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槿

已退魔道圈,取关随意。

头像@沈酒漱石,背景@一檀。

往生人[番外2]

羡澄/轩离/眠鸢,江氏亲友向。
>>总目录正文发刀番外甜,就是来搞笑的。
地府怼人谁家强,云梦紫鸢方言飙【下】
  
  
4.
   
  
  
冬雪压树梢,莲花湖如明镜般澄澈,万物都在寂静冬日里酣眠。
 
  
江澄有金丹护体,倒是不怎么畏寒,魏无羡则完全不想起床。云梦的冬季,寒意像是慢慢揉进骨子里的消融冰雪,缠绕着全身。
  
  
魏无羡挣扎着坐起来,拿过江澄帮他拿来的棉衣,摸了一把,嫌弃道:“噫,太润了。”
 
  
江澄正坐在炭盆边看金凌寄来的信,背挺得笔直,跟处理大事一样严肃。暖暖的火光映着他的脸,模糊了凌厉的轮廓。
  
  
从魏无羡的角度看过去,江澄就是严肃着一张脸,看上去镇定从容,白皙的脸上却飘着淡淡的红晕。
  
  
像软糯糯的莲花糕,想啃。
  
   
江澄皱眉认真地阅着信,一字一句,足足看了两遍,才折好了放在一旁。他斜了盯着自己的魏无羡一眼,凉凉道:“怎么,你昨天不是还嚷着要下湖打水仗吗?”
  
   
  
跟个三岁小屁孩一样,刚下水就发出猪叫,泡了两个时辰的热水,还要江澄给他换水。江澄恨不得泼他一身开水,看能不能泡掉他厚如城墙的脸皮。
   
  
魏无羡喊着烫死了,不信你来试试。
  
  
江澄将信将疑,听着魏无羡可怜兮兮的惨叫,还是一脸嫌弃地迈开了步伐。他刚把手伸进浴池里,觉得水温不错,正要骂魏无羡,就被抓着手腕猛地拉了进去。
  
  
温柔水流抚过全身,温度适宜,一双手稳稳握着他的腰,贴着掌心传来更加灼热的温度。他透过一片氤氲雾气,看见魏无羡带着笑意的眼睛。
       
  
不可描述的健身运动。
 
 
         
“好汉不提当年勇。”魏无羡又笑着看他,“昨天泡澡舒服吧?”
  
  
江澄:……妈的,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昨日之日不可留。”江澄翻了翻眼皮,狠狠道,“闭嘴。”
  
   
魏无羡笑着应是,三下两下穿戴好,扑到江澄身旁去读金凌的信,一边拈起他一缕头发在手里把玩。
  
  
江澄忍无可忍,骂道:“你他妈,玩自己头发去!”
  
 
“好好好。”魏无羡凑上去亲他脸颊一口,才心满意足地收回手,悄悄把刚刚扯下来的白发扔进炭盆里,“背挺那么直,你到底有多直筒。”
  
  
多累啊,休息一下吧。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没骨头啊?”江澄白他一眼,继续专心看文书,绷得笔直的脊背却是微微放松了些。
  
  
这次是真的脸红啦。
  
   
   
5.
    
  
   
子曾经曰过,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古人诚不欺我也!金光善现在就想抱住孔子的大腿痛哭一场。
   
   
金子轩一脸尴尬,扶起抱着并不存在的孔子大腿的金光善,接过江厌离递来的手绢,仔细给他擦了擦脸上的灰。
  
  
刚刚虞紫鸢从成衣店内铺里出来,见到向老板娘搭讪的金光善,冷笑一声,语气平静地喊了他一声,待他转过身来,抬腿就是狠狠一脚。
 
   
正中命根。

  
“嗷!!”金光善顿时发出一声惨叫,在场的男同胞们菊花一紧,不由得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金光善还没反应过来,她就指着鼻子痛继续骂道:“你个类似人的混账东西!”
   
      
虞紫鸢忍金光善很久了,想起金夫人哭诉的那些事,她实在是忍无可忍,怒骂道:“你他妈的到处播种,现在都种出一片田了!”
   
  
     
成衣店的老板娘摸出一把瓜子,对砸店行为视而不见并心安理得地看起了热闹。
  
   
开玩笑,谁敢管她?现在地府的人都知道:把牢子坐穿都不要招惹江氏主母虞紫鸢。
    
   
她会用金子把你砸死——虽然你已经死透了。
    
     
江枫眠听卖书的小贩一脸神秘地对他说这话的时差点笑死,还不小心把武侠小说拿成了小黄书,当夜被虞紫鸢痛打一顿,跪了两个时辰搓衣板差点残疾。
  
  
那搓衣板是金凌烧的,他大概是跟江澄学的,烧了个金子做的。
  
   
   
那件阴差被江家金子淹没的事发生后,瞬间成为混瞎日子的鬼混们茶余饭后的热门话题。
   
   
那事越传越离奇,最后直接变成了:江家主母虞紫鸢用金子砸晕了公职人员。
   
   
虞紫鸢很不屑。对付这么个小辣鸡,还需要她亲自动手?
    
  
阴差头子不仅没罚他们,还苦着脸道歉,说当时阳间烧来的金子太多,实在堆不下,这才直接跟下雨一样掉下来。
  
   
被金子雨淹没的阴差还在昏厥中,其他阴差麻利地把她捆进连带着烧来的麻袋里去了。
 
  
阴差:mmp。
  
       
   
 
“什么人胆敢聚众闹事?”
     
  
有阴差扯着嗓子走近,围观的人群边嗑瓜子边劝他别管。这阴差轻蔑一笑,正气凛然道:“我从来不畏惧强……”
  
  
虞紫鸢拧着细眉,锐利杏眼透着汹汹怒气,眼睛往阴差这里一斜,他就忍不住打了个颤。
  
   
在金光善希冀的目光中,阴差抹了把冷汗,镇定道:“……我想起隔壁家的屎坑堵住了,我去帮忙捅一下。”
  
    
金光善对他伸出了尔康手。
    
   
虞紫鸢看着他就来气,再想想他做的其他事,心头一痛,狠狠道:“修仙还想修鬼道,修你娘的仙人!”
   
   
在对街买首饰的江厌离和金子轩匆匆赶来,见到这情状,脸皮薄的两人都露出了尴尬神色。
    
  
江厌离劝着虞紫鸢平息怒火,金子轩去扶起金光善好生安慰。
   
  
金光善已经从那波酸爽的疼痛中缓过来了,阴着脸沉声道:“这好歹是我金家的家事,你是不是管太多?”
  
   
围观群众嗑瓜子的声音越来越响亮。
    
      
江厌离和金子轩尴尬到无以复加,夫妻俩的共识是千万别惹虞紫鸢。他们非常希望这时候能再掉下一堆金子来把金光善给埋了。
  
   
箭弩拔张,两边都不肯退让。这时候江枫眠赶过来,听见金光善这么一句,顿时敛去温和笑意,淡淡道:“三娘子为好友出气,有何不可?”
  
    
金子轩松了口气,觉得这简直是天籁之音。
   
   
虞紫鸢冷哼一声,傲然而立。江枫眠面色温和,目光却是暗藏锋利。夫妻俩修为不凡,即使生前被化了金丹,认真起来,却也是慑人气场。
  
  
金光善:有本事一对一。
     
  
江枫眠:你这瓜皮赶紧闭嘴吧,我这是在救你命。
  
   
骂了憋这么久的心里话,简直痛快。虞紫鸢的怒气渐渐平复下去,看都不看金光善一眼,扔了句“死瓜皮”,就仪态优雅地踩着一地瓜子壳离开了。
 
     
江枫眠付了银子,跟老板娘赔礼。老板娘长袖一挥,豪爽道下次一起打麻将。
  
  
江枫眠温声答应,拿上虞紫鸢刚买的衣服,笑着快步跟了上去。
    
     
金光善:?????????   
  
  
  
6.
  
  
 
虞紫鸢出去挫麻将了,江枫眠在屋子里看了会儿书,打了会儿水漂,喝了点酒,还是倍感空虚。
  
 
江枫眠忧郁地站在院中,看着前些日子金凌烧来的一棵梅树。江厌离正站在树下,抬手轻轻抚着傲然开放的红梅,露出温柔微笑。
  
  
金子轩悄悄走过去,踩在落花上的脚步都是轻的。他拂去江厌离头发上的落花,揽过她的肩膀。
  
  
江厌离转身注视着金子轩,眉目间都是柔软深切的爱意。金子轩低下头,和她额头抵着额头,耳鬓厮磨,亲昵地说着什么,夫妻俩的笑容如红梅般纯净而绚烂。
  
  
江枫眠:……心子痛。
  
  
他抽了抽嘴角,安慰自己年轻夫妻俩有很多甜言蜜语要说,他和虞紫鸢老夫老妻了不需要太腻歪。
   
 
江枫眠寂寞难耐,默默地去马厩牵马,选择去找搓麻将的虞紫鸢,顺便学一下麻将怎么玩。
  
   
  
江厌离和金子轩对话如下——
 
  
“阿离,你们姐弟俩的名字是谁取的?”
 
  
“以前外祖母说过,我的名字一开始是阿爹取的。”江厌离抿唇笑了笑,白皙脸颊泛起了红晕,“我小时候就三天两头生病,他们说贱名好养活,就取了乳名叫——安吉。”
  
  
金子轩:“………哈哈哈哈哈哈!”
 
 
“阿娘死都不同意,月子没坐完就下床去和阿爹吵架。”江厌离道,“夫妻俩各自退让一步,让长辈们定。两家长辈商量一晚上,最后才定下厌离这个名字。”
  
  
“幸好长辈们明智。”金子轩忍不住笑意,难以想象自己叫妻子“阿吉”的场景。
    
  
“阿澄嘛……”江厌离抬头注视着永远是黑夜的苍穹,声音轻轻的,眼神如落花般温柔,“爹娘和我,各写了一个字,让他自己抓阄。”
    
  
她那时不过五岁,写得字虽说工整却还没有爹娘的风骨。那个字是她冥思苦想了好久,认认真真,一笔一划写下来的。
 
  
那是她作为姐姐,对弟弟最真诚的祝福。
  
    
“他选了你写的字。”金子轩低笑一声,与她额头抵着额头,“对吗?”
 
  
“嗯。”江厌离颔首,清亮眼睛带着温柔笑意,“我很开心。”
  
   
柔软的风拂起迤逦落花,梅香幽幽,呢喃着温柔的诗谣,吹往到不了的远方。模糊的记忆支离破碎,最初的祝福却始终熠熠生辉。
      
   
 
云散月明谁点缀?
   
  
   
江澄恍惚听见有人在叫他,悠悠从浅梦中醒来,眼神还有泛着朦胧水雾,卸下了一切防备,澄澈而柔软。
  
  
这眼神看得魏无羡心痒痒,像是江澄无意识挠着他的心尖。他低下头在江澄眉间留下一吻,道:“快过年啦。”
  
  
除夕将至,覆着冬雪的云梦,柔软在喜庆温暖的红灯笼中。
 
  
团圆,平安,喜乐。
   
    
江澄有些茫然,仿佛还能听见那句温柔的诗句。他低低地嗯了一声,难得主动的蹭了蹭魏无羡的脸。
  
     
下一句是什么?温柔的女声在他耳边低吟浅唱,模糊的温暖,踏过冬雪,染着梅香,温柔得让他心酸。
  
    
    
   
云散月明谁点缀?天容海色本澄清。
  
  

  

【番外完】
  
   
>>总目录
忍住狂笑的冲动·金子轩:幸好媳妇超常发挥。
   
 
被岳母悄悄护了把·被媳妇主动蹭·魏无羡:我他妈现在就给大家表演一个飞升。

金凌:下次烧一套金子做的麻将。
   
  
这个番外到此结束啦!之后应该还会有的,有想看的梗可以留言!这个番外我觉得还不够甜【捂脸

喜欢请点心推荐留评论,热爱评论!比心心!!

评论(81)

热度(1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