变化,把你往上抱了抱,让你整个人都挂在他身上。他笑道:“因为有最好的妹妹呀。”
  
  
然后他指了指脸,你立刻笑嘻嘻地上去啵唧了一下。

    
        
        
“一辈子有多长啊?”
     
    
“很长,能喝很多莲藕排骨汤呢。”
     
    
“哥哥和我,师姐师兄,还有江叔叔虞夫人……我们能一直在一起吗?”你眨眨眼,有些不安地小声问。
   
   
几个月之前,你们还是流浪在外,无处可归。现在的美好,仿佛莲花湖中的清影,一旦触碰,就会支离破碎。
       
   
哥哥愣了一下,转而笑起来,语气笃定,似乎答案是不容置疑的。
      
    
“当然能。”
      
     
他低下头来蹭你的额头,那是他安抚你时的习惯性动作。他望着你,清澈眼睛如阳光明媚,似春风温柔。
       
    
“不要害怕,我一直都在你身边。”
   
   
  
   
     
你陡然从梦中醒来。
    
    
风声如泣如诉,月光清冷如霜。现下没有阳光明媚,没有春风拂面,这里也不是莲花坞,没有莲藕排骨汤。
    
     
这里谁都没有,只有你一个人。
    
       
      
你茫然许久,直到感觉凉意刺骨,才把自己蜷缩成一团,抬眸望着窗外沉寂无边的夜色。
   
  
这是乱葬岗围剿后第八年的春天,你独自在南疆修习。
        
     
这里没有温柔体贴的师姐,没有和你们为祸四方的江澄,更没有帮你吹汤给你夹莲藕,说会一直陪着你的哥哥。
    
     
你晃一晃手腕间冰凉的银铃,没有发出声响。你把头枕在膝上,想着曾经那些遥不可及的温暖,笑了起来。
   
     
眼眶好烫。
   
   
    
——我一直都在你身边。       
       
             
夜深露重,寂静无声,并无半点欢声笑语。
   
    
    
   
    
TBC.
  
后面的玻璃渣是十三年间的,那十三年羡妹一直在四处流浪。

羡妹人设

求心心手手评论【翻滚】

评论(25)

热度(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