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槿

已退魔道圈,取关随意。

头像@沈酒漱石,背景@一檀。

关于江家姐弟的碎碎念

开始写《往生人》的时候就想说的话。
  
原著对江氏姐弟的互动描写实在非常少,掰着手指头都数不出几处,更多的是魏无羡和江厌离。
  
血洗不夜天,很多人都心疼魏无羡,他连累了师姐心里该多愧疚多绝望啊。是的,他一定非常痛苦,心都要疼死了。
  
  
那么江澄呢?

死的人是他的亲姐姐,为了救他的挚友,死在他怀里。

江澄的痛苦绝不亚于魏无羡,包括愧疚。他没能保护好姐姐,姐姐就死在他眼前。那种极致的后悔,会折磨他一辈子。
   
  
有人说江澄不该这么恨魏无羡,他是无辜的,他也悲痛,他也不想连累师姐。
 
这种时候,作为一个有亲姐还有关系特好的表姐妹的人,我他妈非常想说:江厌离对江澄来说是无可替代的人至关重要的姐姐为了救别人死了,谁他妈有资格要求他江澄不怨恨。
  
我想问问有关系特好的兄弟姐妹的人,如果有人伤害他们,哪怕只是一丁点,你们作何感想?

小时候就几个孩子调皮欺负我表妹,没啥事也不过分,但记得当时想打人:)

魏无羡是很痛苦,我也心疼他。但有的人仿佛只允许他痛苦失控,不允许江澄憎恨发狂?
    
    
江澄缺乏父母的关爱,同时缺乏一种家庭幸福的安全感。这种环境下,江厌离是唯一毫无保留爱他的家人,是他的救赎。

我不缺爱,但我姐姐对我来说就非常重要并且非常特别了,更不用说是缺爱的江澄。
  
姐姐不仅了解他,也理解他,更包容他。
 
江厌离是江澄的鞘,是最能给他安全感归属感,给了他爱又能让他寄托爱的人。
  
江厌离在江澄眼里是最温柔的,最善良的,最美好的。他觉得姐姐是天底下最好的人。

这就像一个常年在黑暗里跌跌撞撞的人,贪恋着手里那一丁点的暖光。

可他唯一的救赎,就消失在他眼前。
    
  
难以想象,江厌离死的时候江澄该有多绝望。原著就一句江澄还没反应过来。
  
没反应过来=逃避=不接受。这是一种最基本的自我保护反应。

我有过这样的经历,所以能理解那种茫然的空洞,好像整个人都跌进了混沌的世界,悲痛是缓慢着碾压过来的。
  
但是逃避没有用,江厌离的身体就在江澄怀里冷下去。刚刚失去姐姐,他就得站起来,护着江家。

这他妈,难道还不够绝望痛苦吗?江厌离这么特别,他失去她简直比失金丹挨戒鞭要痛上千万倍。

那简直是痛不欲生,却不能求死。
   
 
再没有人会如此了解包容他,再没有人会如此关心爱护他。

再也没有人会穿过莲香端着热汤,弯弯眉眼,对他温柔道:“阿澄。”

失去了就是失去了,最后什么都留不下。
   
       
江澄最不愿醒来的梦里,一定会有姐姐温柔的眉眼吧。

他把这份最温暖的亲情,小心翼翼地藏在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当金凌问起母亲,江澄的语气也许会难得温柔,像是对待稀世珍宝一般。
    
  
“你娘,是天底下最好的人。”
   
        
    
扯回开头,所以写《往生人》就是基于这份非常戳我的亲情,真心希望澄澄能开心点。

在这个梦里,江厌离会摸着江澄的脑袋,对他温柔微笑。
 
   
“我家阿澄,真的特别好呀。”
  
   
   
  
表白最好的江家姐弟。

评论(49)

热度(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