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槿

已退魔道圈,取关随意。

头像@沈酒漱石,背景@一檀。

【江澄中心】往生人[六]

江厌离灵魂视角。羡澄,谢绝KY
>>总目录
私设:魏哥魂魄被封印在陈情里,献舍羡只是小部分意识。       
  
江枫眠:挣扎着怼了一下          
虞夫人:你这战斗力不行     
         
          
            
江澄回来的时候正巧撞上魏无羡和魏无羡对峙。确切来讲,是前世的魏无羡和重生的魏无羡——更多的是莫玄羽。
     
      
魏无羡生得一张俊俏的笑脸,弯弯桃花眼便是入骨的风流。可此时此刻,他眉目间只有令人不寒而栗的戾气,晃一晃手中的陈情,便是当初威震四方,号令万鬼的夷陵老祖。
    
   
“你凭什么伤江澄?”他眯起眼看着那边的莫玄羽,冷笑道,“小子长大后叛逆了,居然敢动老子的人。”
        
      
蓝忘机握紧身旁人的手,道:“既是同体魂魄,理应同心同德。”
       
       
“同心,同德?”魏无羡把目光移到蓝忘机脸上,语气凉凉的,“与我同心同德的是我情同手足的师弟,跟你有何关系?”
        
         
江厌离正要说话,却见一个人影立在了祠堂门边。
      
     
江澄负手站在半暗半明处,风吹得他的袍角猎猎作响,紫色的莲花纹晦暗不明。
      
    
他阴沉着脸盯着那个半透明的魂魄,目光灼热,像是深入骨髓的怨恨厌恶,又像是失而复得的欣喜若狂。
      
      
这个人才是云梦魏无羡。
       
      
江澄盯他半晌,最后冷冷道:“谁他妈跟你同心同德了。”
      
      
魏无羡敛去复杂神色,露出一个有些僵硬的笑容,道:“我们不是,云梦双杰吗。”
    
     
这个称号太过陌生而久远,像是浮起莲花湖水雾的模糊梦境中,奋力抓住却留不下的那个人。
      
     
江澄愣住了,旋即咬牙切齿地怒视着魏无羡。有那么一刻,江厌离以为他会露出一点微笑。
   
   
“魏无羡,你早就不是我江家的人了。这是你自己选的。”
    
    
魏无羡有些茫然地眨了眨眼,笑容变得悲哀。他轻声道:“江澄,你也没有选我。”
     
     
乱葬岗围剿,是江澄凭着对魏无羡熟悉到骨子里的了解,按照他的弱点制定了战略。
      
    
曾经能把后背交付给对方,舍命相护的两个人,隔着千军万马,隔着爱恨交织,站在了对立面。
    
    
江厌离知道,江澄可以把命给魏无羡,但是江家不行。同样的,魏无羡可以舍命护着江澄,但不能背离自己的道义。
      
       
他们可以尊重和理解对方的决定,却始终难以释然。
   
        
谁都不愿意做被抛弃的那个人。
       
  
  
这边被蓝忘机扶着的莫玄羽苍白着脸,低声道:“云梦双杰,上辈子就没了。”
     
      
魏无羡嗤笑一声,斜睨着对立面的两人,漫不经心地把玩着陈情,红穗缠绕在他骨节分明的手指上。
   
   
他不屑道:“是吗。”
   
   
他看上去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可那由内到外,猛然迸发出来的气场却是冰冷可怖到了极致。
     
     
不完整的魂魄没法发出攻击,但可以施加威压。
      
      
江澄恨极了魏无羡肆无忌惮的鬼修戾气,骂道:“要发疯滚外面去!姐姐还在这里!”  
   
     
“阿澄,我没事……”虽然知道江澄听不见,江厌离还是下意识安抚道。
   
  
魏无羡神色一僵,瞬间收敛了充满敌意的气息,盯着莫玄羽的目光仍然是阴狠的。
      
        
恼怒,痛恨,怜悯。像一团燃烧的炽热活火,灼伤别人,也在折磨自己。
      
      
“你还觉得你不欠江家的吗?”他的表情很奇怪,像是在讽刺莫玄羽,又像是在自责。
        
        
    
“他已经被逼死过一次了。”蓝忘机护住沉默的莫玄羽,冷冷道,“不要欺人太甚。”
      
    
纵使是江厌离,听见这话也忍不住恼火起来。到底是谁欺人太甚?
    
   
“到底是谁欺人太甚?”魏无羡还未说话,江澄已经摩挲着紫电,阴沉道,“含光君的手伸得真是长,居然跑到别人家里指手画脚!不管你在外面如何,我江家的人,还轮不着你来教训!”
       
      
他说完后愣了愣,瞥了魏无羡一眼,发现他在看自己。
    
    
眉梢带笑,嘴角上扬,神色熟稔得好似没有过任何隔阂。
    
    
   
     
祠堂有片刻的宁静,风声飒飒,吹落了枝头的银杏。忘机琴陡然又清脆作响起来,蓝忘机神色一僵,握紧了莫玄羽的手。
    
     
“我夫人请两位出去,你们没听见吗?”
    
   
江厌离失声惊呼:“阿爹!”
   
   
今天是什么日子,先是阿娘显灵,又是魏无羡觉醒,现下连阿爹也来了。
   
    
“嗯。”阿爹温声答应,“辛苦你了。”
  
  
江澄不明所以,听见蓝忘机向莫玄羽传达阿爹的话后神色陡然僵硬,就连着气息都有几分乱了。
    
     
“这里是江家莲花坞,不是云深不知处!”阿爹的语气比阿娘温和许多,却也带着分明的怒火,“不过你们连死者都不放在眼里,看来也不能指望你们对生者能有多尊重!”
     
    
这便是在指责他们当着死者的灵位伤害江澄了。
    
   
江澄愣了片刻,常年布满阴霾的脸闪过几分真实情绪,目光中压抑的是同幼时相似的渴望。
   
  
期望被父亲关心,被父亲认可,被父亲维护。
     
   
  
“明知不可而为之……魏婴,你真的是,明知不可,而为之。”
   
   
 阿爹对着魏无羡一向是温和亲切的,可现在他的语气冷得很,陌生得很,带着无尽的失望。 
    
   
没有哪个父母能忍受自己的孩子被人如此伤害。
   
  
莫玄羽惨白着脸,看了看江澄,又望了望静静凝视他们的灵位,动了动唇,说不出话来,拉着蓝忘机向外走去。
    
     
江澄只冷笑一声,连失望的情绪也没有了。他皱眉看了沉默的魏无羡一眼,沉声道:“你们不是一起的?”
   
        
魏无羡回过神来,连忙摆手,道:“我是会做那种事的人吗?”
    
  
“有什么事你不敢做。”江澄讽刺地笑了一下,顿了顿,又低声问,“你能听见他们的话?”
   
  
魏无羡点点头,犹豫了一会,却是不敢主动向阿爹和她搭话。
  
  
阿爹突然道:“阿澄,你做得很好。”
    
     
他还活着的时候,几乎没有对江澄说过这话。
   
   
现在他说了江澄梦寐以求都渴望听见的话,语气中带着感慨和欣慰, 含着心疼和愧疚。 
    
    
可惜江澄听不见,他只是站在那里,带着隐隐的茫然和不安。现在他自然不缺敬畏和认可,可他始终是那个沉默着攥紧拳头,渴望父母关怀的孩子。
      
    
魏无羡连忙向他转达阿爹的话,声音有点颤抖。
    
   
“你娘和我,我们都为你感到骄傲。”阿爹低声叹息,声音温柔,“这么些年,辛苦你了。”
      
    
听见魏无羡转达的话后,江澄沉默了很久,他脊梁挺直,脸色阴沉,依然是那个骄傲明烈不容侵犯的江宗主。
     
   
但是江厌离分明听见,他紧紧抿着的唇间,发出了一声极低的呜咽。
     
      
江澄振兴江家,威名远扬,天下人看在眼里。他不在乎天下人的目光和评价,他只求问心无愧,也只希望那几个人能看见。
    
    
他希望他们可以看着他,告诉他,他是他们的骄傲。
    
    
“父亲放心,阿娘放心。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江澄一字一句道,目光灼灼,声音铿锵有力,“我在一日,江家便是威震天下的名门。”
      
       
“……好孩子,你要好好的。”阿爹又叹息一声,轻声道,“阿澄,你从来都没有让我们失望过。”
      
      
  
你一直都是我们的骄傲。
  
  
    
直到阿爹的气息都渐渐退散了,江澄还伫立在那里。
  
   
江厌离抚一抚他的脊背,温声道:“你看,你真的做得很好。”
   
   
魏无羡把她的话转述给江澄,还补充了一句:“特别好。”
     
    
江澄一言不发,江厌离看见他眼眶泛红。
   
     
   
      
“万鬼反噬的时候,陈情吸附了你的魂魄,保护了你?”江厌离有些困惑,想想刚刚失魂落魄离开的两人,“那和含光君一起的人是……?”
     
       
魏无羡本来笑吟吟地看着她,听到这话后神色僵了僵,咬牙切齿道:“我实在不想承认那是我,但他身上确实有我的意识。”
        
       
他一脸深恶痛绝,看上去恨不得咬舌自尽。江厌离噗嗤一声,笑道:“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我……”魏无羡望着祠堂内闪烁的烛火,语气突然沉了下去,“……先跪个十天半个月吧。”
       
    
魏无羡的魂魄被封印在陈情里,十三年来一直昏昏沉沉的,少有清醒的时候,今天他是被阿娘的怒斥吓醒的。
        
         
        
“就算跪上十年半载,也没人会原谅你。”江澄这才冷冷出声,扬脸道,“姐姐说什么?”
       
       
他的语气硬邦邦的,带着几分不情愿。倒是让江厌离想起幼时,魏无羡生病时,他板着脸说滚去睡觉的样子。
    
      
魏无羡看了抿唇微笑的江厌离一眼,道:“师姐说江宗主可威风啦。”
        
        
“……”江澄拿不准他是不是在开玩笑,岔开话题道,“你有什么法子能让姐姐……往生?”
      
       
江厌离立刻摇头,魏无羡会意,诚恳道:“师姐就是为你而来,没人能改变她的决定。”
      
      
江厌离的性情像阿爹,骨子里也有阿娘的倔。
      
      
魏无羡说着,又双手合十,低头向爹娘的灵位郑重拜了三下。烛光迷离着扑到他脸上,江厌离看不清他的目光中是怎样的情绪。
    
    
江厌离怨魏无羡害死了金子轩,却狠不下心真的恨他。毕竟这么多年,她是真的把他当成了弟弟。
    
    
她没办法对着语气小心翼翼到了极点的魏无羡冷眼相待。
        
       
江澄的情绪更分明也更复杂,他恨魏无羡,恨得想用紫电抽他,让他跪在祠堂日夜忏悔。
      
     
然后再让他穿回箭袖轻袍,佩上清心银铃,以无言的傲然姿态告诉天下人,魏无羡是他江家的,他不允许外人动他分毫。
     
     
   
“笑一笑吧。”  
    
   
江厌离和魏无羡的声音陡然重合在一起。
     
     
江厌离摸着江澄紧皱的眉头,无论怎样去抚平,也没办法让他松开眉头,更没办法抹去他眉目间的阴翳。
     
   
魏无羡复杂地看了江厌离一眼,重复道:“江澄,笑一笑吧。”
    
    
他明明是笑着的,目光却有几分难以言说的难过。
      
    
江澄冷冷道:“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没心没肺?”
     
     
“……师姐在看你。”魏无羡道,“她想抚平你的眉头。”
    
     
江澄一愣,眉头皱得更紧了。他盯了魏无羡一会儿,确定他的神色不是在开玩笑。
     
    
魏无羡迎着他带着厌恶的阴沉目光,神色有些僵硬。要是以前,他大概会嬉皮笑脸地搭着江澄的肩膀,神色自然地开他的玩笑。
  
  
“江叔叔和虞夫人,一定也想看你多笑笑。”魏无羡道。
    
         
“你有什么脸提他们?”江澄狠狠剜他一眼,紧皱着的细眉却是慢慢松开了。
      
   
他僵了一会儿,扯了扯嘴角,勉强露出一点笑容。
    
   
大概是许久没有真心笑过了,他的笑容有些奇怪。
   
   
江厌离便也笑起来,一边笑着摸他的脸,一边忍不住流下眼泪。
     
    
“好孩子,好孩子。”她哽咽道,声音被晚风剪成细碎的悲泣,“……有人看着你,我们一直都看着你呢。”
   
  
她只是想让江澄知道, 他不是独自一人,他们一直都在注视着他。
   
   
就算有一日她往生离去,她也会在那里一直看着他。  
   
   
江厌离只是很难过,因为她始终没办法,再继续护着江澄。  
   
     
    
         
TBC.
  
 
 >>总目录

江枫眠:明知不可而为……嗷! 
   
虞夫人:MMP江枫眠你挫爆了!爬开些,让老娘来决(骂)瓜皮!!
 
  
我觉得还是上一章虞夫人怼着爽【不

评论(113)

热度(1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