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槿

已退魔道圈,取关随意。

头像@沈酒漱石,背景@一檀。

【江澄中心】往生人 [八]

江厌离灵魂视角。羡澄,谢绝KY。
>>总目录
本章含刀,使用BGM更虐心喔
    
     
魏无羡是真正意义上的回家了,不过他还得继续跪祠堂。
    
    
魏无羡爽快地答应了,又扒着江澄的肩膀,嬉皮笑脸地问他能不能一起睡。反正也没人敢接近宗主的卧房,美曰其名,避人眼线。
    
   
江澄:“滚!”
   
  
江厌离无奈笑笑,魏无羡会听才怪。
  
  
她看着江澄沉着脸骂魏无羡,魏无羡倒是甘之如饴,一直笑眯眯地看着江澄,直看得江澄浑身不自在想离他远点。
    
   
大概是补偿吧。江厌离很欣慰。这才是她熟悉的那个会和江澄胡闹又护着他的师弟。
   
   
犹豫片刻,江厌离还是没跟上他们。她微笑着目送他们远去,像是送别当年去云深修习的两个小少年。
  
  
这次不是他们要离开,而是她该走了。
   
    
她不想又一次,消失在江澄的眼前。   
   
    
    
   
江厌离在莲花坞里游荡,最后走到了厨房。虽然早已不是原来的模样,但大体格局没有改变,江澄把和她有关的一切都保得很好。
  
  
她怀念地看看这里,摸摸那里。她看见一旁摆着刚采摘下来的莲藕,清水盈盈,勾起了她模糊的记忆。
   
  
四下里没人,阳光静悄悄的。江厌离犹豫着,伸出手去拿起莲藕,然后手法熟稔地烧水,拿刀,煮排骨。
   
  
厨房里隐约飘起了莲藕排骨的香味。
     
    
她从前几日起就能触碰到没有生命的实物。这不是什么好迹象,反倒像是在催促她尽快完成心愿。
    
    
她做了三个人的份。江澄的,金凌的,魏无羡的。这该是很累的,但她一点也不觉得。
   
   
江厌离很满足。这是她能为他们所做的,最后一件事情啦。
   
     
    
她刚把三碗汤放进盘子里,一个家仆就急忙忙走过来,一边埋怨告假的厨娘,一边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三碗飘着热气的汤。
    
   
家仆只思考了一下就得出结论,于是他端起盘子喜笑颜开地往书房跑。
   
  
江厌离急急忙忙道:“哎,小心不要洒出来了!”
  
  
那人的步伐顿了顿,疑惑地左看右看,嘀咕了句什么,放缓了脚步。
      
   
江厌离看他端着汤离开,茫然很久,不知道该做什么。她只慢慢地往回走,走到自己的院落里去。
     
   
她想见江澄,但不敢去。
  
   
    
江澄一直把她住过的庭院保留得好好的。
  
  
风吹起荷香,轻轻萦绕在她身上,枝头的鸟嬉笑着,又落在一旁歪着脑袋注视她。
  
  
像是欢迎她的归来,又像是祝福她的远行。
  
   
她喜欢素净的花草,庭院里只有梨树和银杏。春天已逝,秋日未至,梨树安安静静的,银杏倒是泛着清新的绿色。
 
   
小时候他们在银杏叶上留字,她记得江澄写了她名字的那片叶子,周围已经微微泛着柔美的黄色,中间却还是清新的绿。
         
  
那片银杏叶一直被她收的好好的,她裁了淡紫色的香囊放在里面,嫁去金麟台也仍是贴身带着。
  
  
可她后来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大概是在不夜天的混乱中丢失了吧。
  
  
有些东西,再怎么想紧紧抓住,也是会逝去的。
   
 
   
  
院落里静谧无声,那阵急促的脚步声显得格外突兀。
  
  
江厌离转过身去,江澄仍是沉稳冷淡的模样,气息却有些不稳。
  
  
他们静静对视着,隔了那么多苦痛的岁月。
    
  
   
“阿澄。”江厌离下意识露出笑容,轻声道,“你能看见姐姐啦?”
            
        
江澄还未反应过来,布满血丝的杏眼直愣愣地盯着江厌离。他动了动苍白的唇,哑着嗓子叫了声“姐姐”,便再说不出话来。
         
       
江厌离抬起手,仔细地勾勒起他的眉眼,勾勒出他年幼时的青涩、少年时的矜持、青年时的孤傲……她端详着江澄,看到他经历的腥风血雨和眉目间深藏的悲伤。
     
      
江厌离认真地看着江澄,仿佛她从未这样认真地看过他一样。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她捧住他的脸,努力不让自己泄出半分哭腔。
    
    
“阿澄,姐姐以你为傲。”
           
       
江澄呜咽一声,素日挺得笔直的脊梁就这么垮了下来。他紧紧抱住江厌离,把头埋在她的颈窝处,滚烫眼泪灼得她冰凉的肌肤生出一片刺痛。
     
     
“…阿姐…姐姐……”
       
     
他吐出的每一个字,都撕裂着她的心脏,都带着脆弱不堪的哭腔,都镌刻着鲜血淋漓的悲恸。
     
     
多少次夜深忽梦少年事,醒来却是往事不复独饮醉。
      
         
如今她就完好无损地站在他面前,好像那些痛苦只不过是噩梦一场。好像下一秒他们身后就会传来爹娘的争执声,少年们的嬉笑声……
         
        
江厌离也希望自己只是做了一场漫长的噩梦,醒来后有温和微笑的阿爹,嘴硬心软的阿娘,不正经的师弟们,还有两个抢莲藕排骨的弟弟。
      
    
     
连接阴阳的执念,是姐弟双方共有的。她与世无争,却也有死都要守住的东西。
     
    
但她必须放下。为了自己,也为了江澄。
   
      
     
“阿澄,放下吧。”
       
      
不要把自己困在过去的莲花坞了,走出去吧。
       
       
“姐姐一直活在你心里。”
        
     
姐姐永远不会离开你。
  
   
“你看,你是被我们深深爱着的。”
  
   
            
江澄抱着她的力道骤然加大,呼吸颤抖得令她心碎。他唇间溢出悲痛的哭声,像是溺水之人挣扎着抓住最后的稻草。
  
  
江厌离很明白自己对于江澄来说是怎样的存在,正因如此,才倍感悲恸心酸。
   
       
       
“我会照顾好阿凌的……对不起,姐姐,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江厌离抚摸着他颤抖的肩膀,哽咽道,“你做得很好。”
      
   
江澄的哭声有些抑不住了。
      
   
对不起什么?不是阿爹喜欢的性子?对救命恩人袖手旁观?没能保护好她?站在魏无羡的对立面?
          
     
他不只是云梦江晚吟,还是爹娘的儿子,她的弟弟,更是年纪轻轻便担起重任的江宗主。
     
           
“傻孩子。”江厌离微垂眼帘,忍着满腔心酸,一字一句道,“你从未对不起任何人,知道吗?”
   
   
         
江澄没有说话,只伏在她肩上放声大哭起来。他哭得撕心裂肺,仿佛是在宣泄十几年来无处倾诉的悲痛。
      
    
她抬手,温柔地摸了摸江澄的头。那个曾经需要她弯下腰抱起来的孩子,已经长这么大了啊。
    
      
纵然物转星移,世事变迁,江澄在江厌离眼中,始终还是那个奶声奶气叫着姐姐的孩子。
    
     
      
“江澄,江澄!我找到……”
    
    
魏无羡的声音戛然而止。
    
     
江厌离去看气喘吁吁的魏无羡,他正愣愣地望着她,眼睛中迅速蔓延着悲哀的血红。
        
         
“师姐…”他跌跌撞撞地跑过来,声音颤抖,“师姐……师姐…”
        
       
江厌离像是看到了当年那个因寄人篱下而感到不安的孩童。她对他伸手,微笑道:“阿羡呀。”
     
      
魏无羡愣了愣,用力抱住她。他一手搭在江澄肩上,一手抱着江厌离,伏在她另一边肩上哭了起来。
    
     
     
两个弟弟都伏在她肩上流泪,沉重得她几乎要踹不过气来。
    
    
    
江厌离想起幼时,她抱着一个,背着一个,挑着灯笼,姐弟三人一起回到莲花坞。
      
   
她当时是怎么说的?
    
        
“你们还有没有什么想和对方说的?”江厌离柔声道。
      
      
江澄和魏无羡抬起头来愣愣地看着对方。两个人都是眼眶通红,神色疲倦,各自带着几分不可言说的委屈,竟是有些像当年的模样。
     
    
他们望着对方,迟疑了一会儿,同时开口道: “谢谢。”
        
       
这次不是对不起,而是谢谢。
      
     
“这才对。”江厌离摸了摸两人湿润的脸,欣慰道,“这才好。”
         
       
所幸,即使分道扬镳,也曾生离死别,最终还是殊途同归,并肩而立。
      
        
    
“照顾好自己,照顾好阿凌………你们要幸福安康,长命百岁,知道吗?”
     
    
江澄和魏无羡呜咽着点头,这时候不为在对方面前痛哭流涕感到丢脸,反倒是在脆弱中坦诚相见了。
    
      
他们不是不怕摔,也不是不怕痛。她真的很抱歉,又要让他们再难受一次。
    
    
江厌离抬起手,轻轻抱住江澄,抱住这些年他独自走过的春夏秋冬,独自痛饮的心酸烈酒。
    
        
阿澄。
        
    
       
模糊而空白的茫茫天地间,扑面的风霜雨雪中,江厌离依稀看见有人在奋力朝她跑来。
       
       
软糯糯的小江澄蹒跚起步,腰间银铃清亮闪烁,那是幼时一场无声无息的柔软美梦。
      
     
箭袖轻袍的少年矜持骄傲,不甘认输,微微挑起嘴唇便是朝气少年的明烈张扬。
      
     
后来他换上宗主的衣袍,三毒出鞘,泛着凌厉寒光,指间缠绕的紫电强势慑人,伤了别人也困了自己。
      
    
江厌离看着那个孩子越长越高,愈挫愈勇,风雪嘶吼着,企图阻断他奔向她的道路。
     
      
她看见江澄的神色变得阴沉,目光变得锐利,步履维艰,奔向她的步伐却始终没有停下。
      
         
从小到大,由远及近,笑着的哭着的,明烈的内敛的,高傲的脆弱的。
          
        
那是她的弟弟。是她用一辈子护着的人。
       
      
江厌离敛目微笑,温柔地注视着江澄。他神色喜悦,望着她的目光是深切的信赖和留恋,那样毫无保留的爱意,像是幼时纯粹的孩童。
   
   
阿姐。
       
     
“哎。”
    
   
江厌离轻轻应了声,微笑着落下泪来,对扑过来的江澄敞开怀抱。  
     
       
    
姐姐真的很爱你。   
     
    
    
     
江澄怀中一空。清风吹远了温柔低语,像那些悄然从指尖流走的岁月,寂静无声。
      
     
莲花坞很安静,蜻蜓在荷间流连,晨露从清新荷叶上滑落,悄无声息地漾起涟漪。
     
       
天亮了。熹微晨光落进他怀里,暖融融的,像是江厌离的怀抱。
      
     
     
江澄颓然地放下手,又被另一个人拉进怀里去。他没有抗拒,也没有力气去抗拒。
       
    
“师姐走得很安心。”魏无羡的头抵在他肩上,哑着嗓子道,“……她很开心。”
     
     
“……”沉默良久,江澄低声道,“嗯。滚。”
      
         
魏无羡充耳不闻,把他抱得更紧了,像是要把错失的温暖补偿回来,像是回到了莲花坞覆灭,他们抱头痛哭的那一夜。
   
     
“我不滚。”
    
     
魏无羡蹭了蹭他的肩膀,语气委屈巴巴的,唯恐自己被抛下。
   
     
“我不走,这里是我呀。”
      
     
    
  
    

江厌离透过忘川河,温柔地注视着他们。直到暗波涌起,吞噬了他们的面容。她才擦干眼泪,踏上等候已久的小船。
   
   
河水静静流淌。
     
   
小船离对岸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江厌离看见灯火阑珊处,有人在等她。
      
   
那是她奢求了很久的美梦。
    
   
   
“江枫眠,看你惯出个什么白眼狼!”
   
  
“三娘子莫要生气,现下两人都已经和解了…”
    
     
“和解个屁!我现在想抽死魏婴!”
       
      
江厌离看见阿娘眉头紧蹙,说着狠话目光中却带着几分欣慰,阿爹无奈地叹着气,劝慰语气中带着几分纵容。
    
    
还有那个融入到她骨髓血肉里,难解难分的人。
   
   
金子轩笑着对她伸出手,她顾不得矜持礼仪,船还未停稳便提着裙摆上了彼岸。
    
     
江厌离握住他的手。
     
     
她又听见有人在叫她。
   
   
姐姐。
  
  
江厌离停下脚步,嘴唇发颤。
  
  
安心往生吧。
  
   
她停在那里很久,久到眼眶发烫,她闭上眼睛。
   
   
过了好久,她才睁开眼睛,发现爹娘和丈夫都耐心地注视着她。
  
   
江厌离笑了笑,安心地向前走去。阿娘心急,一伸手把她拉到怀里,用力地抱紧她,眼泪砸在她的心上。
   
  
她又回到了阿娘的怀抱,回到了最初,也得到了新生。
  
   
  
她留血三滴,这些年来真正意义上与江澄交谈三次。  
  
   
三滴血,也是束缚江澄的三毒。她是他的姐姐,她可以为他付出一切,帮他斩断执念。
  
   
而往生,意为摆脱过往业力的束缚重获新生。
   
   
     
江厌离在爹娘温暖的怀抱里,无声地流下眼泪。
  
  
      
——阿澄,姐姐愿你斩断三毒,往生向前。
   
  
 
   
    
【正文完】
   
  
>>总目录    
   
 
写到最后抿了一口口服液,妈哟好苦qqqqwq【你走
  
但是再苦也没虞夫人和江枫眠心里苦,没有江澄和魏无羡心里苦,没有江厌离和金子轩还有金凌心里苦。
  
你看,多好的一家人啊,即使有矛盾有隔阂,可他们的爱都那么真实也那么令人心酸。

他们本该是生离死别也拆不散的家人。

但最后还是支离破碎。他们的爱不只是私欲,但血是滚烫的,痛起来也真的是撕心裂肺。
  
  
这篇算我私心,亲友向很戳我,我也是有亲姐的人,每每代入江澄或者江厌离,感觉心都要碎了。

多重要呀,还是留不住,还是失去了。
  
  
江澄就像是握着一手玻璃渣,刺痛了,流血了,始终不肯松手,还握得紧紧的。

要是他的父母和姐姐地下有知,心里该多痛,怕是要疼死吧。
   
 
 
所以这篇文就当是送江澄一个梦吧。

梦里有阿娘庇护,阿爹认可,姐姐陪伴,兄弟归来。
  
多好呀。

放下吧。
   
     
感谢一路看到这里的大家,我爱你们mua!!感觉全文写下来很散,毕竟我是一个逻辑弱智,你们不嫌弃真的太好了【捂脸
  
我先那啥,擦一擦眼泪。番外宠澄,把他宠上天嘤嘤嘤。记得去番外投票和点梗喔!!

喜欢请点心推荐留评论,我——超喜欢——评论!!

评论(196)

热度(1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