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槿

已退魔道圈,取关随意。

头像@沈酒漱石,背景@一檀。

如果你是他的妹妹[骨科番外]

骨科预警,谢绝KY。
    
     
【薛洋】
        
       
雾霭沉沉,黛青的石板上凝着清凉的水雾,晨光迷离如冬夜扑面而来的雪。你奔跑在长街上,白布鞋踏过幽暗寂静的角落。
     
     
一个人都没有,只有窸窣诡异的脚步声,你越发仓皇迷惘,直到身后有一只手拉住你的手腕,把你往后一带,紧紧抱在了怀里。
    
     
“跑那么快干什么?又没人追你。”
   
    
“……哥哥。”你小声道,蓦地心安下来。
    
   
哥哥懒懒地应了一声,埋在你的肩窝处,低声道:“我饿了,醒来找不到你。”
     
      
“………”四周诡异的声响消失不见了,大雾渐渐散去,你突然有点心累,“这不能成为你发动全村的鬼来找我的理由。”
     
    
“啧。”他把你抱起来扛在肩上,也不管你发出了不适的惊呼,“回去弄饭。”
   
   
你太怕疼了,突然被这样磕在肩上,顿时又泛起眼泪来,紧紧闭着嘴不发出声音。
    
     
“你给村西的狗子送过点心?”哥哥说着饿,走得却很慢,至少没有让你胃里一阵翻江倒海直接吐出来。
  
   
当然,吐他身上了还得你洗衣服。
    
     
“他帮我挖了口井。”你想了想,“还有,人家叫旬子。”
   
   
“哦,是他挖的啊。”哥哥惊讶了一下,然而你听得出他早有预料,“我已经把它给炸了。”
   
   
“???????”
   
   
“我妹妹的东西,还是要我亲自来弄。”
   
     
然后他把你院子外那条街都炸了坑,直接引了条溪过来。
   
    
对此你真的无话可说。
  
     
     
“不许随便给人送点心。”
  
  
回金麟台前,哥哥用力戳了戳你的额头,直到你眼泪汪汪地看着他才收回手。
       
    
“只能给我吃。”他拍拍你的脑袋,歪头盯着你,“知道吗?”
    
    
从小哥哥对你的控制欲就很强,长大后越来越可怕。你从没和他计较过,这次也只是嘟了嘟嘴,也生不起气来,只叹气道:“好啦好啦,只有你可以吃。”
   
   
他满意地笑笑,露出可爱的虎牙,指了指脸颊,道:“亲亲。”
    
     
——得寸进尺,岂有此理!
     
     
但是正如哥哥包容你在他看来多余的仁慈和纯善,你也会包容他的无理取闹。你踮起脚,正要往他左脸上吧唧一口,他却突然转过脸。然后你亲在了他嘴唇上。
    
      
你顿时呆住了,正要后退,他却强硬地捧住你的脸,蹭了蹭你的嘴唇,甚至伸出舌头舔了一下你的唇角,一双明眸带着狡黠的笑意。
    
    
他刚刚吃过糖,唇角舌尖都带着点甜味。
    
    
太甜了,甜得你有点找不着天南地北,整个人都晕乎乎的。
    
     
   
夏日的傍晚凉凉的,天边映着大片温暖的霞光。蛙叫蝉鸣悠悠荡荡,山间清风拂面,很是惬意。
     
    
你随意挽了个髻,脱下鞋扔在一旁,光着脚丫坐在秋千上。哥哥给你做的秋千有藤木的靠背,你靠在上面,有些昏昏欲睡起来。
      
     
风中突然夹杂了熟悉的味道,你听见熟悉的脚步,揉揉眼睛,还没开口,对方就弯下腰来,蹭蹭你的脸。
    
    
有血腥味。
    
   
   
你猛地抬起头,撞进他带着狠戾的乌黑眼眸。
     
   
“……怎么了?”你摸了摸他冰凉的脸,担忧地仰头望着他,“受伤了吗?”
    
     
他沉默片刻,摇摇头,又对你露出与往常无二的笑容,语气中带着点撒娇的意味:“梦到你,就过来了。”
    
    
“梦到什么了?”你拉着他在身旁坐下,蜷缩起腿来,歪头看着他。
   
  
“梦见你……”他顿了顿,语气有些诡异,“梦见你成亲了。”
   
     
“??????”你愣了愣,下意识抬手去摸他的额头,“没发烧呀。”
     
    
他抓住你的手腕,牵到面前轻轻啄了一下你的手背,然后抬头直直地望着你。
    
    
“你怕我吗。”他突然问。
     
    
他从来没问过这种问题,无论是他刚开始修习鬼道时,还是把伤你的人鞭尸时。
       
       
“我为什么要害怕?”你觉得这个问题很奇怪,却又更担心他突然的反常,“哥哥,你怎么了?”
    
     
他修习鬼道是为了保护你和自己,你从来没有怕过。你天生怕鬼,后来却也逐渐克服了恐惧。
    
     
不是不害怕,但是有比恐惧更重要的人。
     
    
   
他看着你,眼睛中莫名的情愫越来越明显,越来越赤裸。他一把拉过你,把你的脑袋按在胸前,在你耳畔亲昵道:“就算害怕也没关系。”
      
     
“就算你害怕,我也不会放开你的。”
      
      
你听着他有力又沉稳的心跳,他的胸腔滚烫,跟你的脸一样。
    
     
“我不怕你恨我,反正你只是我的。”
     
     
他握住你的脚踝,吻着你的眼睑,是他一贯掠夺式的霸道,就算知道你怕疼,也不会下轻手。
     
  
“……我不会恨你啊。”你轻声道。
  
  
他的身子僵了僵,埋在你肩窝上深吸一口气,然后把你拦腰抱起,穿过晚荷与清风,回到无人打扰的室内。
   
   
  
夏夜的风清亮温柔,不知何时落起了小雨。雨声清脆迷茫,你也在夏夜的清悦中,迷失了方向。
     
    
“你也只有我能吃,知道了吗?”
    
    
“…………”
   
       
并不想说什么,疼到哭泣。
    
    
迷迷糊糊间,十指相扣,意识沉浮,你听到他轻声说了句:“免得夜长梦多。”   
    
    
所以先下手为强?
    
    
  
这不能成为他之后派了一大堆凶尸住在你附近的原因。
  
   
    
你实在说不出话来,只能不停地点头,不停地胡乱答应。
   
   
   
夏夜软绵绵的,雨中竟然有些甜意,你睡得很安稳。
  
   
   

Fin.
       
  
薛姑娘人设  洋妹篇1  薛洋视角
      
薛哥的心路历程:原来我喜欢我妹妹→身体力行式告白→吃干净了就是我的,免得夜长梦多。
   
怕疼的薛姑娘:mmp。

评论(35)

热度(8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