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槿

已退魔道圈,取关随意。

头像@沈酒漱石,背景@一檀。

【江澄中心】往生人[一]

江厌离灵魂视角,姐弟中心

送江澄一个美梦。梦里有姐姐陪伴,阿娘庇护,父亲认可,兄弟归来。他能够放下执念,斩断三毒,往生向前。
>>总目录
          
    
蒿里,魂归处。但并非所有魂魄归于蒿里,心有执念者、存茫然者、怀深恨者,皆徘徊于忘川河畔。
    
     
灵魂汇聚的长河静默流淌,呜咽着的是人们的不舍。纯粹温暖的星光微漾,美好着的是渺茫的希望。
    
       
江厌离看见有许多人在忘川河畔徘徊,他们看看灯火迷离的对岸,又看看深不见底的忘川河。
   
   
不是渡不了河,而是不愿意渡河。
      
    
   
她将要踏上那叶扁舟,去往对岸与家人相聚,却忽地停住了步伐。
    
     
有人在叫她。
     
    
——姐姐,姐姐……
      
       
那个声音带着鲜血淋漓的悲痛,无人可诉的孤寂,压抑沉默的无奈,满腔的思念和委屈。
   
       
那个声音,是她的弟弟,她的阿澄,她看着长大的孩子。
    
         
     
往事走马灯似的在眼前浮现。
      
         
粉嫩可爱的婴儿,躺在樱桃木的摇篮里,睁着乌黑眼眸,咧嘴一笑,咿咿呀呀地对她伸出手。
         
     
稚嫩单纯的幼童,摔了跤还不及她来扶就自己站起来,忍着眼泪,奶声奶气地说不疼。
       
       
青涩沉稳的少年,宁折不弯的刚烈性子,越发冷淡矜傲,一看见她便会露出开心的笑容。
      
   
笑着的哭着的,骄傲的腼腆的,明烈的内敛的……最后都湮没在不夜天的混乱之中。
   
    
她最后看见的是两个弟弟眼中的惊惧和茫然。
         
      
江厌离死在江澄的怀抱里,却没来得及给他留下一句话,一个字。
      
          
       
她默然注视着对岸,低下头去,在刚刚还黯然失色的忘川河中,看见了江澄。
         
    
他跪在金氏的祠堂里,注视着她的灵位,眼眶通红,抿唇咬紧了牙,神色疲惫麻木,明明不堪重负,脊背却始终挺直。
     
     
江厌离很想摸一摸他的头,让他躺上床好好睡一觉。可现在,她只能站在这里,隔着长河,隔着阴阳,透过呜咽的河水,哀切地注视他。
      
      
江澄面无表情,江厌离却听到他压抑在淌血的心里,悲恸又无助的哭声。
       
     
那声音像一把寒光凛冽的匕首,毫不留情地没入她的胸腔。
  
  
阿澄,别哭。
     
           
      
“姑娘,你不能渡河。”
        
     
她从思绪中惊醒过来,望着苍颜白发的摆渡人,抹了抹眼泪,哽咽道:“为何?”
      
        
“你未往生,你记挂的人也未往生。并且,你身死之日正好是鬼节左右,河水逆流,加深了你们的执念。”摆渡人看她一眼,摇摇头道,“执念太深,并非幸事。”
        
         
是了,她的阿澄,表面上不肯轻易流露半分让人看懂的心思,骨子里却最是坚持执拗。
     
      
“你若真想一直看着记挂的人,便留下三滴血在这忘川河中吧。”
     
     
执念太深,并非幸事。可如今,她却是只能靠着姐弟双方都紧握着的执念,看一看他。
     
    
老者递给她一把匕首,浑浊却清明的眼注视着她,那里面似乎带着微微的怜悯。
   
   
江厌离向他道谢,手起刀落,鲜血从指尖滴进忘川河中,转瞬便被湮没。
     
     
就像当时推开魏无羡一样,她毫不迟疑。
    
       
   
    
    
一片天旋地转的黑暗中,江厌离首先听见有人在夸江澄年轻有为,赞他大义灭亲。
   
   
她从旁人的交谈中得知前些天的乱葬岗围剿,江氏和金氏是主力,江澄更是按照魏无羡的弱点制定了战略。
      
      
阿羡他……?
      
    
江厌离茫然很久,心口发疼,最后却只能想着一件事。
     
     
他们都不在了,阿澄要怎么办?
        
      
      
她再次睁开眼时,已是到了莲花坞的祠堂里。这里不是江澄和她常来的地方,魏无羡却是这里的常客。
    
    
她仿佛看见数年前的莲花坞,没有家破人亡,没有生离死别。穿过一片澄澈美好的阳光,掠过十里风荷,江澄提着汤走在她身旁,两人一起去看没吃饭的魏无羡。
  
   
推开门,就在那个位置,打着瞌睡的魏无羡会清醒过来,转过头对他们露出一个明媚的笑容。
      
    
记忆是隔着云端的美梦,咫尺之遥,却终生不可触及。她是死者,都觉得那样难过悲哀,何况是作为生者的江澄。
    
       
被留下的人,才是最痛苦的。
      
       
      
江厌离敛目低眉,双手合十,向注视着江澄的灵位默默祈祷。
     
    
——爹娘,祖父祖母,各位先祖,请你们保佑阿澄和阿凌,保佑江家。
      
     
     
江澄跪在中央,箭袖上的点点血迹浸染了纯粹的紫色。他往右边第二个蒲团望了望,那是魏无羡常常跪着的地方。
       
    
莲花坞异常安静,唯有秋风瑟瑟,落叶婆娑。
      
      
“阿娘,您若是见到了魏无羡……”江澄顿了顿,苍白的嘴唇有些发颤,他闭上眼,低声道,“我是说如果,如果见到了,您一定要狠狠教训他…”
       
         
江厌离在他旁边跪下来。她看见他那只滴血的手垂在身侧,手心里紧紧攥着,始终不肯放开半分的,是魏无羡的陈情。
   
       
不忘旧情,陈诉衷情。
    
     
可如今还有何人,能让他诉衷情? 
     
   
      
兴许旁人注意到的都是他越发凌厉的眼神,越发冷傲的面孔,越发强势的气场。
        
         
“瘦了啊……”她喃喃自语。
       
    
安安静静的,无人听见她的声音。
     
      
    
即使他听不见她的任何声音,感觉不到她的任何触碰,即使他面色无悲无喜,江厌离还是捧住他的脸,抵着他的额头,注视那双空洞的眼眸。
   
   
她轻声道:“阿澄,别哭。”
       
      
即使江澄的脸上没有半点泪水,江厌离仍是重复了一遍又一遍,直到自己泪流满面,都没有停下。
    
      
      
别哭啊,姐姐在这里呢。
  
   
   
   
TBC.
  
>>总目录      

其实我是拒绝虐的,然而原著它就是这样虐【不

打滚求评论

评论(63)

热度(1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