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槿

已退魔道圈,取关随意。

头像@沈酒漱石,背景@一檀。

如果你是他的妹妹[四]

系列戳TAG。金凌+聂明玦。

玦妹篇1

【金凌篇1】
     
    
如果不是你和母亲长得有几分相似,眉目间有父亲的影子,恐怕除了哥哥以外整个金麟台的人都要怀疑你不是亲生的。

你的性格既不像母亲,也不随父亲。你不亲近人,话不多,爱发呆,被金麟台其他的孩子嘲笑欺负,也只冷着张清秀的脸,不反驳也不告状。

你不知道自己怎的就是这样的孤清性子,只是从懂事起,心里就隐隐觉得缺失了什么。你不知道少了什么,也找不到东西填补。
    
你不告状,哥哥却往往知道你受了委屈。每次只要听到半点风声,或者看你神色不对,就二话不说抓起还不怎么会用的岁华冲出去跟他们打架,有时候他打赢了也不痛快,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闹脾气。

你挥挥手让惶恐的家仆们各干各的,就蹲在门口不说话,等着哥哥发泄了,才抹了抹眼角的泪水,推门进去。
        
          
你知道这气不光是因为你受了委屈,还有其他原因。你没办法安慰他,因为你也还是需要安慰的孩子。

你们没有父母,会被人戳着脊梁说有娘生没娘养,出身高贵却没有人愿意接近。

你被人欺负也不会在意,但是哥哥在意得很。他总是护着你,听不得别人说你半分不好,就算对方没有恶意他也会瞪起眼睛,露出敌意的目光。
      
          
他蜷缩在墙角不说话,你不劝他起来,只挨着他坐下,用手轻轻抚一抚他的肩。

“我们去云梦。”哥哥仍然把脑袋埋在膝盖间,声音闷闷的,“去找舅舅。”

“好。”你依然抚着他的肩膀,动作像哄孩子一样温柔。也不知道是哄他还是哄自己。
     
纵使小叔叔待你们千般好,但你心中很清楚,总是板着脸的舅舅,是最疼你们的人。
      
      
到莲花坞的那天夜里,你突然发起高烧,全身上下都轻飘飘的又酸痛不已。

意识昏沉之间,你迷迷糊糊听到哥哥的呜咽、舅舅的呵斥。你努力睁开沉重的眼皮,身上酸疼得很,一阵冷一阵热。他们见你有动静,立刻走过来。

哥哥的眼眶红红的,清秀的小脸上淌着眼泪,舅舅的神色阴沉得可怕,一旁的医师瑟瑟发抖。

你对哥哥安抚地笑一笑,吃力道:“舅舅别生气…是我执意要来云梦的。”

舅舅沉默片刻,伸手探一探你的额头,低声道:“好。你好生休息。”
 
你还想再对哥哥说什么,喉咙又实在疼痛,意识仿佛被人攥进深渊,只好闭上眼又昏睡过去。
    
    
你感觉到有人一直握着你的手,感觉到额头时不时有温暖的手掌抚摸。

你突然落下泪来。不是因为身体难受,是心里难过。

你一哭,守在床边的两人一阵兵荒马乱。舅舅不会哄人,只低声叫你的名字。哥哥把你微微扶起来,抱在怀里,轻轻拍你的背,低声说话。
        
     
你心里很难过,因为你梦见了父母。你有个奇怪的天赋,你过目不忘,父母去世时你们还那么小,但你记得他们的模样。

你梦见温柔的母亲捧着你的脸笑,你梦见英气的父亲把哥哥高举起来。
  
你清醒的时候是很少哭的,睡梦中却经常发出呜咽。小时候哥哥和你一起睡,非常清楚你的这个毛病。长大后你们分开睡,他还经常在半夜跑过来看看你是不是哭了。
    
“你还有我。”他会这样安慰你。
     
      
对,你有哥哥。你哭着哭着就睡过去,被哥哥这样抱着,后半夜会睡得很安稳。
    
    
你希望哥哥不要再被那些阴差阳错的恩怨束缚,可以开开心心一辈子。

一辈子都不要再露出,听你说梦到父母时,那种难过的表情。
     
         
    
【聂明玦篇2】
   
      
“你的脾气好得可怕。”姑苏求学时,魏无羡对你这样说过,“如果有人能让你炸毛成小鸡……”

“那人怕不是会被我大哥打死。”怀桑哥打了个寒战,“……很有可能我也会被打,因为我没保护好妹妹。”

你同情地看了眼欲哭无泪的怀桑哥。

“……”魏无羡噎了半晌,“对,这样干的人可能已经不存在了。”

你抿唇笑了笑。其实还没有人能真的惹你生气,一来你脾气真的很好,二来那些会惹你不痛快的人和事一般都会被哥哥远远拦住。
    
    
江澄是要背起家族重担的。他偶尔会冷眼瞧着你和怀桑哥,大概是羡慕你们有人护着,有人宠着,从不担心外面的腥风血雨危及到自己。

你想到这里,就会确确实实觉得自己比江澄幸运太多。即使对方很可能对你的“幸运”不屑一顾。
   
    
射日之征期间,你和怀桑哥都是被好好护着的,压根不用上阵杀敌,就躲在后方过着好像跟以前没两样的生活。

怀桑哥依旧一问三不知,你却是打算帮哥哥处理家族事务。

起初哥哥并不同意。你从小便被保护得很好,可以说是从未接触过、也难以忍受那些过于丑陋狰狞的争斗和欲望。

“我妹妹不需要做这些事。”哥哥疲倦的声音中带着些欣慰,更多的是不容置疑,“你只管好好长大,等着我们除去温氏。”
      
      
然后正赏鉴山水画的怀桑哥就被人带了过来,懵逼地看了些公文。

“??????”他惊恐地看看目光怜悯的你,又望着严肃的哥哥,结巴道,“大哥,我我我我我不知道……”

“你妹妹都知道,你还不知道!我打断你的腿!”

怀桑哥哭到昏厥。
      
    
你从未没向哥哥提出过什么要求,这次却意外固执。父亲骤然离世,哥哥被迫挑起重担,射日之征中磨难重重,无论是政务还是军务,哥哥都处理得有条不紊。他能做到的,你也要帮他做。

“哥哥护着我,因为我是妹妹。”你坚定地看着他,“我要帮着你,因为你是哥哥。”

哥哥沉默很久,最后叹口气,伸出手轻轻摸了摸你的头,动作非常温柔。

“好。”

哥哥向来拿你没办法。无论是幼时你无辜地望着他,还是长大后你坚定地看着他。
    
    
怀桑哥以为自己侥幸逃过一劫,结果还是被哥哥暴躁地抓过来开始教训。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你连帮你妹妹分担都不知道,滚去练剑!”
      
        
你望着清新春雨后的新生嫩芽,忽而微笑起来。

你从来没对哥哥说过,你一直觉得他是世上最好的哥哥。要是哥哥听到,怕是会绷不住脸。要你说,哥哥在某些方面真是比女孩子都害羞。
    
    
哥哥那么好,你希望他永永远远幸福安康,万事如意。
    
    
   
TBC.

想想聂姑娘要失去哥哥……突然心塞。

打滚求小心心和蓝手手,有留言最棒啦。有什么想看的梗和角色可以戳我私信w我最爱和人话痨【不

如果你是他的妹妹[三]

前文戳TAG。甜段子。江澄+聂明玦。
      
【江澄篇1】
        
小时候你非常热衷于用手去拍他的脸,拍着拍着拍上瘾了,他瞪你却又不舍得打你。你就笑着欣赏他好看的脸上翻涌起生动的黑云。

成天板着脸多不好,你要让他多些生动的表情。
     
有次他们练剑回来,一群人东倒西歪地瘫着,背挺得笔直的哥哥显得特别突兀。你爬到他身后的板凳上,他正在喝茶,水还没咽下去,你两只小手用力一拍他微微鼓起的发烫脸颊。

吧唧。水喷了。

哥哥愣了,家仆们愣了,师兄们也愣了。
      
     
最先憋不住笑的是魏无羡,他笑得惊天动地就差放个炮以表他的激动了。

其他人也忍不住笑起来,六师兄笑破了音,三师兄直接在地上打滚,家仆们憋笑憋得鼻涕都流出来了。

你们笑声几乎要把屋顶给掀翻。
     
      
哥哥擦去嘴角的茶水,看了眼面前被打湿的三毒,他的脸顿时上演起了暴风雨般变幻莫测的神色更替。

作为始作俑者的你心道不好,连忙要跳下板凳去寻求姐姐的庇护。结果小短腿还没迈开,哥哥已经抓起你的衣领把你提了起来。
   
  
“闲得慌啊?”他拎着你的手法很熟稔,另一只手不动声色地轻轻托着你,不让你感到不适。

“没有呀,我只是想哥哥啦。”你开始装傻。

哥哥嘁了声,你心知这一招他其实非常受用,只是从不承认。

他瞪着你,手戳着你的脑门,力道却不大。他脸上的婴儿肥尚未褪去,看上去就像个故作老态的小大人。

顺便一提,哥哥的脸摸起来真的很舒服,看起来冷冰冰的人其实脸上软乎乎的,就像他的心一样暖和。
     
       
你吐吐舌头,伸出刚抹了一手汗的手掌去拍他的肩膀,还在上面蹭了蹭。

“我给你擦汗呀。”你无辜地看着他。

“……你这不是又擦回来了吗!”哥哥的声音有点绷不住了,直接把你甩给了魏无羡,然后抓起家仆递的手帕用力擦起了脸和衣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魏无羡一边笑一边伸手来接你,动作熟稔地把你抱好,“反正都是你的汗,你这么嫌弃作甚?”

“谁知道这臭丫头是不是又去摸过哪里的鱼刨了哪里的土!”哥哥气急败坏地说,“笑笑笑,笑个屁!”

“哈哈哈哈哈师弟,你怎么能说自己是屁呢……”

“闭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哥哥恼羞成怒,一张俊秀白皙的脸上的愤恨表情几乎要挂不住了,你能看见他嘴角的一丝笑容。
    
      
你知道,哥哥不像姐姐一样把你捧在手心里宠上天,但他的确是实打实地纵容你。他惯着你的小动作,包容你的恶作剧,每次说要收拾你却从来舍不得下手。

你性子野,经常跑到外面和人打架,打输了他总是会冷着脸数落你,然后第二天就去把那群家伙收拾一顿,也不管别人说他以大欺小。
     
每次你听见有人说哥哥冷着脸装清高的时候,二话不说冲上去就是一巴掌,打得又狠又准,打不过就咬,再打不过就回家叫师兄们。

你平时笑吟吟的脾气很好,这种时候却是和阿娘一样的火爆脾气,故而落了个小泼妇的名头。
 
只要哥哥听见有人这么喊你,也是二话不说拉下脸要揍人,别人暗地里叫他大泼……咳。
  
   
当然,这些还是不要告诉哥哥了。你这样想着,一边趴在魏无羡肩膀上笑出了眼泪。

啊对了,你刚刚的确才去池塘里摸鱼的。
       
          
      
【聂明玦篇1】
   
别人都知道,你这个清河聂氏的嫡小姐和兄长是截然相反的两人。
  
哥哥脾气火爆无比坦率,你温柔似水又容易心软。哥哥英勇善战从不畏缩,你保命第一逃起来比谁都快。

你软糯糯的很好相处,性子又极其柔善,其他世家的孩子偶尔没有恶意地捉弄你,你不会生气,倒是哥哥气得要打人。

所有人都宠你惯你,不让你触及分毫黑暗,你总是被保护得很好。
      
          
要说聂怀桑最怕谁,那一定是哥哥。但要说哥哥最怕谁,那一定是你。哥哥也不是怕你,他是怕治不了你。

因为每次你犯了错,惹了事,心软帮了不该帮的人,做了不能做的事。他要来训诫你时,你总是用那双和母亲一模一样的剪水双瞳望着他。

你就这么无辜地望着他,他就忘词了。
 
平日里总是霸气侧漏的哥哥经常在你面前露出挫败的神色。
   
     
他被你望得没办法,就伸手覆住你的眼睛,厚实掌心传来关切的温暖。然而就算他不看你的眼睛,你只要一开口说话,软糯糯的声音又让他败下阵来。

最后往往都是训你无果,就算罚你抄家规跪祠堂,在处理好烂摊子后就啥也忘了把你叫出来吃饭,虽然板着脸不说话但还是给你不停夹菜。

你对他笑出虎牙,再次垂首认认真真地认错,他就没气了。
      
    
然而每次最遭殃的是怀桑哥,他犯错会被收拾,你犯错他也会被收拾。
      
    
“谁让你不看好妹妹的!”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哇……”

“连你妹妹都不知道,给我去抄家规!!”
      
      
你仿佛看到食物链底端的怀桑哥露出了绝望的表情。
     
    
哈哈哈哈哈……不你没有笑,只是庆幸你是哥哥的妹妹而不是弟弟。
    
   
TBC.
 
 
心疼一下怀桑哈哈哈哈哈哈哈

如果你是他的妹妹[二]

私设预警。系列戳TAG。
        
【魏无羡篇2】
         
        
你们曾和江澄一道偷偷去围观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清谈会,主场的是清河聂氏。

起初江澄打死都不同意,你笑吟吟道:“反正以后你当家主也要干这事,不如先长个见识。”
  
江澄犹豫了,哥哥连忙趁热打铁,说虞夫人回眉山了,偷溜出去也没人会发现。再说了,马上师姐的生辰就到了,还可以去不净世给她买礼物。
   
江澄还在挣扎,你们对视一眼,默契地抓住他的手,不由分说地架着他就跑了出去。
          
       
出发的时候心情是非常愉悦的,到的时候就不怎么好了。江澄跟着父母来过几次聂家,你们却是完全摸不着路。好不容易溜了进入,又无法靠近会谈的大厅,勉强听到内容,又觉得十分无趣。
         
     
哥哥突然同情地看了江澄一眼,看得他莫名其妙。江澄本就后悔跑了这一趟,现下心情更是糟糕,皱着眉不悦地问:“干嘛。”
    
哥哥望着他,惋惜地长叹,江澄不知道他在搞什么,黑着脸撞了下他的肩膀。

你忍住抽动的嘴角,一本正经地拍拍江澄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师兄啊,以后你也要坐在个密不透风的屋子里,跟一群各怀鬼胎的人插科打诨,说一不着边际的屁话……”
   
江澄呆呆地望着你,不知道是在深入思考以后他要和不喜欢的人打交道这个问题,还是被你的用语搞得莫名其妙。半晌,他才黑下脸,怒视着笑出眼泪的你们。
   
“你说的都是什么话?”他重重地哼了一声。

哥哥一边擦眼泪,一边笑嘻嘻地揽过你的肩膀,得意道:“我妹妹说的当然是至理名言。”

“明明狗屁不通。”

“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妹妹…”

“是是是,她是天下第一好的妹妹!”
           
               
巡检的人来了,你们三个连忙又摸着一条小路,偷溜出去,又在路上遇到了聂怀桑。结果完全不用到处跑的聂怀桑也莫名其妙地跟着你们东躲西窜起来。
      
跑到半路聂怀桑才反应过来,终于不再重复“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了,带着你们就往后山走。
         
你们知道聂怀桑不务正业,但是没想到他居然在假山里钻了个隐秘的山洞,里面有琴有书有画有古董,有炭盆,有茶叶,甚至有一些……咳。
       
       
“你不怕你大哥打死你?”你愣了半天,指着桌上的春宫图。

聂怀桑打了个寒颤,捂着眼睛后退重复起了不知道。哥哥靠着一脸嫌弃的江澄,差点笑晕过去。
          
              
你们还没笑够,却突然听见外面传来一阵极其放肆的笑声。你偷偷瞄了一眼,隔得还远,这人笑这么大声,不知道会不会嗓子痛。
     
聂怀桑终于闭嘴,还不肯放下捂着眼睛的手,透过指缝看了一眼,就吓得直往诧异的江澄身后躲。

“岐山温氏?”你望着那人衣袍上的太阳纹,回头望着哥哥,“他们不是一向不屑于参加清谈会吗?”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聂怀桑使劲摇头,声音可怜兮兮的。

“闭嘴,没问你。” 江澄低声呵斥,又看向你们,“该回去了。”

哥哥点头,望着外面的眼睛却突然敛去了笑意。

那个温家的人踩在一个家仆背上,神色倨傲又狰狞,阳光映着他的太阳纹,更显狂妄。他踩着着那个神色惨白的家仆的手臂,用力碾压,你几乎觉得自己听到了骨碎的声音。
    
那名家仆陡然爆发出令人惊惧的惨叫。
   
聂怀桑跌倒在地,显然是被吓坏了。江澄随便拉了他一把也拉不起来,就懒得管了,只神色阴郁地看着温氏为非作歹。
    
有人经过,但没有一个人敢插手这件事。

你看到那名家仆的神色痛苦而绝望。
        
        
你透过稀疏的树叶看过去,气得浑身发抖。你和哥哥流浪在外的时候也曾被人这样欺辱过,甚至是被人踹下山坡,被人恶语相向。

你最是痛恨这样仗势欺人、狂妄自大的人,也懂那种被人欺辱,无人相助的绝望。

你迈开步子就要冲出去阻止,哥哥的动作比你更快,他拉住你的手,对你说话的语气仍然很温和,却不容置疑。

“乖,别气。”他对你笑了笑,转过头去时又冷下目光,“老子这就去收拾了这崽子。”
   
江澄早有预料,当即拦住他,冷冷道:“聂家的人都没管,你去出什么头。岐山温氏惹得起吗?想给家里添麻烦?”

哥哥正要说话,外面的惨叫声突然停下。你们看过去,原是聂明玦来了,他神色阴沉,气势迫人,正压着怒气和温氏理论。

此刻聂怀桑一见他大哥,又是庆幸又是害怕,连滚带爬地过来看情况,抓住你的袖子瑟瑟发抖。

“喂喂喂,别碰我妹妹啊。”哥哥啧了一声,立刻抓起他的手放到江澄的胳膊上。

江澄抽了抽嘴角,嫌弃地看了眼聂怀桑,这次顾着看聂明玦如何处理此事,也懒得去打开他的手。
       
      
在两人的争辩声中,你们这才知道那个人叫温晁。当然,你不在意他叫什么,知道他是个狗东西就行了。

聂明玦好凶。你看了眼瑟瑟发抖的聂怀桑,连忙抱住哥哥的胳膊,深刻觉得还是自家哥哥最好了。他看出你在想什么,笑着戳了一下你的额头。
     
      
没过多久家主们又从这条路出来,好巧不巧,聂明玦不知道怎么看见了你们,直接进了山洞把你们几人揪了出来,真是耿直得可怕。

聂明玦还没说话,聂怀桑就抖成了筛子,你甚至可以想到之后他痛哭流涕的怂样。

你刚笑出声,江叔叔就走过来,严肃地看着你们。

你立刻焉了下去。

江叔叔看着你们三个,看过去看过来,好像隐隐叹了口气,声音疲惫,语气却十分温和:“回家吧。”
  
这种时候你们乖巧极了,点头如捣蒜,生怕他把你们扔下。
      
   
温晁本来就气急败坏,到处找人撒气,看见你后突然眯起眼睛,凑过来问:“这就是江宗主的养女?”

你下意识地要后退一步,哥哥已经抓住你的手把你护在身后,少年还不算宽厚的背影挡在你面前,却像山一样沉稳,令人安心。

“温公子有何事?”江叔叔的脸色也不太好,但语气还算平和,“我要带他们回家了。”

你听见江澄厌恶地啧了一声。

温晁看着你的眼神很玩味,似乎是在打量一件上好的藏品,带着贪欲,带着暧昧。
   
令人作呕。
      
      
哥哥死死地盯着温晁,你甚至感觉到他紧绷着身体,好像随时要利剑出鞘。你望着他的侧脸,他平日总是带着微笑的脸上隐隐透出点戾气和杀意。

你掰开他紧握的拳头,看着他掌心的红痕,觉得心疼。
        
       
“不要生气啦。”回去的路上,你拉着他的手晃来晃去,软软道,“我不是没什么事嘛,温晁不会再怎么样了。”

他捏捏你的脸,故作无奈道:“以后我可要看好你,免得被人拐走了。”

“反正哥哥一直在我身边啦,你会好好保护我的。”你笑嘻嘻地说。

“呕。”这是看不下去的江澄,“你们能不能消停点,我看你们分开个半个月都受不了。”
      
    
当然受不了。在那些日子里,你们都是对方唯一的依靠,唯一的希望。
    
可是后来的后来,那十三年里,你看过异乡风景,听过欢声笑语,却始终形单影只。
    
    
“哼,师兄你才不懂。”

“就是。你就是嫉妒我们感情好。”

“滚!”
    
你沉吟许久,突然一个激灵,大叫道:“我们忘记给师姐买礼物了!!”    

三个人又是一阵呆滞懊悔,看得江叔叔笑出声来,气都没了。
        
        
    
后来你才觉得,你们和温晁的初见,就预示了你们注定不共戴天。

他把哥哥推下乱葬岗,让他在地狱里挣扎着求生,让他孤身入了鬼道。

你看到温晁,就想将他剥皮拆骨,想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事实上你也这样做了。你是仁心医者却也是狠厉毒师,你给他下的毒让他手足相就,痛不欲生。
      
    
你想到莲花坞覆灭那天你们抱头痛哭,你想到曾经一起没个正经的师兄师弟们都死无全尸,你想到不会真正责怪你们的江叔叔,你想到推你们离开的虞夫人。
 
杀温晁,你是绝对不会犹豫的,折磨他,也绝对狠得下心。
      
        
但是哥哥握住你的手,笑着说:“不要脏了你的手。”
      
     
温晁还没毒发身亡,哥哥就杀了他。
     
      
什么事他都会帮你做。无论是曾经在不净世的山洞拦着不让你出头,以免他人对你不利,还是后来他亲手结束温晁的命。
     
     
因为他是兄长,你是妹妹。你护着他,他保全你,就足够了。
      
    
     
TBC.

扯一下姑娘的大概设定。

羡羡他妹是双商在线的非战斗型妹子,喜欢恶作剧,会在依赖的人面前撒娇,是个天然黑。

表面看上去就是个依赖兄长又爱耍小聪明的姑娘,但实际上很有主见,恩怨分明也敢作敢当,狠心起来绝不心软。

然后姑娘和师姐关系特别好,师姐在她心里的地位仅次于魏哥。所以她也会对金凌很好,会尽量去弥补他缺失的爱。

江澄的话,定位是家人+朋友。姑娘对他是很愧疚的,因为羡羡影响了很多事,而姑娘会把羡羡做的事算到自己身上。到后来乱葬岗围剿,她对江澄就是爱不了,不能怨,恨不得,只有疏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