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槿

已退魔道圈,取关随意。

头像@沈酒漱石,背景@一檀。

【江澄中心】往生人[四]

江厌离灵魂视角,原装羡上线预备中。

总目录
   
   
     
江厌离和魏无羡有个关于江澄的秘密。
    
     
从小到大,魏无羡便事事压过江澄一头,就连身高也是如此。不知何时起,便有人开始明里暗里嚼舌根。
         
      
自家人开玩笑姑且不说,魏无羡会笑眯眯地把几个师弟的头挨个敲一遍。可每逢遇见外人道江澄事事不如魏无羡,明明是少宗主却比不上自己将来的下属时,就不是敲脑袋这么简单了。
     
     
最激烈的一次冲突,魏无羡直接把那小公子揍成了猪头,真正是脸肿得他娘差点没认出来。
    
    
江厌离是最早赶过去劝架的,赶过去的时候,魏无羡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一脚踹翻对方,恶狠狠地揪住他的领子:“你他妈说谁没资格做家主?你再说一遍?嗯?”
    
     
江厌离愣了愣,猜出了来龙去脉,顿时哭笑不得。那边魏无羡还在揍,甚至骂出了云梦方言。
       
       
两家长辈问起来,小公子只哭着说是自己摔的,至于摔了几次才成这样子实在记不清了。
      
      
魏无羡倒是大方,直接承认是自己打的,气得阿娘脸都黑了,差点抽出紫电。
      
       
他认得爽快,但死活不说原因。 那小公子话都说不清楚了,问他为什么只会一个劲摇头。
     
    
回到家,阿娘发怒罚了魏无羡去跪祠堂还早抄家规。江澄欲言又止,知道阿娘怒气难消,就冷着脸回房去了。
      
      
江厌离犹豫着要说什么,就见魏无羡对她眨了眨眼。她无奈地笑笑,明白他的意思,便没再对任何人提过这事了。
       
     
     
有人能和她一起护着江澄,她很高兴。
    
   
    
后来江厌离去叫江澄吃晚饭,轻轻推门,便见他规矩地坐在桌边,神色认真地写着字。夕阳的橙光暖融融的,描绘出少年初显锐利的俊秀眉眼。
    
        
江厌离上前一看,便忍不住笑了起来。她当江澄这么专注地在抄写什么,原来是比对着魏无羡的字抄家规呢。
      
     
    
       
江厌离从来没有后悔过当年推开了魏无羡。她做不到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魏无羡死在眼前,哪怕她怨他害死了金子轩。    
   
       
她想,魏无羡比她有用多了,一定能护着江澄,帮着江澄,好好走下去。    
  
    
可是他没有。
    
   
   
他在江家的祠堂,当着爹娘的灵位,和蓝忘机一起攻击他曾经舍命护着的江澄。
     
    
江厌离冲到他们中间,挡在江澄的面前,声嘶力竭地阻止,可他们听不见她的声音。
    
    
她只能看着江澄受伤,看着曾经护着他的魏无羡攻击他。
    
    
她什么都做不了。
      
      
江厌离颤抖着退到爹娘的灵位前,捂着脸低声呜咽,心越来越疼,最后直接跪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祠堂里倏地安静了下来,微弱的烛光闪烁着,风转回廊,吹进隐约荷香。打斗的声音消失了,整个世界,好像安静得只能听见江厌离的哭声。
    
   
她抽噎着拭去眼泪,透过一片朦胧看着他们。祠堂里的三个人也都看着她,确切来说,是看着她在的地方。
      
        
“……姐…姐姐?”江澄的语气小心翼翼的,带着些许颤抖的期许。
     
       
他压抑着声音中绝望的渴求,却怎么也遮掩不住眼眶的通红。
         
      
江厌离愣了愣,顿时收住了哭声,只发出几声抽噎,眼泪仍是不停往下掉。
     
    
“师姐?师姐?”魏无羡难以置信地叫了几声,脸色惨白地向这边走了好几步,又不知所措地停在原地。
     
     
江厌离想,他是夷陵老祖,却也拿她这个孤魂野鬼没办法。
       
      
江澄怒道:“你有什么资格叫她师姐!”
      
      
魏无羡没有反驳,却和江澄一样颤抖起来。
   
   
他们就像是回到了当年见她受伤时的样子。
    
   
      
“……阿澄。”江厌离忍了又忍,声音却还是带着浓重的哭腔,“你的伤要紧吗?疼不疼?先去处理一下伤口,好不好?”
      
    
江澄的神色变得很复杂,锐利的眉眼似乎是软了下来,泛起了不想让外人见到的真实情绪来。
   
   
很久没人关心他了,他也许还没反应过来,却下意识道:“好。我没事,姐姐不要担心,别哭。”
      
        
“好,没事就好。”江厌离呜咽着点头,有些语无伦次起来,“姐姐,姐姐一直你身边,不要害怕。我会陪着你,你要多吃点饭啊,不要那么累,好不好?”
     
     
“好,好,我听姐姐的。”江澄低声道,转身去看另外两人,语气又暴躁起来,“不知礼数的到底是谁,出去!”
       
      
江厌离看过去,蓝忘机退到了祠堂外,魏无羡还愣愣地望着她这里,一脸欲言又止,带着期许和害怕。
      
      
害怕?江厌离记起来,他失手杀掉金子轩后,看见她时也是这样的表情,带着浓浓的愧疚和不安。
     
       
当年她去不夜天,不知道该对他什么,现在也同样不知道。要她说她不怪他杀了金子轩,不怪他伤了江澄?不可能的。可相反的话,她也绝对说不出口。
    
         
江厌离犹豫良久,回头看着明明下了逐客令,却冷着脸没有赶人的江澄,柔声道:“阿澄,姐姐陪你去处理伤口,好不好?”
      
     
她的语气格外温柔,那是她现在唯一能给江澄的安慰。
       
        
既然有人伤害他,就有人会护着他。
    
   
    
“好。”江澄勉强露出一个笑容。他常年便冷着脸,几乎没有露出过真正的笑容,以至于这个久违的笑显得有几分奇怪。
   
       
       
“对不起。”魏无羡突然开口道,他茫然地望着这边,重复道,“对不起,江姑娘,对不起……”
    
    
他连师姐都不敢叫了。
     
    
江厌离好不容易才忍住的心酸,又涌上了眼眶。
     
     
她想起她和魏无羡的那个小秘密,想起江澄帮他抄的家规。还有更早的时候,她去接从树上掉下来的魏无羡,去拉掉进坑里的江澄,她背着一个,抱着一个,姐弟三人一起回莲花坞。
    
      
她想起曾经莲花坞的静好岁月,他们都还未曾颠沛流离,未曾生离死别。
      
  
     
 沉默良久,江厌离哽咽道:“……阿羡。”
         
           
她看见魏无羡顿时红了眼眶,张了张嘴,无措地望了望沉默的江澄,想说什么又说不出口。
    
        
他们难得再聚,却是无话可说。
     
     
无论江厌离对魏无羡抱着怎样复杂的情感,她还是无法对这个弟弟冷然相对。
       
        
她低声道: “你好好保重,知道吗?”  
    
       
“好,好,我知道。”魏无羡惊喜地看看她又看看江澄,连连点头,生怕她没听见似的,重复了好几遍。
     
      
就像当年在不夜天,无论多难多不情愿,她让魏无羡停下,他还是立刻停下了。
       
      
“蓝湛,你先回去吧。”她听见魏无羡对着蓝忘机,也是对着江澄和她道,“我要跪祠堂,三天三夜,三年五载都没关系。”
      
     
蓝忘机一脸错愕,江澄轻蔑地哼了一声,极力掩饰着炽热目光中的喜悦。
      
       
魏无羡看着江厌离,即使在他看来这不过是透明的空气,但他的眼神专注而温柔,像是注视某种虔诚的信仰。
      
      
“我不走了,我就在这里。”
      
    
    
        
      
这几个月魏无羡一有空就到处翻藏书,熬得两眼通红,只是为了找到能让她现身的方法。
       
      
江澄对他没什么好脸色,但大概是想着她听得见,说话便客气了很多。
     
     
嗯……她觉得还算客气。
    
   
    
“蓝忘机天天在门口晃,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江家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江澄很烦躁,“你就不能让他滚……让他回云深?”
        
      
“没空。”忙着翻书的魏无羡很敷衍,“呃,哦……腿长在他身上,我有什么办法?”
    
    
江澄忍了又忍,还是怒不可遏:“你不觉得他这样像个思妇吗!”
    
      
“师姐听着呢。”
     
      
江澄顿时安静下去,低声道:“姐姐不必担心,我们会尽快找到法子让你……让你往生的。”
     
   
“傻孩子,不用管我。”江厌离轻声道,踮起脚来摸了摸他的脑袋,“……姐姐来这里,就是为了你啊。”
        
       
两人听不见她的声音,江澄有时候不知道说什么,魏无羡会絮絮叨叨说个不停,说得口干舌燥生怕她无聊。
    
      
神奇的是,就算他听不见她的话,两人也能把话题接下去。江澄在旁边听着,偶尔冷嘲热讽,和魏无羡斗起嘴来,看得她一直笑。
      
    
有时候她会产生一种什么都没变的错觉,直到发现自己不能一手牵住一个,也不能劝他们停下。
   
   
她才会猛然记起,他们是生者,而她只是死者。
   
       
       
今日魏无羡没接话,江澄奇怪地去看他:“……喂!魏无羡?魏无羡!”
    
     
江澄弯腰一看,才发现魏无羡已经撑着下巴睡着了。他累极了,俊秀的眉目间都写着疲倦。
    
    
江厌离下意识想去拿件衣服给他搭上,江澄已经把他扔到床上了。
   
   
“哎……师弟,别闹……”魏无羡皱了皱眉,迷迷糊糊地把江澄一逮,直接逮到床上来了。
       
         
江厌离看得出来,江澄没有抗拒,不然魏无羡很有可能会被扔到窗子外面去。
      
     
就像阿娘一样,江澄的温柔是特别的。
    
      
    
“魏无羡你他妈——”
   
   
“…江澄…对不起。”
     
    
江澄愣住了,呼吸急促起来,目光灼灼地盯着魏无羡。
     
     
“……我真的不是故意……在你洗澡的时候偷你…衣服的……”
    
     
“……………………”
    
       
江厌离笑起来,看着江澄的僵硬神色裂开,面无表情地挣开那只缠着他手臂的手,然后狠狠踹了他屁股一脚。
   
   
“滚!!”
   
   
江厌离看着恼羞成怒的江澄,忍不住去摸他的头,她真是,很久没看见江澄这样的真性情了。
    
   
“……谢谢你。”她轻声道。
     
   
魏无羡已经熟睡过去,疲倦面容上带着点笑意,像是做了什么美梦。
    
     
不知道梦里,有没有十里风荷,莲藕排骨。
    
   
   
江澄前脚刚出门后脚又折回来,烦躁地揉了揉太阳穴,索性在魏无羡刚刚坐的地方坐下,替他看起书来,神色专注。
    
   
江厌离陪着江澄坐下,摸摸他的脸。自她上次对他说了那些话后,他真的吃得更多,睡得更好,就连脾气也会尽力控制。
    
   
江厌离知道,江澄答应她的,一定会去做。
             
          
   
“傻孩子,为别人付出了,却偏偏不愿意让别人知道……”江厌离喃喃道,看看江澄,又看看魏无羡。    
   
   
一个两个,都这么要强,只会默不作声地把一切往身上扛。
       
    
云梦双杰,只是一场梦吗?她不想让那个承诺支离破碎。
   
     
江厌离等着能再和他们交谈,无论如何,即使会伤到他们,她也要说。她可以帮他们守住其他一切秘密,唯独这两个不行。  
      
    
       
夜幕降临,莲花坞点起盏盏花灯。江厌离看着窗外,迎着柔软碎光,坚定了眼神。
     
   
   
醒过来,才能守住真正的梦。
   
       
    
 TBC.
    
  
>>总目录    

剖析真相这里突然不知所措……所以就让虞夫人怼人中飙出真相吧!
   
欢迎收看下集:狂怒护崽飙方言的虞夫人

评论(94)

热度(1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