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槿

已退魔道圈,取关随意。

头像@沈酒漱石,背景@一檀。

【羡澄】故梦

萤灯背景短篇,非常短小。
虞紫鸢:我他妈的引猪入室。  
       
 
   
火光烛天,模糊了虞紫鸢的面容。烈火可以融化坚冰,但焚不了傲骨,灭不掉母爱。
   
   
她拧着细眉,微微湿润的杏目一凛,指着他厉声道:“魏婴,你给我听好!好好护着江澄,死也不能让他被别人家的的猪拱了!知不知道?!”
   
  
“虞夫人!”魏婴有些哽咽,却突然意识到了不对,“……啥?”
  
  
被别人家的猪拱?
  
  
  
魏婴在虞紫鸢不耐烦的注视下恍然大悟。他在做梦,只有梦里能这样清楚地看见故人的面容,听见故人的声音。
 
  
魏婴哭笑不得,只好苦笑一声,郑重地对虞紫鸢点头:“夫人放心,江澄已经被我给拱了。”
  
 
虞紫鸢颔首,正要对江澄说什么,脸色陡然一黑,怒视着魏婴:“什么?!”
 
  
凋零褪色的梦境中,魏婴最后看见的是虞紫鸢的怒容,那是他见过许多次,曾经一看就暗叫不好的神色。
 
 
但现在,他希望虞紫鸢能站在他面前,就那样拧着细眉,杏目凛冽,指着他的鼻子怒骂他。
  
  
怎么骂都没关系,多凶也不在意。只要虞紫鸢还在,他就能扯出笑容,坦然接受。
 
  
    
 
“……怎么了?”
 
 
魏婴听见江澄闷闷的声音,他睁开眼去看江澄。江澄睁着惺忪的睡眼,迷迷糊糊地伸出手来擦他的眼泪。
  
  
江澄的指尖微凉,指腹却是温暖的。魏婴低笑一声,握住那只手放在心口。
 
 
“江澄,赶紧骂我。”
 
 
江澄起床气还没消,啧了一声,抽回手,语气嫌弃:“你是瓜皮。”
 
 
“嗯。”
 
 
“你脸皮和城墙拐角一样厚。”
 
  
“嗯。”
 
 
“……”
 
 
魏婴乖巧得不正常,江澄奇怪地盯着他,这才清醒了点。江澄撇撇嘴,抓起床头柜上的纸巾拍到他脸上。
 
 
“鼻涕虫。”江澄闭上眼,没再多问。

 
  
哭完以后又是一条好汉,魏婴擦干眼泪再睁开眼,转头去看安安静静想再睡个回笼觉的的江澄。
 
  
江澄抿着嘴唇,卷曲的长睫毛微微颤抖,俊秀的侧脸披着摇曳的晨光。
 
 
于是魏婴的眼睛也映入温暖的光。
  
 
魏婴从棉被底下伸过手去,习惯性地捏捏江澄的手心。江澄不适地低哼一声,轻轻握住他的手。
    
  
一只手放在心口,一只手紧紧相握。
 
 
 
 
虞夫人,不用担心啦。江澄被你家养的猪拱了,所以还是自家的,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Fin.
 
 
 
虞夫人:我%·#~‘艹&^=_你这批瓜皮魏婴!
 

  
结果我混更了我忏悔【滚
 

评论(43)

热度(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