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槿

已退魔道圈,取关随意。

头像@沈酒漱石,背景@一檀。

《往生人》有感(上)

被数学搞疯的我满血复活,感谢长评!不不不,我这种意识流肯定还是ooc了哈哈哈哈,谢谢你夸!

嘤,你看得这么细致我都要哭出来了QQWQ这篇完全是以江氏姐弟为中心展开,家人视角的江澄嗯……是不一样的。不被身份和责任所局限,仔细想想,他们只是姐弟而已,是把对方看得比命还重要的至亲。

哈哈哈写得真的更偏向简介,但是都很好,啵唧啵唧!

无风windy:


首先表白赤槿大大带来的《往生人》,为江澄编制了一场美梦,也为我们这些澄粉编制了一场感动。

大大的《往生人》涉及的面很广,有亲情,有友情,有爱情,有喜有乐,有悲有恨,对情感把握得当,恰到好处,点到即止,不会让人觉得OOC,又让人看到了原著中众人隐藏着的一面。

概括完,稍微细讲一下了。

(一)归魂 一开头,是江阿姐江厌离明能渡河却不可渡河的一幕,为什么呢?因为她在世间还有牵挂,而且执念很深。

执念在谁?弟弟江澄。

对魏婴虽然也有牵挂,但或许是因为亡前与他说过话还是什么别的,确是没有对江澄的执念深。

毫不犹豫地滴下三滴血后,江厌离便重回了世间,见到了那个她心中牵挂的少年。

少年明明疲累不堪,却仍是咬牙坚持,靠尚显稚嫩的肩膀扛起了整个莲花坞。

独自一人,咬牙坚持。

当看到少年紧握着魏无羡的陈情跪在祠堂中央的时候,我不敢想象身为江澄的姐姐,江厌离心中会多么痛惜。

那可是她打心底宠爱的弟弟啊,却被现实磨去了少年的意气风发,早早的承担起了本不属于这个年龄的重担。

江厌离是江澄的姐姐,又怎会不了解江澄的情感?所以,哪怕江澄脸上没有半点泪水,她也知道,她的弟弟,在哭。

她心疼,却没办法传递给他;她想安慰他,他却感觉不到她,即使她抚着他的脸,一遍一遍重复着“别哭”二字直到自己泪流满面,他也感受不到半分。

两人明明尽在咫尺,却又远在天涯。

【他们都不在了,阿澄要怎么办?】

【被留下的人,才是最痛苦的。】

【不忘旧情,陈述衷情。可如今还有何人,能让他述衷情?】

【阿澄,别哭。】

【别哭啊,姐姐在这里呢。】

(二)咫尺

一年新春仍到来,欢声笑语却不复。

或许对于莲花坞中的其他人,是没有什么大变化的,鞭炮灯火样样不缺,但对于江厌离来说,想来应是觉得太过孤冷了些。

没有阿爹温和的叮咛,没有阿娘隐藏着关爱的厉声训斥,没有阿羡跟阿澄的嬉戏打闹,没有众师弟们的鸡飞狗跳。

只剩下阿澄一个人了。

江厌离一点一点看着莲花坞恢复元气,看着江澄从少年变成独当一面的宗主,看着他原本柔和的杏眼被磨出锐利,内心定是复杂极了。

骄傲、自豪、心酸、心疼……种种情绪交织在一起,发酵出一种难以言说的滋味。

为弟弟欣慰的同时,她多么想抚着他的脸,让他不要这么努力,好好顾及一下自己的身体;多么想牵着他的手,告诉他没关系,姐姐在你身边;多么想挽起衣袖,再为他做一碗莲藕排骨汤,驱散夜晚的寒意……

幸而,命运总是垂怜他们的。

江厌离,终于能跟江澄说上这么几句话。

“阿澄,姐姐以你为傲啊。”

“嗯,阿澄,是姐姐……是我,不要怕,阿澄,姐姐在这里。姐姐一直在。”

或许,对于江澄来说,这两句话比什么都要珍贵——他抓住了江厌离还在的希望。

纵使,希望过后,是更深的痛苦。

江厌离,也只能跟江澄说上了两句话。

两人一步之遥,却隔了一个世界。

【爹,纵然阿澄不是你最喜欢的孩子 却是你最该为之骄傲的孩子。】

【阿澄有姐姐呢。】

(三)无寻

时间流逝,江澄被岁月一点点刻成一位合格的宗主,也变得越发的孤傲。

江厌离,亲眼见证了这一过程。

她看着江澄去相亲,提出的要求字里行间却都是她的影子;她看着江澄捉鬼修,每一鞭子下去都带着刻骨的恨和殷切的希望。

江厌离明白了,江澄在找她,还有魏无羡。 十三年的岁月,江澄从未放弃过。

然而终是无用功。

赤槿大大对于江澄江宗主的描写很细致,总有一种让人疼惜的魅力,但却又觉得这样是不对的。

【可江澄不稀罕别人的理解,也厌恶别人的怜悯。】

虽然我并没有怜悯他,只是心疼,但想来若是他知道了也是不在意的。

心疼,我并没有那个资格。

江枫眠可以,虞紫鸢可以,江厌离可以,魏婴可以,师弟们大概也有资格。

我这个局外人,没有什么立场。

大大中间还穿插了幼时的回忆,幼时越甜,现实越虐……QAQ

姐弟三人,最终还是同道殊途。

【江厌离做到了,这一生,她都在护着江澄。】

【可这把剑没有鞘,终究是没有归宿,只能饮血暗斩,决绝狠历,保护自己。】

【更何况,其实是他们三人,亲手折断了鞘。】

【阴阳之隔,咫尺之遥,莫过于此。】

【为了江家,为了金凌,为了逝去的亲人,他要活下去。即使这条路让他痛的要命,他也要挺直脊梁,走下去。】

【江澄为了她,什么都可以做。】

【纵使他找遍天下,也找不出第二个江厌离,第二个魏无羡,第二个江晚吟。】

(四)梦得

这一章,又甜又虐,甚是酸爽。

开篇的回忆杀我给十分,幼时的魏婴跟江澄,还是相互斗嘴相互包容的兄弟俩;幼时的江厌离,也不过是兄弟俩的最喜欢的姐姐,还没有后来的恩恩怨怨发生。

幼时的魏婴,那么的护着江澄,凡是别人嚼了舌根,暗地里认为就做家主来说,江澄没有魏婴有资格,都会被他揍回去。

自家师弟们暂且不说,自家的就算了,敲两下头作为警示,别人家的……不揍回去他就不姓魏!

但在虞夫人问他原因时,硬是不肯说,与江厌离一起保守着这个小秘密,最后被罚了跪祠堂和抄家规。

而江澄,虽然表现的漠不关心,但还是偷偷地模仿着魏婴的字体帮他来抄家规。

这么美好的云梦双杰,最后怎么落得了个分道扬镳的下场呢?

而江厌离,也不能再护着两人了。

在最后推开魏婴的时候,江厌离也没有后悔,不只是因为他是她弟弟,更是因为她觉得魏婴比她更有用,能护着江澄,帮着江澄,把江家,把莲花坞发展壮大。

可是,江家阿姐,头一次看走了眼,头一次看错了她的一个弟弟。

当亲眼看着魏无羡同蓝忘机一起攻击江澄的时候,我不知道江厌离心里是否有后悔,是否有后悔她救下了魏无羡让他来伤害江澄,是否有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尽力活下来陪在弟弟身边。

但我知道,江厌离内心一定很痛,痛的快要裂开了,痛在忘羡两人攻击江澄,痛在自己无能为力,痛在双杰不复,痛在她所熟知的那个名为“魏婴”的少年已经变得如此陌生。

她坚持不住了,于是她跪在父母灵前宣泄般的大哭起来。

奇迹,就在这时发生了。

江澄,再一次看到了江厌离。

不只是江澄,魏无羡与蓝忘机也都看到了。

由于江厌离,事情开始有了转机。

魏无羡没有再跟着蓝忘机走,而是选择了跪祠堂。

【我要跪祠堂,三天三夜,三年五载都没关系。】

双杰的关系,出现了转折点。

姐弟三人的命运,也出现了转折点。

【她的语气格外温柔,那是她现在唯一能给江澄的安慰。】

【既然有人伤害他,就有人会护着他。】

【他连师姐都不敢叫了。】

【她想起曾经莲花坞的静好岁月,他们还都未曾颠沛流离,未曾生离死别。】

【我不走了,我就在这里。】

【有时候,她会产生一种什么都没变的错觉,直到发现自己不能一手牵住一个,也不能劝他们停下。】

【她才会猛然记起,他们是生者,而她只是死者。】

【江厌离知道,江澄答应她的,一定会去做。】

【一个两个,都那么要强,只会默不作声地把一切往身上扛。】

【云梦双杰,就是一场梦吗?她不想让这个承诺支离破碎。】

【醒过来,才能守住真正的梦。】

呼……总算是把姐弟中心的四篇弄完了,剩下四篇……再找时间,一定至少要把正文的八篇弄完!

本来是想直接叙述自己的感受来着,结果没停住笔,不知不觉写偏了,好像成了每篇简介……

咳,我觉得大大文中,无论是江厌离,还是双杰,甚至是蓝忘机(仅限于前四篇的人物)都完全没有写崩。

特别是江厌离——这个温柔善良的姐姐。

每次看有关于江厌离的文章或是视频,刷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世界上最好的师姐”,就连“小有名气”的同人歌《同道殊途》里,江厌离的台词都是“添碗莲藕排骨 唤声阿羡,可有谁泪入嗓眼”。

全部都是跟魏无羡有关的。

凭什么啊?明明江澄才是江厌离的亲弟弟,魏无羡再怎么相近,也不是最亲的。

可是,一提到江厌离,大部分人第一时间响起的不是她的亲弟弟江澄,甚至不是江枫眠虞紫鸢莲花坞,而是魏无羡。

这可能是由于原著中没有重点着墨江厌离与江澄的姐弟之情,而是更多的放在了江厌离与魏无羡上,这个倒是无可厚非,毕竟原作的主角还是魏无羡。

但不夜天城那儿我觉得真的太过了,江澄抱着江厌离问她怎么样,可江厌离没有回答,只是给魏无羡说着什么,直到死,都没能给江澄留下哪怕是一句话。

可以说,原作中的江厌离,是最好的师姐,却不是最好的姐姐,不是最好的母亲——人物形象倒显得有些单薄。

但大大文中的江厌离却是让我看到了一个关心弟弟,凡是都为弟弟着想的姐姐,江厌离的形象,瞬间就饱满了起来。

不再是全部围绕着主角,而是一个单独的,有自身魅力的人物。

先说声抱歉,好像给大大发了牢骚,希望大大不要放在心上。

感谢大大带来的江家阿姐,感谢大大带来的每一篇感动。

最后(不要脸的)表白一下赤槿大大!

PS:关于江厌离,我绝对没有黑她的意思,超喜欢厌离小姐姐的!

PPS:希望大大不要嫌弃我的渣文笔,真的写不出来江家三姐弟的万分之一好QAQ。

PPPS:如果文中什么东西给大大造成了麻烦,请大大立即告诉我,我立马删文。

@赤槿


评论(2)

热度(56)

  1. 江晓赤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