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槿

已退魔道圈,取关随意。

头像@沈酒漱石,背景@一檀。

【江澄中心】家书难书

江氏亲情向。往生人的小番外。
   
棠梨花映白杨树,尽是死生别离处。
冥冥重泉哭不闻,萧萧暮雨人归去。
      
    
  
【母心】 
  
  
  
虞紫鸢这辈子都活得冷厉且孤傲,泼辣的名头传远了也不在意。细眉微蹙,杏眸凌厉,便是不怒而威的强势。
 
  
她不后悔嫁给江枫眠,就算只能在胡搅蛮缠和冷言冷语中遮掩心意,只能在坚不可摧的凌厉下把自己的悲与苦咽下去。
  
 
她这一生都很要强,不需要任何人搀扶。
  
  
  
江澄的相貌与心性都随她,虞紫鸢说不上是欣慰还是难过。她不愿江澄像她一样,表面强势孤傲,却又把自己拘在小小的天地里,独自数着受过多少伤。
 
  
她对江澄的爱是严苛的,太过冰冷而凌厉。江澄却还是在铺天盖地的冷风中跑着,手里攥着冰凉却温柔的雪,明明寒意刺骨却不肯松手,看见她便会露出笑容来。
   
    
好孩子,好孩子。
  
  
  
虞紫鸢这一生都没有后悔过,唯独在自己如烈火般炽热明烈的生命即将湮没时,产生了最悲哀的贪恋。
  
 
她把江澄紧紧抱在怀里,亲了亲他的头发,眼眶滚烫。
 
   
她这一生都很要强,不需要任何人搀扶,也不稀罕别人的同情和理解。
  
  
但最后一次抱着江澄,抱着这个与自己血肉相连的孩子时,她突然想要流泪。
  
  
所有的言语和祝福,所有的悔恨和不舍,都在最后的拥抱里了。
   
     
好孩子。好孩子。
  
  
  
她想看江厌离嫁人,想看江澄娶妻,想看她的孩子们能有温暖和睦的家,而不是像她和江枫眠一样,做一辈子的怨偶。
 
   
不仅苦了自己,也苦了孩子。
  
  
  
她奢求的东西太多了。最后只能在冲天火光中,看着小船悲怆无力地远去,听着江澄撕心裂肺的哭喊。
   
   
好孩子。虞紫鸢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她扬起脸,逼回软弱的眼泪,露出了难得的微笑。
  
  
很苦,很疼。她幼时不爱撒娇和哭闹,长大后不屑恐惧和软弱。
  
     
她这一生都很要强,不需要任何人搀扶,最后却在抱着江澄的时候找回了已经支离破碎,最柔软的初心。
  
  
虞紫鸢转过身去,便是凌厉眉眼,沉稳姿态。
  
   
她与江澄背道而驰。
  
  
        
阿澄,娘爱你。记住,什么都夺不走母亲的爱。

  
     
  
   
【父意】
  
  
  
这一年的清明寒食,江枫眠难得进到了江澄的梦里。
  
  
他看着年幼的江澄跟在自己身后,犹豫了很久,还是伸手抓住了自己的衣角。
  
   
那样轻,那样迟疑,那样小心翼翼。
  
  
江枫眠看见自己转过身来,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脑袋,什么也没说,便大步离开了。
 
  
甚至没有一个温柔的笑容。
  
  
江枫眠看着江澄,他还望着毫不犹豫就离开的那人的背影,清澈的眼睛里升起模糊的水雾。
  
  
他撇了撇嘴,没有哭出声,只低下头自己抹了把眼泪,便转身离开了。
  
  
江枫眠心中作痛,伸出手去,却怎么也触及不到那个单薄的背影。
  
   
  
梦境陡然一变,化作了除夕家宴上的热闹温馨。江澄和魏无羡在喝莲藕排骨汤,虞紫鸢不经意露出柔软的眼神,江厌离温柔地微笑。
  
  
他看见自己拍了拍魏无羡的肩膀,夸他进步很大。江澄的动作顿了顿,手似乎有些颤抖,很快又埋下头去,沉默地吃着饭。
  
  
江枫眠看得很仔细,他看见江澄若有若无的目光划过他的脸,希望父亲能对他说同样的话。
  
 
那样小心翼翼的期许。
  
 
可他什么也没说,只摸了摸江澄的头,问他想要什么样的剑鞘。
  
  
失望是片刻的,很快就消失在喜悦中。只是给了他那么细微的关心,便被他捧在了手心里。  
  
  
江枫眠闭上眼,摇了摇头,怆然苦笑。
  
  
  
莲花坞火光冲天,江上的风异样地刺骨而悲哀,生离死别处。
  
  
他看见自己犹豫着摸了摸江澄的头,说要他好好的,便在少年痛苦不堪的哭喊中离去了。
  
  
爹。江澄这样喊着。他很少这样叫他。他叫江枫眠父亲,却叫虞紫鸢娘,他和江厌离亲近,唯独不知怎样和他相处。
 
 
是江枫眠的错。
 
  
不爱自己的孩子吗?不可能。可是明明爱着,却总是不经意地在疏离和伤害他。
  
  
  
江枫眠记起江澄出生时,他欣喜若狂,小心翼翼地接过那个婴儿,亲了亲他柔软的脸颊,心里藏着无法言说的爱意。
  
  
江澄不是他喜欢的性子,他有几分失望,但对他的爱从未因此减少过半分。
 
  
可他都做了些什么呢?因为对江澄的严厉生出的疏离,因为对魏无羡的怜惜生出的关爱。
  
 
可这些都成了他无意中扎在江澄心上的刀子。
  
    
虞紫鸢冷傲,江枫眠温和,夫妻俩截然不同,却又都是不擅长表达自己感情的人。
  
   
他欠江澄一声抱歉,一声夸赞,一个笑容,一个拥抱……还有很多很多,可他没有办法再去补偿了。
  
   
江枫眠想告诉江澄,他一直是他的骄傲。他对江澄的爱,不比虞紫鸢和江厌离对他的爱少。
  
    
以前难说,现在难说。
  
  
江枫眠痛恨自己,他欠江澄的远不止那些。
     
    
  
梦境渐渐褪色。江枫眠看着孤身一人的江澄,伸手去摸他的头,就算无法触及,动作却无比温柔和认真。
 
  
阿澄,你要好好的。
  
   
  
  
【难书】   
    
   
  
又是一年清明祭。江澄在祠堂跪到深夜,又行舟湖上,默然而立。他曾经在这里看着爹娘远去,看着家破人亡。
 
  
下雨了。细碎又冰凉的雨水打在身上,摔进湖里,层层哀愁涟漪散去。
    
 
江澄面无表情,眉目凌厉。他孑然一身,却又傲然而立。
 
  
雨声和风声如泣如诉,像是吟诵着遥远又模糊的思念,又像是写着温暖又哀愁的家书。
 
  
   
雨水温柔抚摸,像当年虞紫鸢最后的拥抱和亲吻,像江枫眠最后的抚摸和叮嘱。江澄垂下眼帘,低声唤道:“阿娘,父亲。”
  
 
回答他的唯有温柔的雨、呜咽的风。
   
  
江澄低声笑了笑,眼角眉梢都是自嘲与淡漠。目光所及之处,莲灯映照之下,湖水静静流淌,没有熊熊烈火,没有生离死别。
 
 
已经过去很久了。
 
 
  
伫立良久,江澄转过身去,摇橹离开。他望着空无一人的前方,目光沉着坚定。
  
     
  
  
棠梨花映白杨树,尽是死生别离处。
  
  
冥冥重泉哭不闻,萧萧暮雨人归去。
  
  
 
  
【完】
  
 
诗来自白居易的《寒食野望吟》,译文:海棠花与梨花掩映着白杨树,这都是生死离别的地方啊。
亡者在昏晦的黄泉中听不到我们的哭声,来祭奠的人在傍晚潇潇的雨声里回去了。
   
  
>>总目录
 
往生人正式完结啦,前面两个番外欢脱,最后虐一下【滚】以后可能还会写亲友向的w不过自己的坑太多233333
 
我爱江家人,他们特别好!虽然有点嫌弃江枫眠啊哈哈哈哈哈……

评论(83)

热度(1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