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槿

已退魔道圈,取关随意。

头像@沈酒漱石,背景@一檀。

《往生人》有感(下)

感谢长评啊啊啊啊啊!解读超棒!!啵唧啵唧!

无风windy:


《往生人》的前四篇是姐弟中心,那么后四篇就把格局展的更为宽广了些:有母亲、有父亲、有挚友兼师兄。


当然,玻璃渣也更多了(bushi



(五)母心


或许在原著中,虞紫鸢永远是一副冷厉、强势、严苛的女人的形象;


或许,在很多人心中,虞紫鸢作为江枫眠的道侣,没有顺从江枫眠而是次次顶撞,不是一个好道侣;作为江澄的母亲,没有给予江澄应有的母爱,而是严格要求、不停训斥,不是一个好母亲;作为云梦江氏的主母,没有遵守家训,不是一个好主母。


但是,在我心中,虞紫鸢可以不是一个好道侣,但是绝对是很好的母亲、优秀的主母。


虽然在原著中虞紫鸢对江澄的要求严苛,但严苛的背后却包含着深深的爱意,她何尝不想抱住儿子轻轻抚慰他?但她的身份不允许,江澄的身份也不允许她这么做。


江澄不仅仅是虞紫鸢的儿子,还是云梦江氏的少主,注定了不能像普通的孩子一样。


而虞紫鸢又不仅仅是江澄的母亲,更是江氏的主母,所以她必须培养出一个合格优秀的少主——更是未来的宗主,这是她身为江氏主母的责任,而她也很好的履行了。


在原著中留给江澄的最后一面,虞紫鸢终于褪下强势的外壳,把最赤诚,最滚烫的母爱给了江澄。


【这一下抱得十分用力,仿佛恨不得把江澄变成个小婴儿塞回到她肚子里去,叫谁也伤不到他,谁也不能让他们俩分开。】


可惜,这样的母爱,江澄感受到的太少,也太晚了。


说起来虞紫鸢跟江澄,就得提两句虞紫鸢跟魏婴了。


虞紫鸢对魏婴的态度可以说是很不善,这也是原著中她遭人诟病的一大原因:她护江澄那么紧凭什么不对魏婴这么好?魏婴要比江澄好多了!


我就想问一句了:虞紫鸢凭什么要对魏婴这么好?


魏婴是很出色,这不错。


但有那个母亲见得自家孩子被处处压一头还没有个外人能得父亲喜欢?有那个主母能看他犯了规矩而不惩?


而且虞紫鸢虽然讨厌魏婴,说魏婴是家仆之子,还恨不得掐死魏婴,但却是始终护着他——终究是自己看着长大的。


当初莲花坞里,虞紫鸢说着要重罚魏婴,最终也只不过跪跪祠堂、挨两下戒鞭,过不了多久便又是活蹦乱跳的魏婴了。


当初在王灵娇闹事时,虞紫鸢明明知道按照王灵娇说的做才是最好的选择,但却断然拒绝,只是打了魏婴一顿,还暴揍了王灵娇一顿。纵使是虞紫鸢自身的身份与矜傲在作用的结果,但也有这么一点对魏婴的关爱在内。


更别说从后来魏婴的描述中,虞紫鸢并没有下狠手,看起来严重,实际上不过是普通的皮肉之伤。


话又说回来,其实虞紫鸢对于江澄并非是带着责任的爱意,她的爱体现在平常的一点一滴,只是她不会表达,只是默默地去爱他。


江澄在这一点上真是像极了虞紫鸢。


看原著的时候,我也在想,如果是江家祠堂的时候虞紫鸢也在,会不会后悔当初保下了魏婴而不是把他交给王灵娇?会不会后悔让魏婴去护着江澄?会不会恨不得一鞭子抽死魏无羡?


大大的文章中虞紫鸢的表现很符合我心中的形象,哪怕是带上的哭腔都可以理解。


就像是大大文中所说的一样:【看着自己的孩子被伤害却无能为力,对于一个母亲而言,是最痛苦的折磨。】


或许,对于虞紫鸢来说,江枫眠用不着她护着;江厌离有金子轩;魏婴有江枫眠。


只有江澄,在她心中,还是那个小小的幼童,是让她护一生的孩子。


【她可以对他冷言冷语罚他跪祠堂,却绝对不会容忍别人动他半分。】


【可她保下来的这个人,却伤害了她的孩子。】


【还是说死过一次之后,我江家在你眼里只是不堪回首的痛苦过往?!凭什么你断的干净潇潇洒洒,却要留下江澄记着过往独自守着江家?!】


【你想与过去断个干净?好,那我便问你,我江家为谁几乎满门被灭?我儿子为谁失了金丹挨了戒鞭?我女儿为谁惨死?我孙儿因谁无父无母?】


【看着自己的孩子被伤害却无能为力,对于一个母亲而言,是最痛苦的折磨。】


PS:我能说看虞夫人怼忘羡看得我很爽吗?虞夫人简直是帅爆了!突然嫌弃她的道侣……赶脚江枫眠配不上她……(怕被虞夫人拿紫电抽赶紧跑!)


PPS:看到最后的小剧场突然笑出声,虞夫人的方言真是……毁了严肃的气氛2333,还有心疼一下蓝二……的忘机琴,顺便问一下,最后江枫眠“嗷”一声是被虞夫人揍了吗?2333


PPPS:原装羡终于出来了,庆祝撒花!




(六)父意


对于江枫眠这个人,原著中的笔墨很少,更多数是跟虞紫鸢的争吵中,或是对魏婴的维护又跟虞紫鸢的争吵中出来的……这么一想,居然有点悲催……(我才不承认自己差一点笑出来)


咳……严肃。


不得不说,江枫眠可以是个好宗主,可以是个好兄弟,却不是个好道侣,更不是一个好父亲。


他跟虞紫鸢的争吵从来都不避着江澄,当然,也不是说虞紫鸢没有责任,但江枫眠也是逃不掉的。


他宠着魏婴,却未免太冷落江澄,不管是因为为了培养一个合格的少宗主,还是不喜他的性子,江枫眠至始至终被江澄接受到的父爱也只有这么一点。


虽然最后与江澄跟魏婴分别那里刷了一把印象分,但也只有那一次。


而大大文中的江枫眠,可以实实在在的看出来他是爱着江澄的,不然不会发怒,也不会在最后对江澄说【你娘和我,我们都为你感到骄傲。】


【没有哪个父母能容忍自己的孩子被人如此伤害。】


【阿澄,你从来都没有让我们失望过。】


【你一直,都是我们的骄傲。】


这两句话,若是江枫眠能在生前对江澄说出来,江澄该会是多么高兴啊!对于一个被父亲抱一下都要高兴好长时间的江澄来说,这大概是来自于父亲最棒的关爱了吧。


可惜,江枫眠生前从来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或者是意识到了但就是没有说出来,还一直偏执的认为江澄不懂江家家训。


但偏偏是这个他认为不懂江家家训的少年,以一人之力挑起了云梦江氏的大梁,硬生生扛起了本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少年的责任,振兴了云梦江氏。


我想,若是江枫眠真的能够看到的话,定是会像文中一样为有江澄这样的儿子而感到骄傲吧。


【他希望他们可以看着他,告诉他,他是他们的骄傲。】


【你一直都是我们的骄傲。】


PS:其实还想多写一点来着,结果发现对江枫眠的怨念太深,怕写着写着就怼起来了…于是就不写啦


PPS:把忘羡赶出去了真的很爽!2333……原装羡还是没有上线呐,干脆就在下篇一起写吧!


PPPS:嗯,看篇幅长度就知道我爱虞夫人爱的比江枫眠多多啦!虞夫人我是你的小迷妹!




(七)陈情


在这章之前,原装羡就已经出场啦,只不过不好写,才全部堆到这里来……


之前看原著的时候就觉得玄羽羡虽然不错,容易招人喜欢,但比起来原装羡总要少一点什么,没有让人有那种燃烧起来的少年意气了。这可能是年纪大了的事(……),但是对于江家、对江澄、甚至对不夜天城的态度,都让我感到有些不对。


对于江家,他不敢回或者说是不愿意回;对于江澄,他躲着,不愿意面对;对于不夜天城,他逃避责任,他卖惨。


这样的人,真的让人有些陌生。


他一开始对江澄的态度,让我认为他们不过是没有多少交集的陌生人,看到后来我整个人都蒙了,他们一起长大的?看不出。


尤其是不夜天城的那件事,他不愿意承担责任,他说,你没了一条腿,我碎尸万段,死无全尸;你失去双亲,而我早就家破人亡,被家族驱逐,是条丧家之犬,双亲骨灰都没见着一个。


恕我直言,这里面的逻辑关系,我真的没抓住。这里面的因果关系,我也没看见。


当时积极承担责任的魏婴,我没看到。


大大文中的原装羡的一段话很戳我:【谁都护不住,谁也救不了,一事无成,万人唾骂。】【我活该魂魄离散,活该不入轮回,师姐,我杀了金子轩,害死了你,还失控杀了好多人。我罪不可赦。】


这是一只积极承担责任,不逃避的原装羡,那个能让我喜欢甚至心动的云梦魏婴魏无羡。


好吧,说着说着好像又怼起来了。


来说云梦双杰。


云梦双杰,在原著中,只是一个可望不可即的梦,是江澄怀揣了近二十年的梦。


魏婴年少轻狂的话,江澄看起来不在意,但却默默放在心上,记了将近二十年,终是不可得。


其实就我个人理解,江澄一开始对魏无羡还抱有期望,想要把他带到江家,跪祠堂,挨鞭子,然后再让他换上江家校服,做回江家人,当他江澄的下属,履行他当初的诺言。


但魏无羡一次次的击碎了他的期望。


先是大荒山,再是江家祠堂,又是观音庙。


一句“对不起,我食言了。”让他彻底死心。


不知道如果少年魏婴亦或是重生前的夷陵老祖魏无羡看到了,会不会想把玄羽羡揍上一顿,还会不会认识这个陌生的自己。


就像文中所写的一样,魏婴都不想承认那是他自己。


魏婴对江澄在乎到什么程度,不仅从原著中,在大大的文中也能看见不少。


看到江澄流血,他会着急、会心疼;看到江澄哭泣,他会安慰他,而不只是一句冷冰冰的“对不起”;看到江澄孤单一人,他会站在他身边,告诉他你不是孤单一个人,从来都不是。


他理解江澄,也会包容江澄的小性子;他勇于承担责任,绝不逃避;他遵守诺言,始终站在江澄身侧,由不得别人伤害江澄半点。


江澄的心思,他的赤子之心,魏婴都能看到。


江澄,也至始至终护着魏婴。


看到魏婴怕狗,他虽是不愿、虽是喜欢的不得了,却还是帮魏婴把狗赶走;看到魏婴的光彩,他纵然羡慕嫉妒,却也始终正大光明的争夺;看到魏婴对他做出誓言,他看似满不在乎,实际上记得比谁都要清楚。


他理解魏婴,嘴上抱怨着还没次都给魏婴收拾烂摊子;他争强好胜,却不使小手段;他重情重义,明知魏婴给江家带来的大麻烦,却还是尽力的保住魏婴。


多美好的云梦双杰呦!


落得那等地步,真叫人唏嘘不已。


还好,还有同人文。


在那个世界里,魏婴跟江澄始终都是云梦双杰,再不回落到原著中的下场。


江澄最后的那句对不起(原著),真的让人揪心,他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他没有对不起任何人,凭什么最后要跟魏无羡道歉?他为了魏婴失去了那么多,他凭什么不能恨他?


这个时候,真的好像有个魏婴蹦出来跟他说:【江澄,你当然可以理直气壮地恨我。】【你是江叔叔跟虞夫人的独子,是师姐的亲弟弟,是江家的宗主。你的命多金贵啊,比我值钱多了,凭什么……凭什么要为了我去送死?】【你看,还是我欠你多一些,我还都还不清。所以你,完全可以恨我呀。】


大大的文,真是读了让人欣慰,又让人心酸。


从和解到陌路,其实只有一步之遥。


【恨他吧,他欠江家的,这样他就有理由留在莲花坞了。】


【这样他就有理由回家了。】


【魏无羡的笛子他一直都藏着,魏无羡的话他一直都记着。】


【莲花坞没有养狗,连金凌的仙子都不让进,好像在等一个随时会归来的人。】


【江澄会把最珍视的,小心翼翼地藏在最柔软的地方。】


【江澄,我回来了。江宗主,我就在这里。】


【我就在这里,就在你眼前,就在你身边。】


【你从来都不是独自个人。以前不是,现在不是,将来也不会是。】


PS:魏婴跟魏无羡并不是混乱,而是我的私心啦……




(八)往生


云梦双杰和解了,江厌离的执念也放下了。


她知道,有魏婴陪着,江澄以后会很好。


于是,她该走了。


到最后,江厌离也是在为江澄着想,她不忍心让江澄再悲痛一次。


所以,她选择了为三位在世的至亲做了三碗莲藕排骨汤,然后独自离去。


却不想,姐弟连心,江澄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还是找到了江厌离。


作为为数不多的见面,这一面,竟是要再次分别。


江厌离痛,江澄痛,魏婴也痛。


江澄和魏婴伏在江厌离身上,失声痛哭。像是两个还没长大的小孩子,仿佛一霎那有变成了那夜的两个孩童。


不,在江厌离心中,他们再怎么长大,也始终都是她的弟弟啊,始终都是那两个被她一前一后带回家的两个孩子。


多么炙热的亲情,化作泪水灼伤了江厌离的肩膀。


纵使再不情愿,离别之时总要到来。


幸而,他们都很幸福。


在阴间,江厌离有父母等待,有心爱的道侣,有一个温暖的小家;在人间,江澄有魏婴陪伴,有偌大的莲花坞,也有了一个家。


他们,都很幸福。


PS:因为是最后一篇,所以就彻底放飞自我浪了起来,也不按照原来的套路走,不想再截文中虐心的句子硬吞一口玻璃渣……


有这样的梦境,江澄一定睡得很安稳,祝他每次都是好梦。


因为上一次像简介,这次就改了一下格式,但还是看着不大好啊啊啊!


文笔渣,含有粉丝滤镜,可能还显得有些仓促,希望大大不嫌弃,另外,文中可能有过激的地方或者是我发的牢骚(评论着评论着就开始怼人这个破毛病到底啥时候能改掉啊啊啊),跟赤槿大大说对不起啦!


最后再次热烈的表白赤槿大大!爱您!比心心!!❤️❤️❤️


@赤槿
















评论

热度(91)

  1. 草商六休赤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