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槿

已退魔道圈,取关随意。

头像@沈酒漱石,背景@一檀。

【羡澄】梨云梦暖 [上]

@asdfghjkl 点的梗,宗主澄与幼年澄灵魂互穿。
非原著向,两条时间线,大羡小澄处于射日之征初期。 
    
   
01.
  
  
细雨绵绵不绝,晨雾笼着云梦。大街小巷,青石板桥,被春雨渲染成朦胧的水墨画,如同半遮着面的少女,欲语还休。
  
    
这样的雨天最适合睡懒觉,但江澄没那个闲心。江氏式微,他要挑起重担,在射日之征中为江氏博得一席之地,为江厌离和魏无羡遮风挡雨。
  
   
他每天睡不了多久,也睡不安稳,通常都是天没亮就醒了。今天也是如此,他按按额头,闭着眼拿衣服,心里想着今天还好,没有一起床就头疼。
  
     
窗外淅淅沥沥下着雨,被窝里是让人眷恋的温暖。江澄迷迷糊糊地摸索半天,衣服没摸着,倒摸到个人。
  
  
小小的,软软的,睡得很死。
  
 
……嗯?
   
   
江澄猛地睁开眼,面前是一张他熟悉得不能更熟悉,闭着眼都能勾勒出轮廓的脸。
 
 
这张脸稚气未脱,温软脸颊带着薄红,几丝乱发乖巧地拂在额前,小小的身板顺着平稳呼吸均匀起伏。
  
    
十多岁的魏婴?
 
  
江澄难以置信地看了看自己的手,那是一双软乎乎的小手,手上的茧才薄薄一层。他呼吸急促起来,暗下目光扯开里衣,只见肌肤一片光滑,没有烙着耻辱和痛苦的戒鞭痕。
  
  
江澄这下开始头痛了。他是现在在做梦,还是之前在做梦?
  
 
    
“我回眉山一趟。”
     
   
“好,替我向老夫人问好。”
   
    
雨声不绝如缕,两个熟悉的声音由远及近,一个淡漠一个温和,还没到后来的剑弩拔张,听得江澄有些发愣。
   
   
好像有薄薄的雾气从窗隙飘进来,蒙在他的脸上,模糊了眼睛。太真实了,也醒不过来。让江澄茫然无措。
   
   
  
“师弟…”魏婴习惯性地往旁边一摸,只摸到尚有余温的床铺,“…江澄?”
   
  
江澄心下思绪乱得很,实在不想应声。魏婴迷迷糊糊地叫了好几次,他低头瞥了一眼,看见那张干净的小脸露出困惑神色,抿了抿唇,应道:“嗯。”
   
    
若是长大后的江澄,这一声定是硬生生的冷淡的,但现下这个身体不过八九岁,软糯糯的冷淡,那重点就只有软糯糯了。
   
 
魏婴微微睁开眼,发现江澄只着了一件里衣坐在那里,便伸手去拉他,让他一起躺下来。魏婴刚刚醒,有气无力的,拉了几下才硬是把江澄拉下来。
   
  
“你听这雨,简直是催眠…我们再多睡会儿。”
 
 
江澄嫌弃地推开凑近过来的那张脸,冷冷道:“不要给你的懒找借口。”
    
  
语气是冷的,话也是冷的,但从小孩子嘴里说出来,只能是软软的冷,像是置气一般。
 
 
魏婴毫不在意,揽住他的腰,皱了皱眉,道:“你好凉。”
  
  
“我不……阿嚏!”江澄习惯了金丹护体,一时还没反应过来自己现在只是个小孩,突然打了个喷嚏,人还有点懵。
  
  
魏婴很给面子地笑出了声,给猫顺毛一样把他的头发揉成鸡窝。他困意上来了,声音都飘飘的,温热的呼吸洒在江澄耳畔,挠得心尖痒痒的,整得他也想睡觉。
  
 
“睡吧睡吧,谁后睡着谁是猪。”
  
   
“滚。”
   
  
不行,温饱思淫欲……他还要搞清楚这是怎么回事。江澄想推开魏婴,他已经睡得跟猪一样死,推开他轻而易举。
 
 
“………”
 
 
江澄的手都推到他胸前了,但就是没有再用力推半下。魏婴睡得太沉太香了。那是他们很久没有享受过的安眠。
 
  
算了。  
  
    
  
江澄闭着眼睛深思。既然这里不是梦境也不是幻境,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他回到了过去
  
 
那他之前所在的地方呢?莲花坞刚刚遭遇灭顶之灾,射日之征的烽烟燃起,他作为宗主却突然消失,江家会怎么样?姐姐会怎么样?魏无羡会怎么样?
 
  
魏无羡……能处理好这些事吗。
  
  
   
  
02.
  
  
 
那边回到过去的江澄急疯了,这边的魏无羡还不晓得发生了多大的事。昨天刚打完一场大胜仗,他今天起了个大早床,神清气爽地往江澄的卧房走,推开门进去,发现勤勉的江宗主居然还没起。
  
 
魏无羡一脸震惊,怀疑江澄是不是昏迷了。他一个箭步冲过去,试探着叫了睡得安稳的江澄几声,没想到他只皱了皱细眉,就翻身继续睡了。
   
   
魏无羡:“………”
  
  
难道被夺舍了?魏无羡眼皮一跳,正打算把江澄摇醒,伸出去的手又停在了半空中。
  
   
江澄的睡颜安静而乖巧,眼角眉梢没有醒着时的冷厉傲气,只剩下深沉的疲倦。平日里他们两人都忙,江澄又是个要强的,多累多苦都自己憋着,魏无羡现在才意识到,江澄有多累。
  
  
也许是魏无羡的目光太灼热,江澄缓缓睁开眼。他揉揉眼睛,抬起头来,水雾弥漫的杏眼对上一双桃花眼,看清那张脸后,江澄愣住了。
  
  
“…你…魏婴…?”
  
    
魏无羡挑眉欣赏他难得慌乱的模样,笑得促狭,俯身道:“江宗主,怎么啦?”
  
   
江澄僵硬地看看自己骨节分明的手,紫电居然在他这里。他再拍拍自己的脸,使劲掐了大腿一下,但没想到力气会这么大,一掐下来痛呼都憋不住,眼睛直接红了。
   
     
不仅江澄呆住了,魏无羡整个人也懵逼了。他连忙蹲下来揉了一下江澄刚刚掐的地方,气急道:“江晚吟!你是不是嫌自己伤口好得太快?”
 
 
江澄吸了吸鼻子,泪眼汪汪地看着他,语气还有点委屈:“我…我不是江晚吟。”
   
  
魏无羡的动作顿时停下来,他盯着江澄的眼睛,只觉得一颗滚烫的心不安地叫嚣着,整个人都炸开了。
  
 
“…你是谁?”他站起来,用陈情挑起江澄的下颚,对上那双带着慌乱的杏眼,居高临下地审视他,“你把江澄,藏到哪里去了?”
  
 
江澄一脸错愕。他把眼泪逼回去,一咬牙,挥开魏无羡的手,狠狠道:“我就是江澄!”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也不知道这人怎么长得和魏婴那么像,更不知道他又为什么突然凶他。
 
  
莫名其妙!江澄生气了,还有点委屈,冷哼一声,转过脸去不看懵逼的魏无羡。
  
  
魏无羡觉得这阵势非常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他越想越不对劲,突然一个激灵,脱口而出:“江澄!”
 
  
江澄没好气地瞪他一眼,撇嘴道:“干嘛!”
  
  
表情凶语气也凶,看起来没什么问题,但就是没有平时凶。
  
 
“……操。”魏无羡想到了一个可能,顿时头疼得不行,“你…今年几岁?”
  
  
江澄下意识答道:“八岁半。”说完他抿着唇看了魏无羡一眼,左手捏了捏被角,迟疑道,“……魏婴?”
   
  
八岁半,低沉悦耳的嗓音说着脆生生的孩童话语。微微上扬的语调和小心翼翼的询问,魏无羡受到会心一击。
   
   
熟悉的神态、动作、语气,魏无羡可以确认这是幼年的江澄。魏无羡思考了一会儿……魂魄互换?他在藏书阁看到过一本古籍,记载了一个人过去和现在的魂魄互换的怪事。
  
    
“是我。我是魏婴。”
   
   
他收好陈情别在腰间,蹲下来与坐在床上的江澄对视。他勾勾嘴角,注视着板着脸但又流露出惊慌和茫然的江澄,目光柔软下来。
  
  
“江澄,别怕。”
   
   
他摸了摸江澄的脑袋,心中暗爽。长大后他几乎就没摸过江澄的头,就算得逞也要被江澄追着打,然后两个人打成一团,最后被虞紫鸢痛骂一顿,光荣地去跪祠堂。
  
  
江澄咬咬唇,指了指戴在手上的戒指,急促道:“紫电为什么在我这里?这是哪里?你为什么不佩剑?”
  
 
魏无羡愣了愣。前面两个问题还好,只是没想到江澄会注意到他没佩剑。
  
  
魏无羡思绪飞转,道:“这里是十多年后的莲花坞,各大世家结盟讨伐岐山温氏。江叔叔和虞夫人去眉山帮忙了,江叔叔把宗主之位交给你,虞夫人把紫电给了你,让你指挥江氏征战。”
   
  
江澄怀疑地盯了魏无羡好一会儿,魏无羡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正要继续圆谎,却听他道:“你为什么不佩剑?你应该要佩剑。”
  
  
魏无羡默了片刻,掩去复杂神色,笑嘻嘻地拍拍他的肩膀:“我现在用其他方法,等会再给你解释,先吃饭。”
   
  
江澄皱起细眉,一双清亮杏眼盯着他。他的神色有些违和,不是江宗主藏着的担忧,而是小师弟直接的关怀。
   
   
好久没见过这么坦率的江澄,魏无羡心要软化了。
    
   
江澄一直没变,赤子心从始至终都没有改变。魏无羡为了他做什么都愿意。
  
 
  
“魏婴。”江澄扯他的袖子,魏无羡倾身靠得更近了些,彼此的呼吸都洒在对方脸上。
  
   
江澄的睫毛一扑一扑,在清亮的杏眼下投下柔软的碎影。他无意识攥紧魏无羡的袖角,道:“我现在…能做什么?”
  
   
不是问怎么回去继续当小少主,而是问现在身为宗主该做什么。
   
   
江澄看着他,神色认真无比。十七八岁的年纪,他瘦削的脸愈发俊美,眉目凌厉,带着坚不可摧的傲气和锐气。
    
     
现在江澄压抑着茫然和不安,认认真真望着他,全心全意信赖他的模样……非常诱人。
  
      
魏无羡的目光暗下来。
   
  
“能做什么?”魏无羡凑近了些,抓住江澄的手腕,“我会帮你。”
  
 
江澄挣扎了一下,没挣开,就板起脸瞪他:“难道你不帮我?放手。”
  
  
“……帮,当然帮。”魏无羡勾起嘴唇,目光灼热,看得江澄浑身上下都不舒服,“别让其他人知道你的身份,嗯?”
   
  
江澄没见过魏无羡这个样子,愣愣地点了点头:“嗯。”
  
 
魏无羡满意地点头,以迅雷不及掩耳捧着江澄的脸啃了一口,不等江澄反应,就跳起来冲了出去,嚷道:“师姐!饭好了没有啊?”
 
  
江澄嫌弃地摸了一把左脸:“莫名其妙。”
  
 
魏无羡跑出去老远,中途又折回来,趁江澄低头扎腰带的时候又啃了他右脸一口。
  
 
“嗯,这样才平衡。”魏无羡心满意足地点点头,低头帮江澄整那条腰带。
 
  
江澄皱眉,摸了摸右脸:“你有毛病?”
 
 
魏无羡笑嘻嘻的,心里又暗爽一把,简直可以升天了。小时候的江澄真好欺负,而且毫无罪恶感。
 
  
魏无羡正飘飘欲仙,突然觉得额头一凉,有什么柔软的东西一触而过。
 
  
他抬起头来,江澄正伸着脖子望天,眨眨眼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魏无羡想起他们小时候讲究礼尚往来,无论是打还是亲,两个人经常互相攻击到睡着。
  
  
魏无羡现在想要召唤一群鬼出来载歌载舞。他假装没有看见江澄红透了的耳根子,默默把一不小心搞成麻花的腰带解开了重新扎。
  
  
 
   
 
TBC.
  
  
那边江宗主要急死了还要被小师兄撩,这边魏哥嫖小师弟觉得非常舒服。

   
请不要大意地扔评论!!

评论(136)

热度(7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