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槿

已退魔道圈,取关随意。

头像@沈酒漱石,背景@一檀。

【曦澄】韶华吟 [一]

★架空背景,梦貘涣x皇子澄。一个不知道是谁在养谁的小故事。
★梦貘可吞噬噩梦、制造梦境,设定非考据。
★请欣赏被江澄噩梦养肥的傻白甜宠物涣的套路。
 
        
1.  
       
  
旧梦末年,诸侯雄起,兼并争霸。温氏一统天下的局面被打破,天下陷入割据混战,战争不断,生灵涂炭。
   
    
这场争夺天下之主地位的混战长达二十年之久,最终形成云梦江氏、兰陵金氏、岐山温氏、清河聂氏四权对峙,势均力敌的平衡局面。
   
   
打破这微妙平衡的,是新梦五年,野心勃勃的温氏开始奴役梦貘族的吞并计划。
      
    
《新梦书·秘史》言曰:“新梦七年春,云深陷落。云梦国君江枫眠救梦貘族族长之子。二人歃血封唇起誓——如若今后皇子江澄有难,梦貘族必定全力相助。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春雨绵绵,百花旖旎绽放,迤逦歌声朦胧在烟雨之中。江厌离抱着灵兽赶到东宫时,江澄正坐在窗前掉眼泪,细碎的抽噎从紧抿的唇中溢出来。
   
     
夕阳的柔光流转着,与他紫色蟒袍的莲花纹共舞。他的肩膀一颤一颤的,过于稚嫩和瘦弱的身板,还不足以撑起这象征权力和重担的衣袍。
    
   
昨日江枫眠将魏婴接到东宫与江澄同住,魏婴怕狗,江枫眠把江澄的狗全送走了。
    
  
江澄哭闹不停,江厌离陪了他一整夜。虞紫鸢没怎么管他,只是把江枫眠赶去了御书房睡觉。
   
   
     
江厌离微微叹气,摸一摸怀里这只名涣的灵兽。蓝涣耸耸耳朵,抬起头来看她,深色的眸子清澈而柔软,像是藏着雾蒙蒙的湖。
   
   
江澄抬起头,循着脚步声看过来,吸吸鼻子,软糯糯道:“阿姐。”
   
  
他揉着眼睛向她走来,注意到那只通体雪白,额间有蓝色菱形印记的不明生物。江澄一开始以为是狗,急忙凑过去仔细瞧,才发现是只四不像的灵兽。
  
  
江澄愣愣地看着蓝涣,蓝涣无辜地看着江澄。殿内安静得只剩雨声,两个小家伙默然对视着。
    
   
良久,江澄嘴巴一撇,杏眼里涌出眼泪来,哭着跑开了。
     
    
蓝涣:??????
   
    
蓝涣开始反思是不是自己化形没化好,把江澄给丑哭了。蓝涣不禁有点忧郁,他可是百年来颜值最高的梦貘,人称云深一枝花。
     
    
   
“阿澄,阿澄!别往那边跑,那边正在建茅房!”江厌离一边追江澄,一边安慰懵逼的蓝涣,“前些日子阿澄的狗被送走了,他大概以为你是狗。”
  
   
雨还没停,宫婢们拿着伞追赶姐弟俩,刚刚还安安静静的东宫乱成一团。
    
   
“我要妃妃,我要茉莉……”江澄大哭的同时不忘听江厌离的话,一边迎风洒泪一边迈着小短步换了个方向跑,“他不是狗!”
   
   
狗狗狗狗狗狗。
   
    
他,蓝涣,上古神兽梦貘族未来的族长,被人嫌弃不是狗。
  
    
蓝涣看着江厌离轻声细语地哄江澄,不由得叹口气,默默给这位初次见面的小皇子打上了“娇生惯养碰不得”的标签。
   
    
   
   
2.
  
  
   
殿内焚着安神的沉香,烟雾从古朴的莲花香炉中袅袅升起,又悄然从指尖流走。江澄撑着微微发烫的脸,趴在檀木书桌上看江厌离为蓝涣疗伤。
  
  
蓝涣的腿上有伤,江厌离认真地给他换绷带,动作轻柔。撤下绷带,江澄看见他腿上几道入骨的红痕,不由得拧起细眉。
  
   
江澄想叫他“小白”,但江厌离说他已经有名字了,江澄沉吟良久,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最终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
 
  
江厌离摸了摸蓝涣柔顺的白毛,温声安慰道:“可能会疼,忍着点。”
 
  
蓝涣乖巧地蹭了蹭江厌离的手,一双琉璃眸子清亮无比。江澄歪着脑袋看他,学着姐姐的样子道:“要忍着痛,这点痛不算什么的。妃妃就从来不怕疼……”
  
  
他说出来就完全变了样。江厌离无奈地笑笑,开始专注地给蓝涣敷药。
   
     
蓝涣真的就乖乖地没有发出叫唤,只是一开始身体抽动了几下,很快便安静下来。
   
       
“乖孩子。”江厌离察觉到他微不可查的颤抖,想着江枫眠叮嘱她的话,不由得有些心酸,“很快就会结束的。”
    
  
不会的。蓝涣闭上眼。他还有很漫长的路要走。
   
   
他不是不怕疼,只是已经习惯了。自温氏对梦貘族伸出魔爪,父亲去世,他陡然被推到风口浪尖,便已经失去了喊疼的资格了。
  
   
温柔是给别人的,严苛是给自己的。
   
   
  
最深的那道伤口时被碰到时,蓝涣下意识地抗拒,无意识地痉挛着。江厌离猝不及防,不小心洒了药,也不顾裙摆被打湿,只去摸蓝涣的头,低声安慰他。
    
    
江澄见江厌离露出焦急神色,登时有点不乐意,噔噔噔跑到那边去,板着脸对蓝涣道:“别乱动,马上就结束了。”
   
   
蓝涣微微掀起眼皮,看着江澄。江澄白皙的小脸上透着点红晕,像软糯糯的糕点。他眉头紧蹙,嘴唇紧抿着,看上去比他这个伤患还紧张。
 
  
两个小家伙对视着。蓝涣发现江澄的眼睛很特别,与他见过的每个人都不同。那双柔和的杏目带着些明烈的傲气,又最是清澈,像一泓山泉,隐隐泛着纯粹的甘甜。
   
   
出身高贵,所以骄傲自信。无忧无虑,所以清澈明亮。
   
     
   
整整一炷香的时间,江厌离才给蓝涣换好药。她擦了擦汗,让江澄照顾好蓝涣,便去内殿换衣服。
   
  
蓝涣疼得不行,动都没力气动了。他把头埋进软绸里,模模糊糊间听见江澄发出一声叹息。
   
  
似乎是松了口气。
  
  
蓝涣疼得要昏睡过去,仿佛坠入冰窖,却忽然觉得头顶传来一阵温暖。一只温软的小手轻轻地摸着他的头,语气有些笨拙,声音却是极轻的。
  
  
“小白…呃…蓝涣,不痛。”江澄软糯糯的声音在春雨中有些模糊,却实打实地让蓝涣感受到了温暖,“以后当我的狗…没人可以伤害你。”
    
      
江澄会护着他,这其中没有任何利益牵扯。他认为这只灵兽是他的,他应该保护好蓝涣,仅此而已。
   
      
蓝涣:再说一遍,我不是狗。
     
  
  
  
3.
 
  
  
魏婴回到东宫的时候已是深夜了。巍巍宫墙隐没在黑暗中,月光拂去了冰凉的威严,露出少女般的温柔娴静开。
 
   
江澄已经睡下了,他轻手轻脚掀开被子正要上床,就僵在了原地。魏婴看着睡着他枕头,盖着他被子的灵兽,抄兵法抄傻的脑子有点转不过弯。
 
  
月光流转着洒进来,微微照亮两个小家伙熟睡的面庞。江澄睡相很好,躺得规规矩矩的,软糯糯的小脸上带着红晕,呼吸轻轻的,看上去乖巧无比。
 
  
而灵兽的表情就不太好了——别问他是怎么从一只灵兽脸上看出来的。这只灵兽还无意识地发出了几声呜咽,魏婴还懵逼着,一旁的江澄忽然伸出手来,动作熟稔地把灵兽往这边一捞。
 
   
江澄把蓝涣给捞到了自己枕边,用脸蹭了蹭他的脑袋,小声呢喃道:“不痛。”
  
 
魏婴:那个…不是…你这是…卧槽……新宠啊?
   
  
蓝涣睡在江澄耳边,江澄弯弯手指,半拢着蓝涣,呈一个保护的姿态。蓝涣被江澄随意顺了下毛,真的安静了下来。
  
  
月色似水,清清柔柔的,编织起一场无声的美梦来。
  

魏婴正寻思着自己要不要打地铺,便听见江澄迷迷糊糊说了句:“小白,听话。”
  
  
魏婴:……这,名字还是熟悉的风格。
  
  
睡梦中的蓝涣也不含糊,抬起小短腿,蹬了江澄肉嘟嘟的小脸一脚——不过那力道看上去就像是在给江澄挠痒。
  
  
  
“………”
  
  
不知道为什么,魏婴突然觉得自己是多余的。
 
  
  
  
TBC.
 
 
这篇感情线是慢热型,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曦澄是朝夕相处,最后不知不觉到了爱得刻骨铭心的地步。

因为背景不同,人物性格有那么点差异!日常养成是甜的,后期剧情线就……咳。
  
 
第一次写曦澄有点害怕_(:з)∠)_求点小心心推荐和评论!
 
现在蓝涣的状态emmmm……我…画不出来,反正特别可爱!!【滚

评论(47)

热度(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