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槿

已退魔道圈,关注请谨慎,现在只是吃粮号。
头像@沈酒漱石,背景@一檀。

[江澄x你]入骨

新年第一天就来搞骨科。民国背景。等于江澄x你!
orz敏 感词有毒。
         
  
1.
    
         
你从法国回来的这天,恰巧是元旦。重庆刚刚经历了一场长达两小时的轰/炸,你出国前在这条喧闹小街上吃过小面,现在这里却是满目疮痍。
     
     
悲鸣痛哭随着秋风传遍每一个角落,青石板被无辜者的鲜/血模糊,雨水落下来冰凉凉的。夕阳惨烈,与被血/染红的江水一样刺眼,荡漾出悲痛的呜咽。
    
      
明明刚入秋,你却觉得有些冷了。
   
    
有熟悉的沉稳脚步从身后传来,伴随着些许香烟和红酒混杂的味道。你不敢转过身去,只僵硬地注视着烟雨朦胧的江面,上面漂浮着断臂/残肢。
    
    
“别看了。”
     
   
眼前刺眼的景象都被黑暗笼罩,一只手覆在你滚烫的眼睛上。你眨眨眼睛,睫毛不经意地触着那只骨节分明的手。
      
     
他的手颤了颤,闻到上面带着淡淡的檀香味,你便知他现在仍然在用你送的香皂——送的时候他神色僵硬,耳尖还有点泛红。
  
   
他带着你往另一边走,神色阴沉,你忐忑不安的大气都不敢出。
    
    
哎,哥哥生气了一点都不好哄。
     
   
“回来就好。”
    
     
你抬头看他,他一个劲往那边等候的车走,脚步似乎有些凌乱。走到半路,他发现你没跟上,转过头来皱眉道:“还不快走!”
     
   
他穿着长风衣,身材欣长瘦削,一看就是上流名门家的公子哥,生来高贵,一身傲骨。
   
    
哥哥的目光很锐利,明烈得可以灼伤任何接近他的人。但是他看着你,温柔是包裹在明烈里面的。
    
    
你笑了笑,跑过去挽他的手。
  
    
吹过来的风扑过来的雨,好似都没有那么凉了。
  
    
2.
   
      
你刚接住扑过来的金凌,就听到他不悦道:“在法国过得舒坦啊,还学会抽烟了。”
    
       
你面无表情地望过去,他正把玩着一包大概是趁你不注意从你兜里拿出来的香烟,神色在阴影下有些让你琢磨不清。
    
     
“妈哟,哥你干嘛一来就翻我东西!”
   
    
你们祖籍湖北,因为战/争/爆发又迁到了西南。姐姐和哥哥那时候年纪大些没什么,可你还小,湖北话还没说顺溜,在重庆待了十几年,口音已经被带偏了。
       
   
“啧。”哥哥照例嫌弃了一下你有些奇怪的口音,“现在还带上了法语腔。”
   
    
“……我口音真的很奇怪?”怪你咯,难道要你对着一群外国人说中文?
     
   
埋在你怀里的金凌抬起头来,清澈黑眸看着你,奶声奶气道:“不奇怪,舅舅昨天还说小姨说话很好听!”
      
      
你:“………”
      
   
开车的魏婴:“哈哈哈哈哈哈!师妹我可以作证!”
    
   
你转过头看着僵住的哥哥,他刚把你那包香烟揣进自己兜里,俊秀的眉目闪过几分慌乱。
    
   
啊,脸红了。
  
   
金凌浑然不觉自己可能被舅舅收拾,还一个劲往你身上蹭:“小姨和妈妈一样香。”
   
    
“没长骨头吗,你给我坐好!”哥哥顿沉着脸把金凌揪下来,坐到中间把你们隔开。
    
   
金凌:“……呜呜,舅舅凶我,明明昨天还很开……唔!?”
    
    
“哈哈哈哈…师弟昨天还把你小时候抱着睡觉的玩具找出来了。”
   
  
哥哥皱起眉头,气急败坏地捶了魏婴一下:“笑屁笑,再笑就翻车了!”
     
       
你扬起唇角,什么近乡情怯什么优雅矜持全都抛到脑后,抱住哥哥的手臂就开始蹭:“嘿嘿,我抱哥睡觉就行了!”
     
          
“你几岁啊?要不要我给你唱摇篮曲?”哥哥推了下你,没使劲,你又抱着他不松手,他就任由你蹭他了,“你在法国的时候难道也要抱着人睡觉?还有把烟给我戒了!”
     
      
他皱着眉训你,烦躁的语气里带着些许不悦。你听着他有力的心跳,甜甜道:“哪有,都是女孩子一起嘛。”
  
  
“……哼。”他敲敲你的脑袋,沉声道,“戒烟,听见没有?”
  
    
“晓得啦。”你撇撇嘴,在法国的时候精神紧张就会抽烟,要戒真的不容易。
  
   
他似乎看出你在想什么,瞪你一眼,低声道:“有我在你还需要紧张?”  
   
   
说完他愣了愣,然后闭眼抿唇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不紧张不紧张。”你连忙笑着说,讨好地给他按了几下肩膀。他肌肉紧绷还有点僵硬,平时肯定也是累极了。
  
    
紧张是不紧张,就是怕控制不住自己呀。
 
 

3.
   
 
雨一直没停,夜里越下越大。你浑身上下都难受得慌,旧伤疼起来真是要命,缠着骨髓攥着心脏。
  
  
姐姐和姐夫去眉山了,金凌在你旁边睡得安稳,你咬着牙不发出声音,轻手轻脚下了床跑到客厅里去了。
   
 
你浑浑噩噩地到处翻柜子,家里应该有人送的香烟才对,没有香烟麻醉药也行。
   
  
妈的,要痛成智障了。
    
 
“你在找什么?”
  
  
冷不丁有人站在你面前,你抬起头来,心虚地笑了笑。
  
  
哥哥刚洗完澡,头发上还滴着水,顺着轮廓分明的脸颊落下。脸颊上雾气蒸腾出来的红晕,软化了他锐利的眉目。
   
     
他把浴袍随意拢在身上,露出精瘦的胸膛来,还有点模糊的水汽。
  
  
哥,干嘛要在这时候勾/引我?
   
  
“找烟?”他居高临下地望着你,勾了勾嘴角,轻声道,“没、门。”
  
  
“…不我这是………”你刚要辩解又不知道怎么解释,现在全身痛起来你简直想要打滚。
    
  
他皱起眉头,把你一把拉起来,捏住你的下巴盯着你:“……你不会是犯毒/瘾了吧。”
  
  
“………”你想打人,却又实在没办法,便硬着头皮道,“我风湿。”
 
  
哥哥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他凑近来盯着你的眼睛。你们离得太近了,你又闻到他身上的檀香味。
   
   
你张张嘴正要说话,他又突然反应过来,放开手退后好几步,又是烦躁又是生气地踹了一脚沙发。
  
  
“滚回床上去!”他狠狠道。
 
 
哥哥生气的时候要闭嘴。你听话地向前走,刚要踏上楼梯就是一阵天旋地转——他把你抱起来了。
  
  
你下意识伸手揽住他的脖子,还舒坦地埋在他胸前蹭了蹭。
  
 
“好香呀,我送的香皂不错吧。”
  
 
哥哥又僵住了,呼吸有些急促起来,过了好久才狠狠道:“闭嘴!”
    
  
你闭上嘴,一个劲傻笑起来。
   
  
有哥哥在就不痛啦。
  
 
“戒烟,听到没?”
  
 
“嗯嗯。”
  
  
“……不许和外人睡一起,女的也不行。”
  
 
“晓得啦。”
  
   
他稳稳地抱着你向他卧室走,有一搭没一搭地训着你。哥哥的声音低沉有磁性,像羽毛一样轻轻挠着你的心尖。
   
   
他的声音有些凶,但是语气很轻,带着你熟悉的温柔。明明对着你凶巴巴的,却从来都舍不得让别人欺负你。
    
 
他从来没有当着你的面夸过你,听别人夸你时却会露出难得的笑容。
  
    
“哥你怎么这么好呀。”
  
  
他没说话,只是给你掖好被角,去拿了止痛药来喂你喝下。头发都没擦干,皱着眉头坐在你旁边,轻轻摸着你的额头。
  
  
“睡吧。”
    
  
  
——戒烟可以呀,就是不能戒你。
  
  
  
【完】

  
方言剧场——

澄妹:“锅(哥),我要痛成莽子(智障)了。”

澄澄:“该遭(活该)!”
 
澄妹:“以(你)啷个(怎么)嫩个(这么)好诶。”
  
澄澄:“莫说了,眼睛闭到起睡瞌睡!”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他妈方言秒跳戏。
 
元旦快乐!2018祝你们开开心心呀!

如果你是他的妹妹[骨科番外]

骨科预警,谢绝KY。
    
     
【薛洋】
        
       
雾霭沉沉,黛青的石板上凝着清凉的水雾,晨光迷离如冬夜扑面而来的雪。你奔跑在长街上,白布鞋踏过幽暗寂静的角落。
     
     
一个人都没有,只有窸窣诡异的脚步声,你越发仓皇迷惘,直到身后有一只手拉住你的手腕,把你往后一带,紧紧抱在了怀里。
    
     
“跑那么快干什么?又没人追你。”
   
    
“……哥哥。”你小声道,蓦地心安下来。
    
   
哥哥懒懒地应了一声,埋在你的肩窝处,低声道:“我饿了,醒来找不到你。”
     
      
“………”四周诡异的声响消失不见了,大雾渐渐散去,你突然有点心累,“这不能成为你发动全村的鬼来找我的理由。”
     
    
“啧。”他把你抱起来扛在肩上,也不管你发出了不适的惊呼,“回去弄饭。”
   
   
你太怕疼了,突然被这样磕在肩上,顿时又泛起眼泪来,紧紧闭着嘴不发出声音。
    
     
“你给村西的狗子送过点心?”哥哥说着饿,走得却很慢,至少没有让你胃里一阵翻江倒海直接吐出来。
  
   
当然,吐他身上了还得你洗衣服。
    
     
“他帮我挖了口井。”你想了想,“还有,人家叫旬子。”
   
   
“哦,是他挖的啊。”哥哥惊讶了一下,然而你听得出他早有预料,“我已经把它给炸了。”
   
   
“???????”
   
   
“我妹妹的东西,还是要我亲自来弄。”
   
     
然后他把你院子外那条街都炸了坑,直接引了条溪过来。
   
    
对此你真的无话可说。
  
     
     
“不许随便给人送点心。”
  
  
回金麟台前,哥哥用力戳了戳你的额头,直到你眼泪汪汪地看着他才收回手。
       
    
“只能给我吃。”他拍拍你的脑袋,歪头盯着你,“知道吗?”
    
    
从小哥哥对你的控制欲就很强,长大后越来越可怕。你从没和他计较过,这次也只是嘟了嘟嘴,也生不起气来,只叹气道:“好啦好啦,只有你可以吃。”
   
   
他满意地笑笑,露出可爱的虎牙,指了指脸颊,道:“亲亲。”
    
     
——得寸进尺,岂有此理!
     
     
但是正如哥哥包容你在他看来多余的仁慈和纯善,你也会包容他的无理取闹。你踮起脚,正要往他左脸上吧唧一口,他却突然转过脸。然后你亲在了他嘴唇上。
    
      
你顿时呆住了,正要后退,他却强硬地捧住你的脸,蹭了蹭你的嘴唇,甚至伸出舌头舔了一下你的唇角,一双明眸带着狡黠的笑意。
    
    
他刚刚吃过糖,唇角舌尖都带着点甜味。
    
    
太甜了,甜得你有点找不着天南地北,整个人都晕乎乎的。
    
     
   
夏日的傍晚凉凉的,天边映着大片温暖的霞光。蛙叫蝉鸣悠悠荡荡,山间清风拂面,很是惬意。
     
    
你随意挽了个髻,脱下鞋扔在一旁,光着脚丫坐在秋千上。哥哥给你做的秋千有藤木的靠背,你靠在上面,有些昏昏欲睡起来。
      
     
风中突然夹杂了熟悉的味道,你听见熟悉的脚步,揉揉眼睛,还没开口,对方就弯下腰来,蹭蹭你的脸。
    
    
有血腥味。
    
   
   
你猛地抬起头,撞进他带着狠戾的乌黑眼眸。
     
   
“……怎么了?”你摸了摸他冰凉的脸,担忧地仰头望着他,“受伤了吗?”
    
     
他沉默片刻,摇摇头,又对你露出与往常无二的笑容,语气中带着点撒娇的意味:“梦到你,就过来了。”
    
    
“梦到什么了?”你拉着他在身旁坐下,蜷缩起腿来,歪头看着他。
   
  
“梦见你……”他顿了顿,语气有些诡异,“梦见你成亲了。”
   
     
“??????”你愣了愣,下意识抬手去摸他的额头,“没发烧呀。”
     
    
他抓住你的手腕,牵到面前轻轻啄了一下你的手背,然后抬头直直地望着你。
    
    
“你怕我吗。”他突然问。
     
    
他从来没问过这种问题,无论是他刚开始修习鬼道时,还是把伤你的人鞭尸时。
       
       
“我为什么要害怕?”你觉得这个问题很奇怪,却又更担心他突然的反常,“哥哥,你怎么了?”
    
     
他修习鬼道是为了保护你和自己,你从来没有怕过。你天生怕鬼,后来却也逐渐克服了恐惧。
    
     
不是不害怕,但是有比恐惧更重要的人。
     
    
   
他看着你,眼睛中莫名的情愫越来越明显,越来越赤裸。他一把拉过你,把你的脑袋按在胸前,在你耳畔亲昵道:“就算害怕也没关系。”
      
     
“就算你害怕,我也不会放开你的。”
      
      
你听着他有力又沉稳的心跳,他的胸腔滚烫,跟你的脸一样。
    
     
“我不怕你恨我,反正你只是我的。”
     
     
他握住你的脚踝,吻着你的眼睑,是他一贯掠夺式的霸道,就算知道你怕疼,也不会下轻手。
     
  
“……我不会恨你啊。”你轻声道。
  
  
他的身子僵了僵,埋在你肩窝上深吸一口气,然后把你拦腰抱起,穿过晚荷与清风,回到无人打扰的室内。
   
   
  
夏夜的风清亮温柔,不知何时落起了小雨。雨声清脆迷茫,你也在夏夜的清悦中,迷失了方向。
     
    
“你也只有我能吃,知道了吗?”
    
    
“…………”
   
       
并不想说什么,疼到哭泣。
    
    
迷迷糊糊间,十指相扣,意识沉浮,你听到他轻声说了句:“免得夜长梦多。”   
    
    
所以先下手为强?
    
    
  
这不能成为他之后派了一大堆凶尸住在你附近的原因。
  
   
    
你实在说不出话来,只能不停地点头,不停地胡乱答应。
   
   
   
夏夜软绵绵的,雨中竟然有些甜意,你睡得很安稳。
  
   
   

Fin.
       
  
薛姑娘人设  洋妹篇1  薛洋视角
      
薛哥的心路历程:原来我喜欢我妹妹→身体力行式告白→吃干净了就是我的,免得夜长梦多。
   
怕疼的薛姑娘:mmp。

如果你是他的妹妹[番外]

骨科预警糖。谢绝KY。
     
【金光瑶】
     
      
月光清柔,灯火迷离,晚风吟唱初秋的静美,落叶声清脆而温柔。金麟台褪去白日时繁华喧闹的外衣,在黑暗中沉眠下去。
  
   
你刚沐浴出来,湿漉漉的长发散在肩后,被温水悉心洗过的肌肤一触及冷空气,陡然生出细碎的凉意来。
      
      
侍女忙不迭地给你披上裘衣,把你围在炭盆中间,仔仔细细地给你擦头发。
    
        
你撑着脸闭眼小憩,炭盆烤得身体暖暖的,屋内焚着令人心旷神怡的安神香。
    
  
你不自觉就放松了神经,迷迷糊糊中听见了推门声。侍女给你擦拭头发的动作停下,不过片刻便传来她离开的脚步声。
    
      
你心知是哥哥来了,又实在累得很,抬头的力气都没有,只闭着眼懒懒道:“事情处理完了?”
      
     
哥哥在你身后坐下,拿起毛巾给你擦起头发。你们从小便会给对方擦头发,故而他的动作十分熟稔,力道恰到好处。
     
         
“有你在,自然处理得快。”哥哥的语气有些疲倦,却带着笑意,“你今日累着了。”
      
      
不是疑问句,是肯定句。
     
      
虽然这习惯已经保持这么些年了,但每次哥哥给你擦头发时,触摸你头发的动作,还是会带起发根处一阵软软的酥麻。
     
     
有些痒,但很舒服。
    
    
      
你懒懒地享受着他的服务,勾起嘴唇,不紧不慢道:“哪有您金仙督累,晨起办了清谈会,午后去了莲花坞,夜里还来照顾我,看得人心疼。”
        
      
哥哥轻笑一声,凑到你耳畔,道:“既心疼我累,怎得都不过来看我一眼?”
     
     
他的语气是你熟悉的温柔,是你才享有的亲昵,还带着点你才知道的小委屈。
      
     
千万不能回头,回头了今晚就睡不着安稳觉了。
    
       
你继承了母亲的美貌,敛眸一笑,秋波微转,便是妩媚生情。你上次喝了几杯清酒,只是回眸对哥哥笑了笑………
   
      
      
第二天起床可以说是非常腰疼了,路都不想走。
      
        
刚刚还答应了金凌一同去赏枫,这次千万不能重蹈覆辙。
   
          
     
别说回头看他,你干脆眼睛都不睁,随口道:“我怕看了你一眼,你更累。”
      
       
“………哦?”他还在耐心地给你擦头发,语气中是绷不住的笑意。
     
    
“………”你这才反应过来哪里不对。
     
     
他见你不说话了,捏捏你的脸,而后话锋一转,收敛了笑意,低沉道:“有人惹你不痛快了?”
    
         
       
今日哥哥办了清谈会与北方的各家主叙事,到结束时,出来的人只有一半。你则是见了那些个家主的妻子女儿,名为宴会,实为监视。
     
        
有位夫人被拖下去的还在咒骂你和哥哥心肠歹毒,不择手段。你挥挥手让人捂住她的嘴,不屑地睥睨一眼,便稳步离开。
      
        
你走得快,但没有躲过她挣扎着又嘶吼出来的“娼妓之子”,也没有躲过那些人看你的目光。
          
        
不在意吗?怎么可能。但又能如何,出身无法决定也不能改变,抹不去又消不掉,只一辈子烙在你们身上。
    
   
你们能如何。
       
      
你的步伐都没有停一下,侍女却是返回去当场让人割掉了那夫人的舌头,惊惧的尖叫划破凝结的空气。
         
     
迎着那些或畏惧或憎恶或谄媚的目光,你扬起脸,勾唇一笑,傲然而立。
      
     
你有哥哥,哥哥有你,你们互相扶持,你们无所畏惧。
          
          
        
“没什么,已经清理了。”你向来都不在意无关紧要的人怎么看待你。
     
       
他的动作顿了顿,温声道:“你放心,这家以后不会再出现了。”
          
         
你陪那些人虚情假意了几个时辰,实在累得不行,此刻睡意涌来,便转过身,趴在哥哥肩上开始睡觉。
      
   
南方湿润,以前在云梦时头发干得慢,哥哥怕你枕着湿发睡觉会头疼,索性让你趴在他身上睡,而他继续给你擦头发。
    
  
那时你便趴在他身上,勾勒他衣服上的图案。母亲总会亲自给你们裁衣裳,她不擅绣工,每次绣的图案都是兰花。针脚有些粗糙,但是穿着很温暖。
         
         
北方干燥,头发干得要快些,哥哥说你体寒,受不得湿气,让你一洗完就赶紧擦头发。
    
    
你微微睁眼看一看他胸前的图案,轻轻抚摸,是熠熠生辉的金星雪浪,绣样精美,但没有母亲一针一线所穿织的温暖。
  
     
   
所幸还是哥哥,还是熟悉而温暖,令你安心的怀抱。
   
      
     
“既然累了,今夜就好好休息。”他让你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轻轻给你擦头发,尽量不打扰到你入眠,“说起来,今天有人向你提亲。”
      
    
你喜欢听着哥哥温柔又带着笑意的声音睡觉,也知道如果你睡不着,他便会保持这个手酸的动作很久。
     
     
“…嗯。”你蹭蹭他的下巴,随口道,“谁呀?”
    
  
“………”他默了默,笑道,“妹妹想知道?”
    
   
你现下很迷糊,却隐隐听出哥哥好像有些恼怒。你抬起脸来,他低头看你,目光中带着熟悉的炽热。
       
        
你眨眨眼,意识到他生气了,便在他唇边轻轻啄了一下,然后缩回去,继续尝试入眠。
       
     
“……”
    
     
    
哥哥给你擦头发的动作停了下来,然后垂首在你发间落下一吻,带来一阵颤栗,酥酥麻麻的。
   
   
他就这么吻着你湿润的长发,吻在你的发根处。他越这样越不肯停下,逐渐霸道蛮横起来,但你实在没力气管他了。
       
    
炭盆发出噼啪的清脆响声,室内暖融融的,略微干燥的空气中带着几分意乱情迷。
     
    
你就这么瘫着不动,身子又软又酥,偶尔嘤咛几声。过了好久他才停下,又捧起你的脸,吻住你的唇,仿佛忍了很久,终是没有深入品尝。
    
    
“睡吧。”他长叹一口气,摸摸你的脸,把你环在怀中。
         
         
   
你渐渐睡过去,恍惚间又听见他在你耳畔说了几句话,洒下的气息温热又暧昧,带着几分模糊的欲望。
  
       
        
你是我的。
  
  
只能是我的。
    
       
     
你睡过去。在秋夜的静谧中,在炭盆的温暖中,在哥哥的温柔低喃中,在他轻轻为你擦拭头发的动作中。
    
    
“好梦。”
     
  
      
   
     
  
你梦见母亲温柔地用象牙梳给你梳着长发,哥哥在一旁笑着凝视你。
     
   
     
一梳梳到头,
  
 
两梳梳到尾,
 
  
三梳梳到白发与齐眉。
     
     
     
  
   
   
你安心睡着,沉溺于你们编织的美梦中。
       
            
        
【终】
     
        
   
正经写骨科还有点害怕, 瑶瑶表示可以说是非常想开车了。
瑶妹相关可戳瑶妹篇1 瑶妹篇2 瑶妹人设

喜欢请点心点赞留评论【翻滚

如果你是他的妹妹[薛洋视角]

一生皆苦,她是甜的。
玻璃糖。一人称预警。骨科倾向。
     
    
我家妹子特别怕痛,一点小疼痛都忍不住会哭,嘴巴一撇,咬住樱唇,一双笑眼委屈地望着我,眼泪不停往下掉,看上去可怜极了。
  
   
她一哭,我就用手去拍她的脸,有时候一着急拍重了,她就愣愣地看着我,眼泪还往下掉,然后哭得更厉害。
   
   
这不怪我,她的脸软软的,看上去像糖一样……当然,是只有我能尝的糖。
  
    
她不知道,我有时候就喜欢看她眼泪汪汪地望着我。
  
  
那双清澈又柔软的杏眼仿佛一泓清泉,所倒映出来的世界里,只有我。
   
       
      
我家妹子特别怕痛,一点小疼痛都忍不住会哭。我无法想象她被一剑穿胸时,会痛到何种程度。
  
  
我每想一下,就割断一根那人的手指。
  
  
听着对方痛苦嚎叫,我像以往那么开怀地笑起来,透过对方的眼睛看到一张狰狞的脸,目呲欲裂,满脸血红。
   
  
  
她那么怕痛,你居然敢动她。
           
    
  
“哥哥……”她提着灯笼来找我,苍白的脸上挂着温软的笑,“我们回去吧。”
   
  
她看见血流成河,望见冲天火光,听到痛苦嚎叫。但她看我的眼神都没有变一下,倒是在看见我受伤的手时脸色一变。
   
    
“痛不痛啊?”她低下头看着那道伤口,温软的发丝垂落到我手臂上。
    
  
“痛啊,这里特别痛。”我说着,指了指胸口的位置。
  
   
     
你不知道,我喜欢看你哭,但是讨厌你被人弄哭。
    
     
看到你一边掉眼泪,一边拼命咬唇摇头不让我担心的时候,这里特别痛。
  

痛得要死。
   
  
   
她一下便慌了神,灯笼一扔,急忙拉着我上看下看。大概是刚刚沐浴,她身上还有些许花瓣和糖果的清香,冲淡了空气中浓重的血腥味。
  
  
她担忧又关切地望着我。她的眼睛比星河璀璨,比阳光温暖,比天空澄澈。
 
 
她的眼睛里,只有我,仿佛我就是她所拥有的一切。
   
 
     
   
“看到你就不痛啦。”我把她拉过来,死死抱住她,又埋在她颈窝蹭了蹭。
  
      
      
只要抱抱你,就不会痛。
 
  
我喜欢甜,而你是糖。
  
  
    
  
Fin.

前文可戳洋妹篇1

这个其实可以当骨科看2333333突然心血来潮。

这篇不是之前说的骨科投票,投票还在进行中。

这大概是一个想要把妹宠上天又忍不住拉她进炼狱的哥哥