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槿

已退魔道圈,取关随意。

头像@沈酒漱石,背景@一檀。

【江澄中心】往生人[五]

感谢 @春熙 太太提的虞夫人怼忘羡梗! 原装羡上线。 
>>总目录

护崽的虞夫人:老娘不打草稿,骂你们的话也不重复!
传音的忘机琴:我他妈还可以再抢救一下吗。
    
        
     
魏无羡又带了蓝忘机进祠堂,不过事先征得了江澄的同意。江澄当然不愿意让外人进祠堂,特别是蓝忘机,可蓝忘机从云深带来了能了解江厌离现状的藏书。
     
    
他不喜承人恩情,但这事关江厌离。江澄从小便是这样,对外人冷着脸,对自己的人在乎得不得了。
   
   
江澄愿意为了江厌离委屈自己。
   
    
江澄望着两人离开,看着他刚刚还给魏无羡的陈情,上面的红穗在阳光下突然有几分刺眼。
  
   
他听不见她的声音,却猜到她大概会想什么,低声道:“毕竟是姐姐的事……”
     
  
江厌离摸摸他的头,温声道:“谢谢阿澄,辛苦你啦。”
       
  
他望着祠堂方向,仍是阴沉着脸,却露出了片刻茫然。有门生提醒他清谈会的时间到了,他抿了抿唇,犹豫片刻便动身了。
   
   
背道而驰。
   
     
             
江厌离心中不安,到祠堂时正巧看见魏无羡在给爹娘上香,可那炷香刚燃起火星,又立刻熄灭了。
 
  
魏无羡一愣,露出无措神色,又去点了一炷香,还是熄灭。  
  
  
气氛有些凝滞,就连烛火也忽明忽暗,迎来的风是刺骨的凉。江厌离越发不安,试探着叫了声:“……阿娘?”
   
   
没有回应。
  
  
魏无羡茫然了很久,蓝忘机沉默着帮他再点上一炷,这次竟然直接断掉了。
   
     
忘机琴倏地发出了急促响声,凄厉又刺耳,像是有人在宣泄着怒火。
  
   
江厌离神色一僵,她听见了阿娘的声音。
   
    
“两个没脸没皮的瓜皮!!”阿娘气得飙了方言,“老娘真是——”
  
     
“阿娘!”
  
   
“你别急着说话。”阿娘愠怒道,“我今天就要好好教训这个吃里扒外的混小子!”
     
      
蓝忘机诧异地望着忘机琴,在魏无羡投来询问目光后,沉默了一会儿,便开始向他转达阿娘的话。
    
    
    
“魏婴,你真是了不起啊,为不相干的人与世为敌,为不相干的人叛出江家。”阿娘声音尖锐狠厉,语气中带着滔天怒火,江厌离甚至能想象出她咬牙切齿,目呲欲裂的暴怒面容。
    
     
阿娘对魏无羡的语气一向是不耐和厌烦的,可江厌离是第一次从那里面听出了刻骨的恨意。
         
    
“好啊,这就是他江枫眠待之比儿子还亲厚的养子,是我虞紫鸢当年保下来的家仆之子!”阿娘冷着声音恨恨道,“可现在他对你失望透顶,我更是恨不得将你扒皮拆骨!”
                   
      
阿娘没有在威逼之下砍掉他的手来保全江家,这里面有很多原因,有一个她绝对不会承认。
     
    
她讨厌魏无羡,恨不得他立刻消失在眼前,可这孩子终究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她和江澄是一样嘴硬心软,不爱多管闲事,但对自己的人十分在乎。
     
    
她可以对他冷言冷语罚他跪祠堂,却绝对不会容忍别人动他半分。
     
   
可她保下来的这个人,却伤害了她的孩子。
   
     
         
忘机琴突然安静下来,祠堂里还回响着急促的琴音,那是阿娘尖锐的质问。
         
   
蓝忘机仍在向魏无羡转达阿娘的话,魏无羡一直愣愣地看着断掉的那两炷香,昏暗的烛光摇曳着,撕扯他茫然的影子,灼伤他空洞的眼睛。
  
  
       
良久,江厌离才又听见阿娘的声音。她似乎是平复了很久的情绪,还在微微喘着气。
     
  
阿娘冷笑一声,不屑道:“还有你蓝湛,真是让我长了见识,后生可畏啊!你进了我江家祠堂,当着亡者灵位伤害江家宗主,我看你不是在履行姑苏蓝氏的家训,而像是个不知礼数、不明是非的欠揍的瓜皮!”
    
    
阿娘气得又骂了方言,蓝忘机沉默着没说话,任凭忘机琴急促作响。
      
     
魏无羡颤了颤身子,低头道:“对不起,虞夫人……我也有苦衷。”
     
       
“你逞英雄,你有苦衷,你最无辜!江澄受的苦你不在乎,厌离丢的命你也不在乎!你还嫌把他们害得不够惨!”阿娘拔高了音量,嘶哑着嗓子怒吼道,“你还要我和江枫眠看你们,你要我们看什么?看你们伤风败俗,看你们伤害我们的儿子?!”  
      
       
江厌离竟是从阿娘愤怒的声音中听出了几分颤抖的哭腔。
    
   
阿娘出身仙门望族,为人高傲冷厉,脾气火爆,巾帼不让须眉。即使是对着儿女也少有温声细语,更别说是露出软弱的一面。
            
     
可再坚不可摧的人也有软肋,再铁骨铮铮的人也会怕疼。
   
    
看着自己的孩子被伤害却无能为力,对于一个母亲而言,是最痛苦的折磨。
    
       
   
“江澄咬紧牙关撑起江家,你却在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选择保温家余孽!你当年怎么答应我和江枫眠的,你的良心都拿去喂狗了?!
    
还是说死过一次后,我江家在你眼里只不过是不堪回首的痛苦过往?!凭什么你断得干净潇潇洒洒,却要留下江澄记着过往独自守着江家?!”
     
       
魏无羡呆呆地听着蓝忘机传达阿娘的质问,张了张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你想与过去断得干净?好,那我便问你,我江家为何几乎满门被灭?我儿子为谁失了金丹挨了戒鞭?我女儿为谁惨死?我孙儿因谁无父无母?”阿娘愈发怒不可遏,几乎是咬着牙怒吼道,“你这忘恩负义之徒,我当初就不该……滚,滚出去!!”
      
     
魏无羡愣住了,过了好久才艰难道:“为了我?江澄他…丢金丹…是因为我?”
    
   
他脸色惨白,踉跄着退后几步,蓝忘机扶住他,直直地盯着再没发出半点声响的忘机琴。
  
   
忘机琴安静了,魏无羡腰间的陈情却突然发出凄厉响声,随之而来的是强烈的戾气和阴冷的杀意。
   
   
   
“你们伤了江澄?”
  
   
江厌离呆呆地看着那个越来越清晰的人影,确切来讲,是不完整的魂魄。
  
  
“……阿羡?”
  
   
那人瞬间敛去慑人气场,转而对她露出一个潇洒笑容。他丰神俊朗,笑眼明媚,面容熟悉到令她心酸。
   
   
江厌离以为自己看到了那个还未历经生离死别,仍旧意气风发,喝着天子笑,调笑小姑娘的魏无羡。
  
   
潇洒不羁,锋芒毕露,明知不可而为之,却也愿意同江澄一起背着责任。
     
    
  
他注视着江厌离,眼眶似乎有些泛红。
   
  
“师姐,我回来啦。”
   
   
江厌离愣愣地看着他,即使困惑不解,她却下意识觉得这人才是她认识的那个魏无羡。
   
   
“阿羡,你……”
   
   
“待会告诉师姐。”他对她眨了眨眼,便去看那边呆住的两人。
   
   
他眯起眼看着另一个自己,上下打量着,目光中是毫不掩饰的冰冷和戾气,那是真正的夷陵老祖才能带来的压迫感。
    
     
“……我再问一遍,是不是你们,伤了江澄。”
    
      
     
TBC.
  
  
>>总目录
  
虞夫人方言小剧场——
  
“你个吃里扒外的死瓜皮,还假吧意思(假惺惺)来上香!老娘不捶死你不信虞!我现在想惨(甩)你两辣儿(耳光),莽起(使劲)把你一jo(脚)zua(踹)飞,爬远些!”
   
蓝湛:我就没一下说这么多话过。

江枫眠:三娘子冷静一下,让我也说几句成不……嗷!!

评论(247)

热度(1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