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槿

已退魔道圈,取关随意。

头像@沈酒漱石,背景@一檀。

【江澄中心】往生人[七]

江厌离灵魂视角。羡澄,谢绝KY。
含不夜天回忆杀,双杰和解,OOC我的。
>>总目录
    
   
晚风吹散了暑气,晚霞晕染十里风荷。花深处依稀能听见采莲歌,那么轻,那么柔,像是怕惊扰了谁人的清梦。
        
     
睡梦中的江澄眉头紧蹙,他伏在桌上,右手紧握着刚刚温宁给他的随便,颤抖的呼吸拂过那把保护过所属也斩断了羁绊,却留下千丝万缕扯不清孽缘的剑。
   
    
莫玄羽肯定没有告诉温宁江澄失丹的真相,不然他也不会硬着头皮闯进江家,不会怒斥江澄说他永远也比不上魏无羡。
        
    
刚刚江澄拿着剑发狂一般在莲花坞内跑,遇人就让他们拔。他神色阴沉冰冷,目呲欲裂,像是中了魔怔。
      
     
江厌离知道江澄听不见,但还是叫着他的名字在他身后奋力追赶。她想夺过剑扔到地上,握住他的手。
        
      
他那么要强的一个人呀。
       
         
可江厌离怎么追他也追不上,怎么叫他也听不见。她一边奋力追赶着,一边哭了起来。
    
    
   
如果当初魏无羡知道江澄失丹挨戒鞭是为自己,他会不会多为江家考虑收敛傲气?
   
   
如果当初江澄知道魏无羡剖还金丹,没了灵气只能用鬼道,他会不会不那么恨他?
    
  
他们两人间的纠葛理也理不清,藕断丝连,仍是密不可分。
    
    
 
    
“…师姐。”
  
  
江厌离回过神,发现魏无羡正倚在门口,眼巴巴地望着她。她会意,摸一摸江澄的脸,走了出去。
   
  
魏无羡不能在外人面前现身,之前一直跪在祠堂里翻阅古籍——莫玄羽和蓝忘机送来了很多。
   
  
   
两人去了湖心亭。这里很隐秘,也只有还没出生就入门的嫡系子弟知道这里。
   
       
嫡系子弟……江厌离垂下眼帘。那些跟在她身后撒着娇要喝汤,一天到晚没个正经的师弟们,都在莲花坞覆灭的那场大火里,无声地湮没了。
    
    
    
莲深处很安静,她能听见鱼儿戏水的声音,风吹过水芙蓉的声音。温柔的宁静,仿佛还是年少无忧无虑的岁月。
  
  
“江澄知道了?”
  
  
江厌离点点头。江澄没有去祠堂质问魏无羡,只是在门口停留了很久。他紧紧握着随便,用力到指尖滴血。
  
   
魏无羡沉默了一会儿,又抬手揉了揉脑袋,笑着道:“我真他妈失败啊。”
   
    
谁都护不住,谁也救不了,一事无成,万人唾骂。
   
   
江厌离去拉他的手,轻轻地握住。他们的手心一样冰凉,那是魂魄的温度。
   
   
当年的魏无羡天赋异禀,灵力过人,思维敏捷灵活,就算偷懒逃课却也能甩用功的人老远。
    
   
他当年多么意气风发,明媚骄傲呀。
  
  
好好的,怎么就走到这种地步了。
    
     
“我活该魂魄离散,活该不入轮回。”魏无羡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凄凉的声音在安静得湖心亭显得格外突兀,“师姐,我杀了金子轩,害死了你,还失控杀了好多人。我罪不可赦。”
  
  
江厌离一阵心酸,差点忍不住眼泪。
    
   
   
她早些年在江澄的梦境中看见过魏无羡血洗不夜天时的记忆。
    
   
冷剑热血,杀声震天。那时江澄抱着她已经冰凉的尸体,眼神空洞,神色麻木,嘴里呢喃着“姐姐”。
   
    
他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那该是有多悲痛,多绝望呀。
  
  
可是有人在推他,有人在喊他,晃他的肩膀让他振作。她看着江澄抱着她的尸体站起来,缓缓拔出三毒,紫电凌厉,他的目光是炽热的恨意。
   
   
江厌离从来没觉得那一身箭袖轻袍这样刺眼过。
   
   
当初她夸过江澄穿沉稳的宗主衣袍好看,矜傲明烈。可现在她只看见,千万斤沉重的枷锁,禁锢压迫着江澄,让他喘不过气来。
     
   
他都要崩溃了,却还是要咬着牙背负重担,护住一家。
    
    
即使这个家已是历经生离死别,变得面目全非。
   
   
即使这个家,从她为了救魏无羡而死的那一刻起,便已经彻彻底底支离破碎。  
    
  
  
江厌离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只能伸手抱住魏无羡,像是抱着当年那个因寄人篱下感到不安的孩童。
  
  
她没办法说原谅,也没办法说怨恨。
  
  
好累啊。江厌离闭上眼,带着莲花清香的晚风拂过脸庞,温柔又暖和,像是回到了阿娘的怀抱。
   
   
可是江澄比她还要累呀。
  
  
   
  
“……你在这干什么?”
  
 
一道低哑的声音打破了宁静,江厌离睁开眼睛。
   
  
江澄面无表情地站在舟中,眼眶通红。他四处望了望,道:“姐姐也在?”
  
  
“赏花呀。”魏无羡连忙坐直身子,背着他擦了把擦眼泪,假装打着哈欠转过去,“师姐也在。”
  
   
“哼,是闲得发慌吧。”江澄讥诮地冷笑一声,顿了顿又急忙补充道,“我不是说姐姐。”
   
   
江厌离这才笑了笑,柔声道:“姐姐知道。阿澄怎么来啦?”
  
  
魏无羡把她的话转述给江澄。江澄没回答,径直进了亭子,靠在攀着藤蔓的石柱上,抿唇斜了魏无羡一眼。
  
   
“…你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这话,江澄也问过莫玄羽一次。
  
 
他醒来后,江澄对他说的话大多是讥讽痛骂。突然这样正经地问了一句,魏无羡还有些意外。
  
   
他思考了一会儿,看着江澄,诚恳道:“你是不是……瘦了?”
    
  
江澄也愣了愣,看着他的目光有些复杂,下意识嘲讽道:“……我吃得饱睡得好,不劳夷陵老祖挂心。”
   
  
“哎呀,又在胡说了。”江厌离无奈地叹口气。她这十三年看得明明白白,怎么会不知道他过得好不好。
   
  
魏无羡笑笑,撑着下巴仰头看他,语气有些沉:“那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魏无羡的眼睛中带些笑意,藏着柔软,语气轻快,又带着咬牙切齿的意味。
  
   
江澄被他这么看着,反倒放下了心防,目光中的怒火喷薄而出。他冷笑一声,咬牙切齿道:“魏无羡,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特别伟大?”
   
  
魏无羡一愣。
  
  
“好事都被你做尽了,做了坏事却每每总是身不由己!你有难言之隐,你有苦衷,你凭什么……凭什么不告诉我?!”
      
   
凭什么让他连恨都不能理直气壮。
  
  
魏无羡动了动嘴唇,看江澄一拳砸在石柱上。那么用力,像是在发泄他的怒火和痛苦。
  
  
都砸出血了,那该是有多疼。
  
 
魏无羡仿佛被那殷红的鲜血刺激到了神经,蓦地站起身,急急忙忙去拉他,但是碰又碰不到,便忍不住骂道:“江晚吟你是不是傻,你当自己的手是三毒还是紫电啊?!”
    
    
酝酿了很久的情绪突然被他这么打断,江澄愣了愣,怒道:“关你什么事,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江澄伸手推他,结果摸了个空。魏无羡自觉地后退几步,就这么静静地看着江澄。
  
  
这样的目光,没有让江澄冷静下来,反倒让他更加激动起来。
   
  
江澄自己都没有发现魏无羡的目光有多熟悉,也没有发现,接触到这样的目光,他便会下意识地卸下冰冷的盔甲来。
  
   
“你欠我们江家多少?我不能恨你吗?凭什么现在我好像还对不起你一样?!”
  
  
魏无羡眨了眨眼,轻声道:“你是为我失的金丹,挨了戒鞭……江澄,你当然可以理直气壮地恨我。”
  
 
江澄愣住了。
  
 
  
天渐渐昏暗下来,有浅淡而温柔的萤光在荷间游曳。不远处灯火迷离,朦胧成等候归人的道路。
    
   
“你是江叔叔和虞夫人的独子,是师姐的亲弟弟,是江家的宗主。你的命多金贵啊,比我值钱多了,你凭什么……凭什么要为了我去送死?”
  
 
江厌离看不清魏无羡的脸,却听得出他的哽咽。
  
   
江澄抿着嘴唇,别过目光看着闪烁的萤光,攥紧了拳头没说话。
  
 
“你看,还是我欠你多一些,我都还不清。”魏无羡又走近几步,注视着沉默的江澄,温声道,“所以你,完全可以恨我呀。”
  
 
魏无羡从来没有这样对江澄说过话。
   
   
现在他就像是在诱导江澄恨他一样,语气温柔到令江厌离心酸。
  
 
恨他吧,他欠江家的。这样他就有理由留在莲花坞了。
  
 
这样他就有理由回家了
     
    
    
“废话!我当然该恨你!”江澄转过头来,目光中是灼灼恨意,“说要扶持我扶持江家的是你,到头来丢下我背叛江家的也是你!魏无羡,你凭什么……你把我当傻子一样玩吗?!”
  
  
江厌离愣住了,魏无羡也愣住了。
  
  
江澄咬紧嘴唇,表情和语气都凶狠极了,却是流下了眼泪。
  
 
江厌离急忙去摸他的脸,想给他擦眼泪,又碰不到,只能道:“阿澄,没事,没事,别哭…”
  
 
“……对不起。”魏无羡沉默了一会儿,道,“我食言了。”
   
  
锐利的杏眼化作了冰雪消融的澄澈湖水,泛着最真实的情绪。江澄哽咽道:“明明是你自己说的……”
  
   
  
魏无羡的笛子他一直都藏着,魏无羡的话他一直都记着。
  
 
莲花坞没有养狗,金凌的仙子都不让进,就好像在等待一个随时会归来的人。
  
  
江澄会把最珍视的,小心翼翼地藏在最柔软的地方。 
    
  
   
魏无羡走近几步,仗着江澄碰不到他,直接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虽然碰不到实的,但好似真的能传递思念和温暖。
  
  
“江澄,我回来了。”魏无羡看了江厌离一眼,得到她肯定的目光后,继续道,“江宗主,我就在这里。”
     
  
——我就在这里,就在你眼前,就在你身边。
   
     
   
晚风淡淡吟唱,荷香清新温柔。朦胧的萤光中,江厌离仿佛看见爹娘站在江澄身后,一人搭着他一边肩膀,对着自己微笑。
  
  
  
——你从来都不是独自一人。以前不是,现在不是,将来也不会是。
   
   
    
  
TBC.
    
  
 >>总目录
   
无法想象姐姐死的时候江澄有多崩溃……想想就心疼QQQWQ  
  
如果虞夫人真的在澄澄身后,她大概会给魏哥一个回旋踢。【不许笑这明明很严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上章好多人对蓝二的怨念都很大呀2333333我觉得他为了护cp真的…啥做得出来。    
  
啊哈哈哈感觉这章ooc到飞,抱头蹲墙角。还是打滚求心心推荐评论,mua!!

评论(84)

热度(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