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槿

已退魔道圈,取关随意。

头像@沈酒漱石,背景@一檀。

【江澄中心】往生人[三]

江厌离灵魂视角。姐弟中心。

总目录
        
           
江澄生在夏秋之交。暑气刚刚褪去,湖中依稀残留着温柔荷香,绚丽秋意晕染着澄澈远空。
        
     
阿娘披着浅色披风,抱着婴儿立于窗边,卸下了冷淡和傲气,眉眼难得柔和,目光中带着怜惜的爱意。
         
       
阿娘弯下腰来让江厌离瞧瞧熟睡的江澄,她说,这是你弟弟,今后你要好好照顾他。
        
       
江厌离看着那张粉琢玉雕似的小脸,心里软作了一湖秋水。她想,这是阿娘怀胎十月生下的孩子,是与她血脉相连的弟弟,她一辈子都要好好护着他。
       
    
好。她仰起小脸,认真地说。我会好好照顾弟弟,一辈子都会。
      
     
       
江厌离做到了,这一生,她都在护着江澄。
    
      
只是她的一生那样短暂,江澄所拥有的漫长人生,她终究是无力再去触及了。
     
        
    
     
江厌离陪在江澄身边这些年,看他披荆斩棘让云梦江氏蒸蒸日上,看他横眉冷目不假辞色,看他傲骨铮铮孑然一身。
       
        
江澄就如一把锋芒毕露的利剑,寒光凛冽,让人避之不及。
      
   
可这把剑没有鞘,终究是没有归宿,只能饮血斩暗,决绝狠厉,保护自己。
       
   
江厌离和魏无羡曾经是护着他的剑鞘。他们姐弟三人,磕磕碰碰地走在茫茫长路中,相互信任,相互扶持,可还是被拆散了。
     
      
更何况,其实是他们三人,亲手折断了鞘。
   
    
  
江厌离看江澄仔细擦拭着三毒,脸色阴沉,俊秀的眉目冷厉锐利。这些年来,他越来越阴郁,越来越冷傲,越来越孤独。
        
        
他本可以有父母庇护、姐姐照顾、兄弟扶持。可谁知一朝惊变,家破人亡,他怀着悲痛难平,忍着疲惫不堪,咬牙扛起重担,尽自己所能护住一家。
       
     
云梦江氏显赫一方,江澄更是威名远扬。可人们敬畏地看着三毒圣手时,很少会意识到,这个看似刀枪不入,冷酷无情的人,他是被逼着长大的。   
          
       
这其中的艰难辛酸,有谁会明白,又有谁会在意。
    
    
终究是意难平。
    
     
可江澄不稀罕别人的理解,也厌恶别人的怜悯。
   
   
更何况那些心疼他的人,大多已经不在了。
   
    
  
江厌离叹了口气,抬手摸摸他的脑袋。江澄的动作顿了顿,望了望四周,似乎有所察觉。江厌离试探着唤了他一声,他没有反应。
   
     
自四年前的中元节,江澄偶然听见她的声音起,每年的中元和清明,他便不眠不休地在莲花坞四处走,直到第二日晨光熹微,才疲惫地回到房间,开始处理事务。
   
   
江厌离却只能看着。
    
       
阴阳相隔,咫尺之遥,莫过于此。
    
      
    
今年江澄的生辰,一如既往收到了很多或名贵或普通的贺礼。他每次看都不看一眼,直接让人拖到库房。
  
    
虚情假意而已,他礼尚往来便好。
   
  
江厌离看着跪在祠堂的江澄。她想,现在的生辰于他来说,左不过是又离见亲人更近了一步吧。
    
    
为了江家,为了金凌,为了逝去的亲人,他要活下去。即使这条路让他痛得要命,他也要挺直脊梁,走下去。
  
   
她恍惚又看见了江澄少年时的身影,几近重叠,却又无法重叠。
  
   
她想起还年幼的江澄跟着她去眉山,他认生,怯生生的,却会礼貌地向人问好。长辈们夸他懂事,说他以后一定有所作为。
   
    
后来江厌离被许久未见的表姐拉去玩,江澄乖乖待在外祖母身边,还对她扬起一个笑容,说姐姐要玩得开心。
     
        
盛情难却,江厌离也还小,没有看透江澄的不安,只摸了摸他的头,就和女孩们去赏枫了。
   
   
她玩得尽兴,心里却始终惦记着弟弟,中途便折返了回去,不想却在山脚见到了江澄小小的身影。
   
  
江澄穿着紫色轻袍,抿唇到处张望着,迷茫得像是迷路的小兽。江厌离连忙过去,心疼地摸摸他发凉的小脸。
   
   
——阿澄,是在找姐姐吗?
   
  
——嗯,我担心姐姐。
   
    
江澄抬起脸望着她,声音软糯糯的,像是她刚刚尝过的莲花糕。
   
    
江厌离懊悔不已,她实在不该把江澄独自留在不熟悉的地方,陪着不熟悉的人。
   
  
江澄却像是看出了她的愧疚,握住她的手,对她露出一个干净笑容来。
   
   
——姐姐高兴就好。
    
              
           
   
江澄去相亲了。江厌离笑着陪他去,欣慰地想着弟弟长大了,如果有一位贤妻能陪他共渡风雨,帮他打理家务,他可能会比现在更幸福。
  
  
江澄一个个看过去,江厌离也陪着看过去。明丽活泼的,端庄温婉的,豪迈爽直的………江厌离一直很认真地帮他看,笑得比相亲的人还开心,即使他不知道她就在身边。
   
    
可江厌离看到他提的要求时,站在那里愣了很久。眼前遒劲有力的字,都模模糊糊碎了,支离破碎成莲花湖里一弯清浅哀愁的半月。
     
    
除了第一个要求以外,字里行间,都是她的影子。
     
   
——阿澄……是在找姐姐吗?
       
       
江厌离茫然了很久,像是再回到了当年那个红枫铺地的秋日,山间凉风温柔低语。
   
   
——那阿澄,开心吗?
  
  
怎么会开心啊。
      
    
     
直到江澄和相亲的女修不欢而散,神色阴沉地向外走去,她才蓦地反应过来。
    
  
“傻孩子。”
    
   
阿爹不爱,阿娘不疼,唯有姐姐呵护备至,毫无保留地爱他。江厌离很明白自己在江澄心里是何等的重要,她是他的剑鞘,是他的寄托,是他曾经触手可及的温暖。
  
   
曾经江澄不满金子轩,却为了她的幸福,放下成见,努力心平气和地与他相处。
    
   
江澄为了她什么都可以做。
    
        
可纵使他找遍这天下,也再找不出第二个姐姐。
   
   
    
“不要找了,阿澄。”江厌离轻声道。
    
    
  
这些年,他每每遇上修鬼道的人,便会狠决地用紫电去抽他们。他确实是痛恨极了那些人,可每次用尽全力一鞭下去,哪一次不是透着热切的希望。
   
   
江厌离何尝不知道他是在找魏无羡。
  
  
可他找不到。就算找到了,那也不是当年的魏无羡了。
    
       
    
江厌离看着那个孤傲的背影,像是看到当年那个倔强的孩子。
   
   
她心酸极了,眼泪顺着脸颊滑落。她对着他,一字一句道:“不要找了,你找不到的。”
    
   
   
纵使他找遍天下,也找不出第二个江厌离,第二个魏无羡,第二个江晚吟。
   
   
姐弟三人,最终还是走散了。  
   
      
  
TBC.
    
  
>>总目录  

说好这一章完结,然而……
  
下一章献舍羡上线。姐姐脾气再好,看见澄澄受委屈,也是要气的_(:з)∠)_
  
下一章干脆让我们假装这其实只是姐姐的噩梦。

评论(65)

热度(9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