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槿

已退魔道圈,取关随意。

头像@沈酒漱石,背景@一檀。

【羡澄】助攻的各种方法 [上]

民国paro,他人视角,搞笑的短段子。
为羡澄操碎心的江家人。
[中]
   
  
  
暮色四合,被微风剪过的碎影落在古朴的暗红色大门前,门内隐约传来夹杂着烟火气息的私语声。
 
  
金凌轻手轻脚地推开祠堂的门,让端着汤的江厌离进去后,睁着乌黑的大眼睛四处看,确认安全后才关上门。
 
  
江澄和魏无羡被虞紫鸢用鞭子抽了一顿,虞紫鸢暴怒之下的力道特别狠,两人差点被打得皮开肉绽。
 
 
江厌离和金子轩住在大后方,半夜接到江枫眠的求助电话差点吓死。一家三口坐飞机赶到时,江澄和魏无羡已经上完药跪了一晚上祠堂了。
 
 
银珠说江枫眠急着劝慰虞紫鸢,家庭医生一时赶不到,江澄和魏无羡也不让别人给对方上药,两个人就忍着痛给对方上药。
 
 
“我怎么就想起小时候他俩一起摔断了一只手,洗澡的时候边哭边帮对方搓背的事。”江厌离笑起来,语气自然,“他们从小感情就好,产生这样的情愫……很正常。”
 
 
金子轩:“………”原来夫人是羡澄分队成员。
 
 
事情的来龙去脉是这样的:学校里传出江澄和魏无羡是龙阳之好,虞紫鸢问他们这事,魏无羡还在犹豫,结果江澄一咬牙干脆认了。
 
 
江枫眠差点当场呛死。不仅是因为儿子是断袖,更是因为他居然就这么直接说了。
 
 
江枫眠神色疲惫,扶着额头叹了口气,金子轩正想安慰他,就听见他遗憾地说:“我当时就知道这顿饭吃不好了,难得我亲自下厨炖了鸽子汤,唉。”
 
   
金子轩:“………”重点呢?您的重点在哪里?而且您每次炖鸽子都要炖烂了才吃,简直……难以直视。
 
  
还有,为什么不是澄羡?虽然江澄比较凶,但他总觉得魏无羡比较……咳咳,千万别让岳母大人听见。
 
 
不知道为什么,金子轩除了最初得知消息的惊悚和担忧外,也不觉得反感,大概是受了江厌离的影响……
  
    
而且金子轩以前亲眼看到过魏无羡把女孩们给江澄的情书全烧了,烧完后他潇洒地拍拍衣服,百米冲刺般跑回了家。
  
  
金子轩:早上还说腿疼要江澄背的是谁?狗吗?
 
 
  
  
  
“江家小少爷是断袖?”
 
 
虞紫鸢正在专心地给江厌离挑生日礼物,冷不防旁边传来这样一句,声音还很大,想不注意都难。
  
 
虞紫鸢微微抬头,挑眉,杏眼一斜。
 
 
“夫人,这款是缅甸来的……”正在为她介绍翡翠手镯的服务员感到一股莫名的高压。
  
  
“是啊,据说还是他家仆人的儿子。”
 
 
“…这…他家能同意吗?江澄是他家的独子,得继承家业吧。”
  
  
“真是太不懂事了…”
 
  
  
虞紫鸢的手抚过那只温润玉镯,冰凉的触觉从指尖攀上来。昨天才收拾了两个家伙,出来就遇到别人公然讨论。
  
 
不懂事?是,他们的确不懂事。
   
    
虞紫鸢放下玉镯,冷冷出声:“别人的家事,与你二位何干?”
   
  
但自己教训是一回事,别人指责就是另一回事了。
 
 
留着学生头的女子皱眉,不悦地看着虞紫鸢:“我们说我们的,也不关你事。”
 
 
虞紫鸢扬了扬下巴,精致的紫荆耳坠在灯光下熠熠生辉。她怒极反笑,傲然道:“这事,偏偏就是我要管的。”
  
  
“别说了。”女子旁边穿着长衫的男子神色尴尬地拉了拉她的手,低声说,“她好像是江家的夫人。”
 
 
云梦集团的主母,巾帼不让须眉,在政界和商界都杀出了一条血路。她强势精明,声名远扬,洋人也敬她三分。
  
   
两人向她道完歉就匆忙离开,虞紫鸢冷哼一声,也没心情挑礼物了,上了车就和金珠吩咐。
     
   
“要是有报社敢对这事大肆宣传,你们知道该怎么办吧?”虞紫鸢闭上眼,开始盘算怎么收拾两个臭小子。
 
 
“是。”金珠窥着后视镜里虞紫鸢不太好的脸色,小心翼翼地补充,“先生已经吩咐过,如果有报社蓄意抹黑,就送钱过去。”
 
 
“哼。”虞夫人眼皮子都没抬,语气不屑,漫不经心又透着不容置疑的狠劲,“送钱?别听他的,直接给我送子弹。”
 
 
她江家的事怎么处理,轮不到旁人置喙。
 
  
 
 
TBC.
  
 
 
一家人都是助攻,羡澄队队长是谁大家心里应该都有数🌚
 
不过想了想,虞夫人应该是站澄羡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因为时间原因每次更新大概都很短小QWQ而且最近都只会写小日常。

评论(63)

热度(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