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槿

已退魔道圈,关注请谨慎,现在只是吃粮号。
头像@沈酒漱石,背景@一檀。

如果你是他的妹妹[番外]

骨科预警糖。谢绝KY。
     
【金光瑶】
     
      
月光清柔,灯火迷离,晚风吟唱初秋的静美,落叶声清脆而温柔。金麟台褪去白日时繁华喧闹的外衣,在黑暗中沉眠下去。
  
   
你刚沐浴出来,湿漉漉的长发散在肩后,被温水悉心洗过的肌肤一触及冷空气,陡然生出细碎的凉意来。
      
      
侍女忙不迭地给你披上裘衣,把你围在炭盆中间,仔仔细细地给你擦头发。
    
        
你撑着脸闭眼小憩,炭盆烤得身体暖暖的,屋内焚着令人心旷神怡的安神香。
    
  
你不自觉就放松了神经,迷迷糊糊中听见了推门声。侍女给你擦拭头发的动作停下,不过片刻便传来她离开的脚步声。
    
      
你心知是哥哥来了,又实在累得很,抬头的力气都没有,只闭着眼懒懒道:“事情处理完了?”
      
     
哥哥在你身后坐下,拿起毛巾给你擦起头发。你们从小便会给对方擦头发,故而他的动作十分熟稔,力道恰到好处。
     
         
“有你在,自然处理得快。”哥哥的语气有些疲倦,却带着笑意,“你今日累着了。”
      
      
不是疑问句,是肯定句。
     
      
虽然这习惯已经保持这么些年了,但每次哥哥给你擦头发时,触摸你头发的动作,还是会带起发根处一阵软软的酥麻。
     
     
有些痒,但很舒服。
    
    
      
你懒懒地享受着他的服务,勾起嘴唇,不紧不慢道:“哪有您金仙督累,晨起办了清谈会,午后去了莲花坞,夜里还来照顾我,看得人心疼。”
        
      
哥哥轻笑一声,凑到你耳畔,道:“既心疼我累,怎得都不过来看我一眼?”
     
     
他的语气是你熟悉的温柔,是你才享有的亲昵,还带着点你才知道的小委屈。
      
     
千万不能回头,回头了今晚就睡不着安稳觉了。
    
       
你继承了母亲的美貌,敛眸一笑,秋波微转,便是妩媚生情。你上次喝了几杯清酒,只是回眸对哥哥笑了笑………
   
      
      
第二天起床可以说是非常腰疼了,路都不想走。
      
        
刚刚还答应了金凌一同去赏枫,这次千万不能重蹈覆辙。
   
          
     
别说回头看他,你干脆眼睛都不睁,随口道:“我怕看了你一眼,你更累。”
      
       
“………哦?”他还在耐心地给你擦头发,语气中是绷不住的笑意。
     
    
“………”你这才反应过来哪里不对。
     
     
他见你不说话了,捏捏你的脸,而后话锋一转,收敛了笑意,低沉道:“有人惹你不痛快了?”
    
         
       
今日哥哥办了清谈会与北方的各家主叙事,到结束时,出来的人只有一半。你则是见了那些个家主的妻子女儿,名为宴会,实为监视。
     
        
有位夫人被拖下去的还在咒骂你和哥哥心肠歹毒,不择手段。你挥挥手让人捂住她的嘴,不屑地睥睨一眼,便稳步离开。
      
        
你走得快,但没有躲过她挣扎着又嘶吼出来的“娼妓之子”,也没有躲过那些人看你的目光。
          
        
不在意吗?怎么可能。但又能如何,出身无法决定也不能改变,抹不去又消不掉,只一辈子烙在你们身上。
    
   
你们能如何。
       
      
你的步伐都没有停一下,侍女却是返回去当场让人割掉了那夫人的舌头,惊惧的尖叫划破凝结的空气。
         
     
迎着那些或畏惧或憎恶或谄媚的目光,你扬起脸,勾唇一笑,傲然而立。
      
     
你有哥哥,哥哥有你,你们互相扶持,你们无所畏惧。
          
          
        
“没什么,已经清理了。”你向来都不在意无关紧要的人怎么看待你。
     
       
他的动作顿了顿,温声道:“你放心,这家以后不会再出现了。”
          
         
你陪那些人虚情假意了几个时辰,实在累得不行,此刻睡意涌来,便转过身,趴在哥哥肩上开始睡觉。
      
   
南方湿润,以前在云梦时头发干得慢,哥哥怕你枕着湿发睡觉会头疼,索性让你趴在他身上睡,而他继续给你擦头发。
    
  
那时你便趴在他身上,勾勒他衣服上的图案。母亲总会亲自给你们裁衣裳,她不擅绣工,每次绣的图案都是兰花。针脚有些粗糙,但是穿着很温暖。
         
         
北方干燥,头发干得要快些,哥哥说你体寒,受不得湿气,让你一洗完就赶紧擦头发。
    
    
你微微睁眼看一看他胸前的图案,轻轻抚摸,是熠熠生辉的金星雪浪,绣样精美,但没有母亲一针一线所穿织的温暖。
  
     
   
所幸还是哥哥,还是熟悉而温暖,令你安心的怀抱。
   
      
     
“既然累了,今夜就好好休息。”他让你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轻轻给你擦头发,尽量不打扰到你入眠,“说起来,今天有人向你提亲。”
      
    
你喜欢听着哥哥温柔又带着笑意的声音睡觉,也知道如果你睡不着,他便会保持这个手酸的动作很久。
     
     
“…嗯。”你蹭蹭他的下巴,随口道,“谁呀?”
    
  
“………”他默了默,笑道,“妹妹想知道?”
    
   
你现下很迷糊,却隐隐听出哥哥好像有些恼怒。你抬起脸来,他低头看你,目光中带着熟悉的炽热。
       
        
你眨眨眼,意识到他生气了,便在他唇边轻轻啄了一下,然后缩回去,继续尝试入眠。
       
     
“……”
    
     
    
哥哥给你擦头发的动作停了下来,然后垂首在你发间落下一吻,带来一阵颤栗,酥酥麻麻的。
   
   
他就这么吻着你湿润的长发,吻在你的发根处。他越这样越不肯停下,逐渐霸道蛮横起来,但你实在没力气管他了。
       
    
炭盆发出噼啪的清脆响声,室内暖融融的,略微干燥的空气中带着几分意乱情迷。
     
    
你就这么瘫着不动,身子又软又酥,偶尔嘤咛几声。过了好久他才停下,又捧起你的脸,吻住你的唇,仿佛忍了很久,终是没有深入品尝。
    
    
“睡吧。”他长叹一口气,摸摸你的脸,把你环在怀中。
         
         
   
你渐渐睡过去,恍惚间又听见他在你耳畔说了几句话,洒下的气息温热又暧昧,带着几分模糊的欲望。
  
       
        
你是我的。
  
  
只能是我的。
    
       
     
你睡过去。在秋夜的静谧中,在炭盆的温暖中,在哥哥的温柔低喃中,在他轻轻为你擦拭头发的动作中。
    
    
“好梦。”
     
  
      
   
     
  
你梦见母亲温柔地用象牙梳给你梳着长发,哥哥在一旁笑着凝视你。
     
   
     
一梳梳到头,
  
 
两梳梳到尾,
 
  
三梳梳到白发与齐眉。
     
     
     
  
   
   
你安心睡着,沉溺于你们编织的美梦中。
       
            
        
【终】
     
        
   
正经写骨科还有点害怕, 瑶瑶表示可以说是非常想开车了。
瑶妹相关可戳瑶妹篇1 瑶妹篇2 瑶妹人设

喜欢请点心点赞留评论【翻滚

如果你是他的妹妹[番外2]

哥哥们的交流会2——证明你有多控妹。
      
   
【金光瑶】
宠妹指数:★★★★☆
     
   
我妹妹温柔体贴聪明透彻倾国倾城才情绝伦……

嗯?有字数限制?那一言蔽之,她配得起世上一切美好的形容。

……嗯?你怎么知道她是夜盲眼?呵呵,待会我们谈谈……

她的夜盲眼有多严重?你知道明明点了灯笼,还要看她对一棵树喊哥的感觉吗?

而且那棵树没我高。不我没有强调自己的身高。
    
她反应过来后,为了不让她尴尬,我正要笑着去牵她的手,结果她突然对着灵犬喊了声哥,还问我怎么蹲在地上。

然后我就看着她蹲下来和灵犬进行交流,而且附近还跟着几个侍女。

………………………

可以说是非常想要打人。

但还是十分配合她并且一直在微笑。
      
       
                       ——《心里mmp》
  
   
听众【智慧的凝视】:我只想知道那棵树多高。
     
       
     
【蓝曦臣】
宠妹指数:★★★★☆
    
   
我妹妹灵动活泼,聪明透彻话不多,唯独对触犯家规情有独钟。

嗯?我自然不会纵容她,她也懂知错就改。

………………………

抄到何处了?乖,我帮你抄,你快去睡觉吧。下次别再犯了。

是不是又惹祸了?别怕,我和忘机马上帮你处理。你先歇一歇。

有次她还不小心炸了茅房,当时还有门生在……咳。

我是怎么善后的?……难以描述。总之她又被罚倒抄家规了,不过她的字我已经模仿得如出一辙……好,妹妹先睡,我马上抄完。
     
      
      ——《后来有空就先抄家规备着》
     
    
听众【鼓掌】:蓝启仁想要去世一下。
   
      
  
TBC.

短小的段子233333333

如果你是他的妹妹[十]

系列戳TAG。轩离/羡澄/曦瑶。送金凌一个幸福美满的大家庭。
轩妹篇1

【金子轩篇2】
  
 
你心性高傲,最不喜虚与委蛇,说话又极为率直,得罪了不少人。从小你便没有朋友,现下来了个温柔体贴又不虚情假意的江厌离,你如获珍宝,成天都和她待在一起。

她与虞夫人回了云梦后,你起初连觉都睡不好,哥哥跑来陪你。你特地道:“厌离姐睡相很好,还帮我盖被子。”

“……”他无语半晌,憋出一个字,“哦。”
           
            
以前是哥哥到处炫耀你这个妹妹,现下你总算明白了他的心情,便到处炫耀你未来的嫂嫂,进了云深修习也是如此,是以尽管江澄和魏无羡与哥哥不合,对你却还好。
      
江澄:“我姐姐天下第一好。”

魏无羡:“我师姐配得上这天底下最好的人。”
  
“没错!我未来的嫂嫂最好!”你非常赞同,“嗯,我哥也很好!”

“不,你哥哥配不上我姐姐。”

“没错,你哥哥目中无人鼻孔朝天。”

你想了想,反驳了其中一个词:“你胡扯,我哥才没有鼻孔朝天!”

天天听从云深传来八卦的堂兄每次给你回信,几乎都是这样一句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妙极!”
             
         
哥哥见你到处夸江厌离,又和魏无羡谈得融洽,为此低沉了好久,你感觉他看你的眼神都森森的。

魏无羡喜欢看哥哥吃瘪,揽着江澄的肩膀,笑道:“金子轩的表情就活像是在闻一坨大粪。”

江澄露出嫌弃神色,嘴角却微微上挑,语气轻快:“你能不能换个比喻?”

“我觉得十分贴切。”聂怀桑合拢折扇,笑呵呵地赞同道。

想到这几天哥哥郁郁不乐的,你一拍桌,怒道:“不许当着我的面说我哥坏话!”

魏无羡瞧你一眼,和江澄转过身去背着你的面说了起来,声音很大并且语气愉悦。

“………”
           
       
你生气了,决定不和他们说话。结果不到五日,魏无羡笑嘻嘻地把江厌离寄的香囊给你时,你们又聊得热火朝天。

哥哥之前见你和他们不说话,还夸你聪明透彻,明白回头是岸。你和他们和好后,他脸上又浮起了黑线。

你写信把这事告诉了堂兄,他的回复是一大串龙飞凤舞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射日之征期间,母亲不让你随哥哥一道去作战。你向来任性鲁莽,但这次见母亲实在是忧心忡忡,目光哀切,你犹豫了一下,便答应留在金麟台。

你在金麟台帮父亲和堂兄处理家务,后来金光瑶认祖归宗回了金麟台,他办事利落,如此你更是轻松许多。

金光瑶处世圆润,任别人质疑鄙夷都始终张着笑脸,的确是个能人。有人嚼舌根,说他是娼妓之子,不配做金氏子弟。

堂兄不喜他出身低贱,你却觉得没什么,出生不是自己可以决定的。况且那些人就是见他有能力,但他们自己又做不到,才会针对他。

你帮过金光瑶几次,他起初对你还有些敬而远之,后来也能笑着和你多说几句话。

顺便一提,他和蓝曦臣关系很好。虽然蓝曦臣待人一向温和,但你看得出他对金光瑶亲善过头了。
              
            
金光瑶一来,就更显出哥哥在某些方面有多迟钝了。他向江厌离表达了心意,后来又不敢接近她,写封信内容也十分简便生硬:“安好?”

不仅内容简洁重复,还是十日一次,非常规矩。

你实在看不下去了,遇上金光瑶时便帮哥哥向他请教了一下。他很惊讶,大概没想到你会来问他。

惊讶归惊讶,他思索片刻还是出了个点子,就是让你告诉哥哥前些日子有姑苏蓝氏的门生向江厌离表白了,这几日还经常去找她。

“??????”你十分震惊,“你怎么会知道这种事?”

金光瑶摇摇扇子,笑而不语。

………哦,你明白了。
    
“谢过阿兄。”你一高兴便叫顺了嘴,势在必得道,“麻烦阿兄告诉蓝宗主看好自家门生,云梦江厌离可是我兰陵金氏的人。”

金光瑶愣了愣,转而笑着答应你,又去处理事务了。
      
     
哥哥本来坐得好好的,听到你的话后蓦地起身,慌忙上前几步,左脚踩右脚摔了个狗吃屎。

“………”你觉得他这次出的丑不亚于上次在百凤山紧张到走路同手同脚。

你还没来得及去扶他,他已经迅速地窜了起来,摸摸发红的额头,紧张道:“那…那江姑娘怎么说?”

“自然没答应,你难道还不知道她心悦谁?”你白他一眼。

之前他在琅邪时差点误会江厌离,要不是这些年你和她关系好,连带着哥哥和她熟了些,恐怕他当真要以为那份汤是别人送的。

哥哥登时红了脸,眼睛里泛着点生理疼痛带来的泪水。他焦躁地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也不顾衣裳沾了灰尘。

“哥哥——哥哥——”你撑着脸看他,又是好气又是好笑道,“不如早些订下婚事,这样就没人敢贸然接近嫂嫂了。”

哥哥老脸一红,努力板起脸道:“什么嫂嫂,还没过门呢。”

然后他真的认真思考起来,不过一会儿就冲出去找母亲了。母亲见傻儿子终于开窍,高兴得热泪盈眶,连忙写信去了。
        
   
  
嫂嫂产子的时候,外面站了一大堆人。

在嫂嫂的劝说下,魏无羡和哥哥还有江澄算是和解了,他们看对方也越来越顺眼。

以前堂兄听你讲过江澄和魏无羡在云深时的趣事,对他们比较感兴趣,是以他性格高傲,却也能和他们好生相处。

江澄成宗主后越发稳重,母亲很照顾他,他也与你们越发熟悉。
  
   
你们非常和谐地站在一起。

一起紧张。

哥哥一听嫂嫂压抑着痛苦的叫声,便坐不住了,什么也顾不得,直接靠在门口左问又问,甚至想要推门进去。

母亲一边喝茶,一边让堂兄把哥哥拉了回来,然后也站起来踱步,同时堂兄扶着父亲开始踱步。

魏无羡靠在江澄旁边,试图开几个玩笑缓解紧张,结果才开口就咬到了舌头,你估计那力道很大,因为他疼得眼睛都红了。

江澄翻了个白眼,嫌弃地给他递了杯凉水,然后继续黑着脸紧张不安。你总觉得他随时可能把紫电抽出来。

哥哥难得露出了脆弱神色,捂着脸低头抵着你肩膀,碎碎念起来。你听了听,就是什么祈求八方神仙保妻儿平安,他说快了嘴,还把菩提老祖说成了夷陵老祖。

你看了眼把头抵在江澄肩上的夷陵老祖,他还瑟瑟发抖呢。
  
相比之下,金光瑶就很淡定了。他这边安慰一个那边安抚一双,站在门口时不时地询问里面的状况。

暮色四合,你们听到产房里传来婴儿底气十足的哭声,才齐齐松了口气,你腿软得差点要倒下去。

哥哥冲进去抱孩子,十分心疼地给疲惫不堪的嫂嫂擦汗,温声问她感觉如何,夸她勇敢坚强,又说孩子像她,一定可爱懂事。

你听着一大堆毫无逻辑的话都要晕了,嫂嫂却忍着疲惫,强撑起笑容,一直温柔地应和着。
       
哥哥说了好久才停下来,把头埋在嫂嫂肩窝处,低声道:“阿离,你吓坏我了。”    
     
嫂嫂只温柔微笑,摸了摸他的头发。 
       
       
         
金凌是个混世魔王,其程度完全不亚于你和哥哥小时候的娇纵任性。

哥哥平时忙得脚不沾地,金凌和嫂嫂在一起的时间便多些,总是依赖嫂嫂。有时候睡觉都要爬到他们床上横着,用清澈乌黑的眼眸无辜地看哥哥一眼,让他不敢怒也不敢言,完全化身慈祥的老父亲。

江澄和魏无羡三天两头就往金麟台跑,往往是吃了晚饭没过多久又赶回去处理事务,看得你心累。
  
   
金光瑶想要在金麟台站稳脚跟,就需要联姻,但你总觉得他和蓝曦臣关系有点难以言喻。

如此一想,你便私下告诉他,你可以帮他巩固势力,他不用为了利益去娶不喜欢的人,不过能不能把蓝曦臣追到手是他的事。

你语气强硬直接,金光瑶十分错愕,用难以言喻的目光看了你半晌:“阿妹的眼界和胸襟,当真是非常人所及。”

你摆摆手,笑道:“我们可是一家人,阿兄的事就是我的事。”

金光瑶微微一笑,是你熟悉的温柔和善。

“多谢。”他轻声道。
        
    
         
庭院中繁华盛开,清风温柔,拂起无边春色。

你听见金凌奶声奶气地叫着阿娘,听见魏无羡被前些日子金光瑶送来的仙子吓到嚎叫一声,看见江澄一边嫌弃他一边把他护在身后。

堂兄和阿兄悠闲散步,母亲挽着父亲的手观赏这满园春景。

你笑起来,眼睛突然被一双温暖的手覆住。

“谁家妹妹,笑得这样好看?”

你握住那双手,也不拿下,只是笑道:“你的妹妹呀。”

哥哥低声笑了笑,放下手,揽着你的肩往前走去。

你们走着,迎着春风阵阵,走向绚丽春花,走向繁花下的那些人。
    
  
金凌一见你和哥哥便朝你们奔了过来,踉踉跄跄的差点摔跤,嫂嫂忙不迭地跟在后面。
  
  
“阿凌。”

哥哥和嫂嫂一同唤道。
 
 
哥哥大步上前接住了软糯糯的金凌,把他高举过头顶,金凌登时发出欢悦又惊喜的叫唤。

哥哥朗声笑着,嫂嫂温柔笑着,金凌无忧笑着。

家人们都朝你们走来,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笑意。
       
    
又是温暖春日,金麟台依然欢声笑语。     
      
   
    
TBC.

金凌本来可以有最最最好的父母。

把这个美好的梦送给傲娇又善良的大小姐。

这次比较杂了,而且是欢乐走向啦,告诉我甜不甜【紧张

如果你是他的妹妹[八]

系列戳TAG。甜日常。瑶妹篇1      
 
          
【金光瑶篇2】
   
 
你一向畏寒,尽管今年兰陵的冬天比较暖和,哥哥还是坚持让你用地暖,顺便在外面长廊摆满了炭盆,镶金纹的那种。说是晚上这些炭盆也亮闪闪的,让你这个夜盲眼能看清路。

他前些日子在百忙之中抽空过来走了几圈,觉得温度适宜才满意离开。

说是适宜,其实热得他额头都出汗了,后来还去补了一下眉间的丹砂。
         
           
金麟台的孩子们在外面堆雪人,你瞧见金凌在一边闷闷不乐地独自坐在长廊上,正要差人去唤他过来,想了想又作罢,待会直接去陪他玩吧。

你放眼望去,屋外银装素裹,薄雾朦胧,很是安宁惬意。你懒懒地望着窗外,侍女熟稔细心地给你挽着发髻,一边笑着说你的头发乌黑柔顺又有光泽。

“就你会说话,待会儿按着我乌发的方子去抓药吧。”你听惯了或真或假的奉承,也知道该怎样应对,去用细枝末节的事情来换取自己的利益和别人的忠心。

镜中人的艳丽唇边挂着慵懒笑容,一双凤眸顾盼生辉,眉间丹砂自生傲气。
   
你满意地看着自己精致的妆容,站起身来,笑道:“走,我们去陪阿凌堆雪人。”   

侍女连忙给你系上披风,又去取了两条拿着,神色非常之郑重。

“宗主吩咐的。”她解释道。

“………”

那天你体会到了把自己裹成球堆雪人的痛苦。
       
     
哥哥如今是位高权重的仙督,你也成了各大世家争先恐后要结交巴结的贵人。

你自然能应付这些人,还能帮哥哥收揽人心。可哥哥不怎么乐意你多露面,你以为他是怕你累着,后来金凌跑来问你,为什么哥哥要特地嘱咐下属帮你回绝一切有男子在场的宴会。

你当时颇有几分错愕。如今哥哥势力渐渐稳固,他不会也不需要委屈你去联姻。

他不愿意你多接触男子,多半是因为不喜你被人窥视,还有……是怕你有了心上人就不要他了。

难怪你不得不出席宴会时,他总是要在你梳妆时过来有意无意地晃几圈,说这件衣服不适合那条裙子太清凉,这个发式不暖和那个唇色太明艳……

金凌这样问,你这才反应过来,拉着他的小手一路笑着去找哥哥了。

哎呀,哥哥真可爱。
      
     
你在其他事上都懂得恩威并施、不偏不倚,却唯独对金凌格外偏心。每每撞见其他孩子孤立他,你便当着他们的面直接护着他。

你记得江厌离对你和哥哥的亲善温柔,也明白金子轩的死和哥哥是有关系的。

你自知不算好人,对金凌却是发自内心的好。

今日是小寒,金凌又和其他孩子打了架。你回来时,恰巧看见他站在一群少年面前,眼底泛着泪光。你突然想起了哥哥,他曾也是这样,面对着别人的嘲讽和鄙夷,背影倔强而孤独。

你连忙上去拉起他的手,温声细语安抚了一番。虽未当众发怒,你斜眼扫过去的眼神也够那些孩子害怕好几天了。

金凌闷闷不乐的,你便陪他用晚膳,又讲了几个故事哄他睡觉。待他熟睡过去,才动身离开。

你出了门便觉得有些冷,当即打了个寒颤,身后人立即贴心地给你披上了温暖厚实的披风。
      
     
“真贴心,回去就赏你。”你笑道,拢了拢披风,迎着冷风恨不得把头埋进去。

身后人轻笑一声,轻声道:“那就谢过小姐了,我想向小姐讨糖吃。”

你听着这熟悉声音不禁愣了愣,好笑地转过头去看笑眯眯的哥哥。

“好呀,三岁的仙督。”

看来侍女是被哥哥打发走了。他便贤惠地打着灯笼,你去挽他的手,他的语气中带了几分责怪:“手这样凉,不知道带手炉吗?”

“我给忘了。”你抿唇笑着,想将这个话题略过,“哥哥找我有事?”

“你如今是贵人了,没事便不能找?”他调笑道,又状似无意地问,“听说三舅家的嫡小姐又惹你不痛快了?”

虽是问句,却十分肯定。

“你又派人跟踪我。”你嗔他一眼,心知这事瞒不住,也就直话直说,“没什么大不了的,有你金仙督在,我又不缺一个手炉。”

“那是自然,有我在,谁敢缺你什么。”他微微仰脸,语气仍是温和的,你却能听出他的不悦,“她抢你一个,明天我便她送一屋,让整个金麟台都知道她缺手炉。”

你沉默下来。如今三舅的影响力还很大,你不想因此给哥哥找麻烦。况且来日方长,你若是想报复那个对你冷嘲热讽不知死活的女人,以后有的是机会。

他见你不说话,便低头来看你,一双深邃黑眸中带着几分不解,却也耐心地等着你说话。

你略微思衬后摇摇头,满不在乎地笑道:“没事,不至于为了个手炉得罪人。”

“得罪?”他脸色微冷,温暖的手拍了拍你的脑袋,“既是她得罪了你,管她身后是神仙还是帝王,我也不怕得罪。”
       
      
他收揽人心可以不择手段,却不肯为了这些便让你受委屈。
       
     
“哥哥真可靠,看来我是离不了你。”你抱住他的手蹭了蹭,如小时候那样信赖地依偎着他。

冷风迎面,雪花化作湿润扑上来,你心中却暖暖的。

“那是自然。”他轻笑一声,语气中的宠溺像这冬雪般无限温柔而纯粹。

你转了转眼珠,勾起微笑,斜他一眼,道:“哥哥也不用担心我会被人拐走,难不成你觉得你妹妹很蠢?”

哥哥的笑容僵了僵,干咳几声,连忙转移了话题。

他的意思就是,他知道你不蠢,但是他拒绝不担心。
       
      
“因为我妹妹,实在是太好了呀。”
    
   
    
TBC.
   
   
我觉得我才是偏心大小姐,经常带他玩2333333

如果你是他的妹妹[六]

系列戳TAG。私设预警。瑶妹篇2
   
  
【金光瑶篇1】
 
 
你们是艺妓的孩子,当年母亲被那个血缘上是你们父亲的男人骗得团团转,当真以为他还会来接你们。

你和哥哥从小受尽他人的嘲讽和鄙夷,看过勾心斗角、卖友求荣,见过草菅人命、拜高踩低,听过污言秽语、虚情假意。

刚是懂事的年龄,你还不能微笑着去为自己无法决定的出身面对他人的恶意。可和你一般年纪的哥哥,已经挡在你面前,尽他所能去保护你。

有时候你注视哥哥瘦弱又过于倔强的背影,会不安地扯他的衣袖,他并不回头,只伸手轻轻捏一捏你的手心,仿佛是在告诉你,不要害怕。

你会把受的委屈都抛到脑后,安心又信赖地依偎着他。
          
        
每到夜里,楼里歌舞升平,香烟弥漫,好生热闹。你却只能待在房间里,借着蜡烛照亮一方小小的空间,不去听外面的欢声笑语、丝竹管弦。

大多是到了深夜,楼里渐渐安静,哥哥却才做工回来。他轻轻推开门,见你没睡,明明疲倦极了,却还是冲着你笑。
    
            
哥哥生着一张俊秀又聪明的脸,他圆滑世故又能屈能伸,无论别人待他是不屑一顾还是尖酸刻薄,他都能用笑脸去回复那些如匕首般尖锐的恶意。
 
笑多了还是会很疼吧。你这样想着,就经常踮起脚去揉他的脸。他眯起眼睛笑笑,微微弯腰凑到你面前,方便你的小短手进行揉捏。
           
      
“你回来啦。”你合上他从外面买回来的书本,开心地抱住他的手蹭一蹭,“累不累呀?”

“不累。”他的语气有些疲倦,笑容却完美无缺。

哥哥经常笑,可你知道,只有对着你和母亲的时,他的笑才是真正漫到眼底。
    
你能轻易看出他人的谎言。但每次见哥哥明明疲倦极了却也不说,你也不拆穿,只假装累极了要睡觉,让他不要看书啦也早点歇息。

听到你的要求,哥哥每次都会摸摸你的头,一边柔声答应。但你估摸着,哥哥也是看透了你谎话的。

你不拆穿他,他不拆穿你,你们就为对方着想,相互理解,相互信任。
     
     
睡前哥哥会摸摸你的额头,对你温柔地道晚安,才再回隔着一道小门的卧房休息。

有时候等到很晚他也没回来,你撑着脑袋在桌上打起瞌睡,却怎么也睡不着。

意识朦胧间听见熟悉的脚步声,你才渐渐放下心,揉揉眼睛话都说不清楚,他会叹气道,傻妹妹呀。

他的语气带着两分责备,两分无奈,六分宠溺。
      
  
   
母亲还是日复一日地等,容颜逐渐老去,身体逐渐单薄。伴随着她的衰弱,你们也渐渐成长。

你继承了母亲的美貌,杏脸桃腮,明眸皓齿,眉眼间又天生带着几分傲气,仿佛就算历经风尘,也无法抹杀骨子里的高贵。

你及笄后愈发引人注目,鸨母好几次用意味深长的目光看你,偶尔来与你交谈,都是被哥哥笑着挡了回去,他也就加快了带你搬出青楼的进程。
    
      
母亲病重,你干脆又搬回楼里悉心照顾她。有次哥哥来找你,恰巧就遇上鸨母劝你接母亲的班。

你还未回答,哥哥却已是撑不起笑容,眼睛里翻涌起带着杀意的愤怒。他平素总是笑着,突然露出这样的神色,把你和鸨母都吓了一跳。
    
“我母亲已是为你们进账不少,现在你还想让我妹妹继续干这种勾当?”哥哥勉强扯了扯嘴角,笑容却阴沉可怖,语气令人不寒而栗,“鸨母当真是令人佩服。”
   
鸨母的脸色变了又变,骂了一句“不过娼妓之子”就大步离开。哥哥笑吟吟地目送她离开,浑身上下散发出的却是十分强烈的戾气。

他看向你时,神色已经变回平素的温和,伸出手来摸摸你的头,安慰道:“没人能逼迫你。”顿了顿,他又补充道,“我不需要你为我付出任何东西。”

你鼻尖一酸,脸上却是明媚微笑着,挽着他的手一同去看母亲。
     
      
哥哥的意向绝非是停留在云梦,他的目光放得很远,潜藏的野心也很大。他是要干大事的人,是不能有软肋的。你是他的弱点,可即使如此,他也没有生过分毫要舍弃你的想法。

打娘胎里,你们的命便注定了密不可分,却也注定了,兄妹之中,会有一人要作出牺牲。
   
你犹豫着要作出牺牲,他却已经握住你的手,再一次将你稳稳护在身后。
  
无论今后有何种变故,对你而言,他至始至终,都是爱你护你的兄长,仅此而已。
     
    
     
TBC.

突然写了瑶妹,虽然有点短小啊哈哈哈……
虽然都是读者代入“你”,但预警一下,金姑娘三观不扭曲,但也不正直。
顺便,她可能只有160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